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浮柳】恋爱三十题.27

   *现代AU
   *发小浮生×嗜睡症柳叶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梦间集
   *说好的恋爱三十题~ @Rosso  @冷若寒
—————————————————————————
    27.其中一人的生日

   柳叶从小就有嗜睡症,这病的发现还是从他还是幼稚园阴小班那年参演的一场小型儿童话剧《睡美人》时发现的。彼时他饰演拯救公主的王子,他的发小浮生扮演被王子拯救的公主,他们进行到最高潮的那一场,爱之亲吻结束恶之诅咒,别在意,这名字是无剑园长灵光乍现起的。

   “王子闯过重重关卡,来到沉睡的公主身边。啊,公主是多么美丽啊,王子忍不住探前去吻公主的额头,正如多年前第三位仙女预言的那般。”

   待友情拉来读旁白的齐眉小朋友紧张兮兮到干巴巴念完这段,柳叶按照他说的走到浮生旁边,装作很惊喜的模样夸赞几句,随即附身撩开“公主”的碎刘海献上温柔的轻吻。这时日常不按剧本还极其不安分的浮生恰巧睁开眼睛探头,柳叶没想到他会如此,没多留意顺势送出他们双方人生中的初吻。

   神雕玄铁真武玉萧等家长表示快要拉不住愤怒的杨家枪同志翻上舞台了,这可真是件悲伤的故事。  

   再说台上的这俩倒霉孩子,可怜他们根本没意识到此番动作会对他们日后的人生发生巨大的改变。柳叶茫然无措,浮生见此清咳打算开口说他的台词解围,话还没由声带震动发出,柳叶毫无预兆地摔在他怀里,双眼微阖呼吸平稳,很明显是陷入熟睡梦会周公了。

   不止作为当事人的浮生,杨家枪也懵到甚至刚跑到前排就站定不动,齐眉棍小朋友连忙慌张地伸手拽无剑园长的衣袖说为什么柳叶会突然睡着是不是我读错哪句话才导致的?无剑园长低头安慰道和齐眉没关系齐眉做得已经很好了,待会下台时告诉分水峨眉刺记得叫玉萧医生和毒龙老师,顺带把真武叔拉过来看看。  

   当时场面极其混乱,浮生不过呼吸间便下决断,起身扯着没过脚踝的公主裙抱起柳叶,自顾自地说出他临时改编的台词。“噢,可怜的王子。”,他悲叹道,“你为何如此傻,宁可被诅咒传染依旧要拯救我。”

   听到他如此迅速救场,无剑园长双眼迸发出精光,取走齐眉的话筒暂时担任旁白。“公主抱起沉睡的王子走出房门。”,无剑园长稍微顿了顿,“公主惊讶地发现整个王国像是苏醒般的,所有人都围着他们问好,国王和王后热切且使人动容地同公主拥抱。”比出手势让身边的小团子们依序上场,小团子们状态不错,没被干扰,刚爬上舞台的杨家枪被兴奋得直拍照的家长们扒拉下来了。

   大红帷幕拉下,无剑园长率领一干除柳叶外的小朋友鞠躬谢幕,无剑园长还没来得及擦净前额的冷汗只听浮生抱起柳叶快速朝他边提拉蓬蓬裙跑边扯着稚气未脱的奶娃嗓子嚷嚷。

   “无剑园长不好啦!柳叶昏倒啦!”

   彼时柳叶刚到四岁诞辰,浮生本欲送给柳叶亲手制作的巧心小曲奇还未能得见天日就永远地躺在系有金色大蝴蝶结的饼干纸盒里了。

   次日,杨警官特意请假带柳叶去医院看病,被查出得有嗜睡症。  

   自此以后的某天,浮生由秋水口里得知“嗜睡症”的危险性吓得不得了,拾起荷包打车去往医院,刚下地就往住院部的方向跑,他询问多方人士直到归一看不下去将他送至柳叶的病房才草草了事。浮生瞅见刚睡醒的柳叶少见的眼眶都红了,拉起柳叶吊水的那只手情深意切地说道柳叶儿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死的,被同去的归一秋水以及守在柳叶身边的杨家枪每人赏他个暴栗。

