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APH西白微白露 六一贺文】番茄海盗与冰雪女王

        Should've known your love was a game
        我早该知道你的爱不过是场游戏
        Now I can't get you out of my brain
        而我就是无法将你移除脑海
              ————《We don't talk anymore》

        “娜塔,准备好了吗?”

       穿白礼服戴朵红色花朵的伊万很和善地朝娜塔莎笑着,甚至连眼角都表满了温柔,那是在她记忆里不曾展示过的模样。娜塔莎愣了愣,伸出套着蕾丝的手,跟随他的步伐走进圣洁的礼堂。

       “哥哥……”,她意识到了什么,急忙转头欣喜地朝身边人不可置信的说,“难道我们要……”

       话未说完,她被自己面前这个小麦色皮肤的青年吓到愣住了。

       她拉起那只还存有伊万体温的手,结果发现那一边所牵着的就是身旁的男生。

       那男生灿烂的就像是处在赤道的阳光,他亮出洁白的牙齿,热情又温柔地看向娜塔莎。

       “你想什么呢?这么开心。”,他笑了,眼睛眯到一起的样子莫名让娜塔莎笑出声,“我亲爱的‘冷女皇’。”

        再睁眼,如目的便是熟悉的天花板,旁边的莫 斯科套娃电子闹钟在傻笑的套枕上跳着响起《All the things she said》的伴奏。

        她起身,大力摁下套娃脑袋顶的按钮。

        娜塔莎收拾好自己后踩在三色毯上,打开衣柜,入目的衣物却让她想起了方才对自己而言根本不可信的梦境。她拿出一件藏蓝色的长裙,但在看见白衬衫的同时眼前浮现白衣青年的笑容。

        不不,不可能的。她摇着头在心里暗暗地说,弗尔南德斯?可别逗了,他和你只是很普通的“一次性男女朋友”而已,过去这个周末你们就了无关系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念起这件事心脏处就没来由的生出像是被揪在一起任人碾压的感觉。

        轻快的音乐响起,她看向发声源——梳妆台的智能手机闪烁的屏幕在朝她叫嚣着自己的主权。

        娜塔莎只能把自己的杂念暂时甩到地球另一端去,走到那里拿起手机,也不看联系人的名字就直接把屏幕划开。

         “是娜塔莉亚吗?这里是安东尼奥!”

         娜塔莎眉头一皱,她放下手机,仔细看着屏幕,暗自琢磨的同时把目光瞄向挂断键。

        “喂?喂——别挂啊!”,那端的男生高声地喊着,“我这次是真的有事找你啊!”他好像算到了娜塔莎的心里所想的,不顾自己周围样异的目光朝手机大叫。

         “嗯……给你十秒钟。”,娜塔莎把手机贴近耳朵,低头扫了眼闹钟,“不然我就挂了。十。”

       “诶诶?怎么能这样啊! ”

        “还说不说啊。九。”

       “好吧。”,安东尼奥很无奈地叹气,他仰头,“你站到你家的落地窗那边,往下看。”

        她听了这句话以后的情绪不亚于当初和基尔伯特干架时的心情。“你别吵到别人啊。”她走到客厅,纠结地看了眼紧闭的两个房门,一把拉开画着向日葵的窗帘,就像安东尼奥说的那样,低头向下望。

        “嘿!今天儿童节!”,他穿着番茄炒蛋色的运动服退到大树下朝娜塔莎招手,“所以我们去游乐园吧。”

        “先不说这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娜塔莎立刻跑回自己的房间里换好藏白条纹的一字肩上衣和短裤后就匆忙穿上鞋拿着必要物品就关好门下楼去了,“我说过的吧,你别吵到其他人。”她揪着安东尼奥的衣领恶狠狠地瞪着他。

       “哎呀,不这样你会下楼吗?”,安东尼奥依旧笑得像个幸福过头白痴,“对吧?其实你一开始都不打算见我的。”他俏皮地眨巴着眼睛,没有瑕疵的绿眸蕴藏着万千智慧。

       她松开了手,冷漠地看安东尼奥在原地整理衣领并且调整呼吸。

       “其实就算是到了最后也要好好的过啊。”,安东尼奥从口袋里抽出两张游乐园的门票,“也是不辜负我们相识一场。”他的手拉起娜塔莎的,带着不知所以的她跑向车站的方向。

       娜塔莎微愣,直到踏在硬实的地才少有地笑着追上安东尼奥的步伐。

       “我们去玩那个吧!”