   之后柳叶谨遵医嘱好好接受治疗,周围的人皆知缘故对柳叶颇为上心,生怕他出意外。让人欣喜的是,柳叶必要睡眠之外再未发生长时间沉睡的情况,他们包括柳叶在内的所有人全认为柳叶已然无恙,柳叶和普通孩子一样成长到了成年的年纪了。

   后来柳叶十八岁那年生日,当初和他们一起上幼儿园的那些人还未分开,提前申请退休的杨家枪大手一挥邀请和他儿子关系不错的同学来家聚餐开派对。当然,浮生自然同样收到了邀请函。

   那日派对开的很大,本来还算宽敞的客厅挤满了人,特意被柳叶拖出阁楼的红木长桌摆满来客送柳叶的成年礼物,杨家枪对比自家儿子亲书的邀请名单和赠予柳叶的贺礼,无论怎么数都差一份。他寻摸半晌,抬头看向坐在沙发角落视线正对和屠龙倚天欢快交谈的浮生,杨家枪凭直觉确认这小子准会出事。

   “嗨,把这堆盒子推到别处。”,厨房帮忙的玄铁端块贼大的三层黑巧慕斯蛋糕放在木桌中央,“快没地放蛋糕啦!”

   厅内多数热心的蓦然纷纷赶至帮忙,作为开派对的主要人物柳叶果不其然的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他在木愣中偶然闻声轻笑,抬眼看去原是安坐沙发的浮生,浮生见他笑意盈盈地注视他。淑女打趣地问拿把细锯齿刀被推到桌前切蛋糕的柳叶类如都到法定成年了还不打算给自己找个伴这种问题,听得在她身旁的君子连说姐姐你要离开我了吗。

   “你以为我不想吗?”柳叶苦笑不得,他也不知道为何总找不到除这些从小到大关系都成铁哥们的几个屈指可数的妹子外就没有女性朋友。

   不知道何时站在他身边的浮生闻言挑眉。“那你借此机会许愿求伴好了?”,浮生抿唇,“听那些女生神神叨叨地说这些一向很灵。”是了,和柳叶丝毫不同,浮生桃花运好到爆炸。跟隔壁刚班圣火令等自撩来的不同,他的发小浮生属于随手捡起瓶矿泉水都能跟个姑娘交换电话号码的那种,羡煞旁人,比如说死活没有女性搭理的柳叶。

   “算了吧,你知道我不信玄学的。”

   嘴上说不信,柳叶还是将信将疑地对星星烛火许下心愿。浮生看他闭眼的侧脸神秘兮兮的做手语,越女几人拥簇杨家枪哄骗到偏厅歇息,天琊眼疾手快地抡起藏在报纸里的九十九朵玫瑰传到浮生掌心,柳叶嗅到丝香气耸鼻,天罡不忍直视浮生傻笑的表情戳他肩膀,浮生后知后觉地背手玫瑰藏至身后。

   毫无征兆的,柳叶忽然一头栽进蛋糕里预计糊了满脸奶油。浮生见此脸色大变,满厅人的该打急救电话的打电话,懂得些红十字会知识的上前,有些人分头去叫杨家枪和下楼打出租车。浮生扔掉玫瑰,如同数十年前抱起柳叶直冲楼道,杨家枪边和柳叶的主治医师通话边把外衣脱去罩住柳叶确保他不会着凉。

   那九十九朵玫瑰和印有脸印的蛋糕不幸获同等待遇,静静地躺在木制地板上等待时光把它们吞没。

   彼时柳叶十八岁诞辰,浮生惊心准备的生日惊喜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所有预知的准备全付之一炬。连带他还没来得及脱口的告白,丢在名为岁月的场合里悄然沉睡。

  据说柳叶像佩罗公主,一躺便是好久。

   经历很多天的黑暗后重见阳光显得异常刺眼,柳叶听见开锁声,转头朝愣在原地的杨家枪粲然浅笑。

   柳叶终归还是得留级重考,浮生听说后沉默片刻,毅然交出空卷。说实在的,柳叶在新班级里看到浮生的身影不是一般的惊讶,他差点以为是走错教室了,毕竟按浮生出色的成绩可以轻松考进名牌大学。

   浮生瞧见他,停下与前桌同学的交谈。“嗨。”,浮生温和地说道,“真是巧,我们又见面了。”

   彼时柳叶十九岁诞辰,浮生好不容易送出对柳叶和他而言最宝贵的礼物,一句迟来很多年的我喜欢你。

   重回校园的柳叶像是脱胎换骨,和浮生认认真真奔赴在学习的前线。待人接物也是,比起之前更加温和,拒绝得使人心服口服。 浮生将柳叶所有的变化看在眼底却并未点透,直到有天,他把柳叶约去学校的天台。

   “找我有什么事吗?”柳叶如约而至,他问道。

   浮生并未纠结太久,把校服外套脱下搭在柳叶双肩,摁住欲还给他的手,趁此机会附在柳叶耳边。“生日快乐,柳叶。”,他抢在柳叶道谢前道,“我喜欢你。”

   浮生待末尾的话彻底入柳叶耳内,方退到合适的距离打量柳叶。柳叶没有厌恶抑或是羞得由耳坠开始蔓延到脖颈的红,他就那么直直的瞅着浮生没吭气,眼眶和鼻尖泛起酸意,浮生的手抚过他的脸颊,他方惊觉无意间竟是滑下泪珠。

   柳叶不知缘故,总觉得他好似等浮生的这句话等了很久,等到海枯石烂,等到沧海桑田,等到看遍世间悲欢离合,等到早已忘却为什么而等。他的心瞬间充斥太多复杂的情绪,顷刻抹去眼泪,噗呲一声乐出声。

   浮生晓得柳叶这是答应了,他得意地开怀大笑不止。他们都在笑,似乎是把这辈子所有值得开心的事情都笑彻底,笑到惊起于房顶休憩的麻雀,笑到清风入怀,笑到天卷云舒为此惊出片干净的蓝天。

   柳叶和浮生的入学通知书发来那天,刚好在柳叶生日那天,在柳叶锲而不舍的努力下他们考上同所大学,那所大学他们貌似可以见到甚多熟人。为了庆祝,浮生和柳叶经过短暂的商谈,买好许多烧烤必备物品,谁都没叫,俩人拎起大包小包的东西塞满法拉利后车箱,拉上车门上车就找个偏空旷的海滩烧烤了。

   等到了地方,他们才发现缺少什么。

   “那边有炊烟,要不窜合一起烧烤好了?”,浮生遥指不远处,“柳叶儿你留在这先别动,我去去就回。”浮生说完于是空手走了,柳叶看他逐渐远去的背影有种叫他驻足的冲动,恍若隔世的后悔延续到他的身上。但他终究未能叫出口,心想反正都会回来,况且又不是最后一面没什么可变扭的。

   浮生到了地方发觉是绝情谷几人,三言两语互相道明来意简单商讨方法,孤剑一句柳叶正好也在这我们就一起吧把曦月的话堵到咽喉不上不下。浮生自然是喜闻乐见,他们联合将烧烤炉等物搬至柳叶那里,却见柳叶头埋进细沙里倒地不起。

  浮生登时将炉具扔给君子,仓惶将柳叶抱在怀里,小心翼翼的动作像是捧着易碎的稀世珍宝。浮生奔至车边打开车门找出令柳叶睡得舒坦的姿势送上副驾驶座扣好安全带,方快速窜进法拉利里插钥匙启动发动机,分神摁启导航仪焦急地寻找医院。

   手机响起音乐盒卡农的前奏,浮生蹙眉瞄眼来电显示,划好通话摁开免提。“喂?浮生?”,是九曲青丝的声音,“曦月问你,你剩下的那些怎么办?孤剑让我跟你说你走错了,山顶有个颇受好评的医院。”浮生换挡踩实刹车,即将与山壁面对面接触的瞬间打转方向盘。

   “告诉曦月吃了吧,不对。”,浮生换到四档死踩油门踩到直飙三百迈,“孤剑说医院在山顶上?那为什么我的导航以上没显示!”