       刚从鬼屋里闯出来的安东尼奥兴奋地指向挂有“cosplay专区”牌子的建筑,却在看见脸色不好的娜塔莎时眼神柔软,拉着她找张长椅坐下了。

       “没事吧。”,他心疼地抚摸着娜塔莎的脸庞,把她杂乱的头发打理整齐,“如果觉得不舒服可以告诉我,我带你回家。”

         “才没有。”,她睁大眼睛直视安东尼奥的双眸到深处,“我只是有些疲倦了。”娜塔莎喘着粗气,这却丝毫影响不了她身为冷美人完美的气质。

        “在这里等着。”

        好吧,看来安东尼奥完全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娜塔莎缩在椅子上望着他跑到冰激凌车的背影。她眼睛微眯,享受着来之不易的温暖。

       突然身边有一个金发的小鬼在经过她面前时脚下一空,屁股与砖头地来了亲密接触。她睁开眼,冷漠的神情最后还是被小孩子稚嫩地哭声弄得不知所措。她蹲下,把孩子抱在怀里轻声安慰着,哼唱着《海中的马群》安定下来他无助的心。

       “真是抱歉。”,匆忙赶来的女士接过熟睡的小鬼,对娜塔莎歉意地笑,“不过还请您见谅这孩子犯下的错。”她身后表情严肃的先生瞪着她似乎朝娜塔莎牵起嘴角。

       “他没给我惹麻烦。”,娜塔莎心里暗自警惕着女士身后的人,对女士用尽了她最大的温柔,“您的孩子很可爱。”面前的夫人听见这话怜爱地把孩子的鬓角整理好,清雅地笑了。

        母亲在看见我们时,不知也是否也会如此温柔。

        娜塔莎忽然就想起了自己未曾见过便逝去的双亲,想到了辛苦拉起一个家和她的姐姐与哥哥。她羡慕地看着一家三口离去的背影,抿着嘴,没有说话。

       猛然撞入视线的一抹粉红让她纷杂的思维中暂停一段时间,安东尼奥舔舐着自己手里红彤彤的冰激凌,把手里的草莓味甜筒冲向娜塔莎。 她面无表情地拿走甜筒,甚至连谢谢都没有给安东尼奥留下。安东尼奥也不恼,他径自坐到娜塔莎的身侧思绪却飘到了天南海北。

       他在转身时就看见了娜塔莎抱着孩子的一幕,请一定要相信,安东尼奥除了他们姐妹兄弟三人外从未在什么地方见过她会有如此温柔地表情。噢,天哪,在那时他恍惚的认为娜塔莎其实是个从天而降的维纳斯——尽管安东尼奥一点都不相信希 腊神话。

       他作为和娜塔莎遭遇差不多的人自然也对于那家人产生一种莫名的情绪,他明白娜塔莎也是这样的,只不过他要比娜塔莎幸运些,至少童年的记忆里不只有佩德罗和瓦尔加斯兄弟的存在甚至还有他妈妈模糊的印象。

        他也知道娜塔莎是一个很缺乏安全感的女孩子,注意,他是指女孩子。因为即便在鬼屋她单手挑遍丧尸和鬼魅,却在走散了以后的再遇见时,拉着他的衣角会说“不要只留下我一个人”这种话,他能明白的。

       在安东尼奥想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时,他已经和娜塔莎来到了那栋建筑物里了。后者认真打量着安东尼奥的侧脸,随即,安东尼奥感受到了来自少时的小腹剧烈疼痛的恐惧感。

       “醒了?”,娜塔莎高傲地看了他一眼,“那么你带我来这里是干什么呢?”她用手指了指周围奇装异服的人们,其中还有不少人对着她尖叫。

       “不知道。”,安东尼奥特真诚地望着娜塔莎即将发怒的面容,遥指一件被摆在橱柜的蓝色礼服,“不过那件衣服挺漂亮的。”

       娜塔莎随之望去,主蓝色系的纱裙在灯光的映衬下泛着柔和的光芒,拖曳到地的裙摆就像是由万千璀璨的雪花织成的——但这不是重点。她被安东尼奥拉到橱柜跟前细细观察才越看越眼熟。

        “越看越像是《冰雪奇缘》里艾莎女王的衣服啊……”

        “是的,真聪明呢。”,安东尼奥突然发声吓她一跳,他朝旁边牌子的方向点头,“这上面写着呢。好像说是可租借但是不可买的样子。”

        娜塔莎二话不说转身就要走,可在真的要离开时被安东尼奥拉住了。

        “我出钱,你试试呗。”,安东尼奥从钱包里抽出信用卡,“那么漂亮的衣服穿在你身上一定很合身。” 她在今天第二次为安东尼奥那见鬼的逻辑翻白眼,以至于在心里默默地朝他竖起了第三根手指。

       “先生,您不试试吗?”,身边穿着超人衣服的男生在账本上记录的同时对他说,“我想,您也可以一起试试,很有趣的。”

        “不用了。”,安东尼奥明确又坚决地拒绝了男生的提议,“我肉疼。”是的,再看一眼账单估计他眼睛也开始泛酸了。

        “我只能说真是可惜……”

        “有没有‘番茄骑兵’的衣服?”