   “孤剑说他也不清楚,不过总好比你拼了你那辆新买的法拉利还跑不到导航仪上标有最近的医院好吧。”,九曲青丝在手机对面停片刻,补句,“孤剑原话。”

   浮生瞥眼柳叶沾满沙的脸庞,咬牙暗自于心中说道拼了。

   法拉利一路飞驰,果真山顶建有栋疑似医院的大型建筑物,门口,一个他应该认识的人早早候在那里。等他抱着柳叶下车,那人命个青年把病床推到他们跟前,浮生轻放柳叶置于床上,看柳叶推远离他的视线范围内,头次飙车的后遗症差点使他摔倒在石地板。

   彼时,柳叶二十一岁诞辰,他被查出除嗜睡症外的病症,复杂性先天性心脏病,现在很严重。“但并不是没有痊愈的可能性。”,青莲试着安慰浮生,“即便概率很低。”虽然他的安慰可能会起反作用,浮生叠手抵在前额,写有急救室的灯标还在亮。

   柳叶二十一岁生日,浮生本意欲送的玉鞋挂饰扔在抽屉里,无人问津。

   现在,柳叶将跨越廿九大关,精神亢奋到不正常,甚至整天没睡一次觉。浮生方下从意大利航班的飞机手提米其林的三层黑巧蛋糕敲开房门,就见柳叶慢跑到电视机前目不转睛地盯住屏幕,立体环绕音响唱响《寻梦环游记》的主题曲《Remember me》。

   “怎么不多披件外套。”,浮生抱起毛毯团铺开披于柳叶肩上,“虽然开地暖了。”

   “浮生。”,柳叶抽出卫生纸用力擤鼻涕,“我想爸了。”

   远在天边的杨家枪听到会感到欣慰的,浮生如是想。

   “浮生,我过去做过一次很长的梦。”,柳叶朝天花板张开手指,“故事太长,我长话短说。”

   那是一个特别奇怪的梦。梦里他们都是兵器,生活在战争频繁发生的世界。不像柳叶的世界,他们随时都有丢掉性命的危险,可具有近乎长生的寿命与不会老去的容颜。

   他在那里依旧碰到了浮生,年少时的初遇深埋心底生根,发芽,却在他人口中得知,那根本和他所见的丝毫不同。

   他是一个坏人。所有或委婉或直白的话全指向这点。

   浮生不是。柳叶暗自在心里反驳,他只是用错法子,不然当初为什么又会同他救下那个狼狈的小乞丐。

   “后来呢?”浮生问他。

   后来啊,后来柳叶遇到一群人,那群人邀请他加入他们的队伍,并且告诉他世界变混乱的原因。和浮生有密切关系。

   “为什么呢?”,柳叶自问自答,“对呀,为什么。”

   因为是浮生和木剑造成的这一切啊,目的仅仅是为所谓响彻大地的虚名,无关乎善恶。

   浮生从不说虚话,他的确得到全世界的瞩目,只不过代价非常大。

   自古邪不胜正,浮生充当其次,他在柳叶面前消逝的无影无踪。他雄姿英发,腰间的佩剑于阳光下折射好看的光,似初遇,是别离。

   柳叶在天下太平普世欢腾的时候离开了。他没和一人道别,一人一剑一把刀,周游各地看尽沧桑,终末回到那艘画舫,提溜坛杜康。

   一杯敬,天地浩荡,河山永蔚。他把坛中清液倒入酒樽,举樽高洒于船头。

   一杯敬,高堂济清辉。他捞来新坛扯开竹叶青的泥封,酒樽斟满,说罢,明未碰滴酒眼朦胧,手抬高,腕动,洒酒。

   一杯……他犹豫着,随手摸到壶陈酒,掀开壶盖深嗅,陈酒良酿,琢磨措辞中斟酒,朝天举樽。

  这杯,敬,故友。他手腕一抖,酒水浸入木板。

  “然后?”浮生恰巧目及柳叶昏昏欲睡,轻叹,伸手将柳叶揽入怀中抱。

  “然后……”,柳叶揉眼,他没有哭,然而眼泪坠落,“抱歉浮生,我困了。”

  “好吧,我在这,柳叶儿。”,浮生亲上柳叶的额头,正像多年前柳叶没做成的那样,“生日快乐,晚安好梦。”

   柳叶三十岁诞辰,浮生未能赠予柳叶他参考多人意见精挑细选的钻戒,想来也是不用了。

   柳叶三十岁生日,他获得了有生以来最幸福且最长的美梦。
————end———————————————————
   我其实本意是想写傻白甜那种的,我发誓,但不知道为什么勉强忍下写打戏的欲望却制止不了这突变的文风了……
   这应该不是刀子,我个人认为挺甜的……吧?
   我可是立志要脱非入欧的。
   有彩蛋的,可能会在下一题点出来,亮点自寻我就不多说啦~

评论(16)
热度(37)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