        娜塔莎深呼气,踏着三厘米的水蓝色高跟鞋一把拉开大红色的帷幕,走出换衣间重新来到大厅。周围人的目光都吸引在她身上,这令她很不爽,她一一把目光凶狠地瞪回去,却又被面前红色的身影黏住离不开视线。

        “他们说是没有‘番茄骑兵’……”,那身影碎碎念的幽怨瞬间把她的幻想打破了,“……只有‘海盗’了,幸亏‘海盗’还剩一套红色的……”以至于娜塔莎都想要捂住他的嘴巴不让他说话了。

       果然还是她的哥哥最具有男神气质了。

       “娜塔莉亚。”,那人站起来,腰间上别的砍刀因为这一动作而颤抖着,“你来了,你可真美啊。”他由衷的发出感叹,可因为这身装扮独添匪意。

       安东尼奥摸着下巴端详娜塔莎,他总感觉有点不对,直到看见她的头发,恍然大悟。他径自找到一个真皮椅坐着,朝娜塔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让她到身边来。

        周围人们一阵惊呼,然后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本应落到娜塔莎身上之后还是失落地注视她坐到安东尼奥身旁的空座。

       “你什么意思?”,娜塔莎挑眉问他,“不会是被这一身衣服迷的失了心窍吧。”她以伊万的围巾来起誓,如果安东尼奥敢点头,那么即便是在公共场所她依旧会用拳头把他打回原形。

       安东尼奥把他系成蝴蝶结装饰领结的蓝色丝绸取下来,把娜塔莎柔顺的长发梳成麻花辫盘在脑后,再用它固定住。他满意地拍手,让娜塔莎自己感觉。

        娜塔莎不适地扭动着僵直的脖子,随即不耐地看着笑得依旧温和但是在她眼里根本不是那样的安东尼奥。

        “你是蜗牛吗?”,她正如平常不屑地说道,“还是说你真以为自己是海盗了?”粗话在她嘴里变了味道,仿佛被她讲出口是理所当然。

        周围又是一阵剧烈的吸气声,感觉就好像是要把所有的空气吸入腹中,不得不让人担心他们肺的负荷。

        “哈?那么,美人啊。”,安东尼奥凑到娜塔莎面前,鼻尖紧贴着鼻尖,两人的气息混乱到一处,“你愿意将你的心让我偷走吗?”他很撩人地笑了,周围的女孩子们的反应是说明了这点。

       之前说过,娜塔莎发过誓的。

       安东尼奥捂着小腹踉跄地站起来,那样子颇有几分吃了败仗的海盗头子的感觉。

       “玩够了?”,她活动着手部关节也站起来,“那就离开吧。我觉得你不希望在最后的时间里被我,你未来的前女友打到医院吧。”

        安东尼奥嘟囔着和娜塔莎进了两个不同的换衣间。
        那之后他们去了很多地方,当然,比如现在他们排队在等待着队伍能够排到头,很明显,如同金色毛虫一样的人头怕是不能让他们如愿了。

       不过倒是遇见了熟人。

       安东尼奥抱胸和阿尔聊的极其投机,娜塔莎瞥了眼身边害羞的姑娘,没有任何表示,倒不如说是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个留着络腮胡全身上下都很黑的大叔从他们身边经过,娜塔莎,安东尼奥与阿尔非常迅速的擒下这个人。

        “发生了什么?”,那姑娘紧张地凑到他们身边,“受没受伤?”

        “没事。”,阿尔揉了揉那姑娘的头顶,“抱歉让你担心啦。”

        “回到话题。”

       “这个人偷了钱包。”

       “这个人推倒了老人,还欺负小孩。”

       “这个人摸了你的屁股。”

       三种答案近乎同时脱口而出,安静,阿尔用中指把眼镜推到鼻梁上去,拖着那人的后领到冲出队伍到直至看不见。

       “看来,在他回来之前。”,安东尼奥无奈地苦笑对姑娘说,“你要顶替两个人的位置了。”

       “啊,我知道了。”

        娜塔莎就此和安东尼奥护在姑娘的周围,避免事情的再次发生。阿尔因为人太多的缘故就算回来了也只能守在外面等着他们三个出来拿着四张票出来。

       姑娘心疼地用手擦了擦阿尔鼻梁上的小擦伤,询问着他的人身健康,替他理了理衣角。阿尔开朗地哈哈大笑说这些小伤是妨碍不了他去乘坐云霄飞车的,安东尼奥笑着勾住他的脖子说得了吧,娜塔莎只是在最后提醒他们如果在不进去那辛苦排队的票就要作废了。

       然后?然后他们就发了疯般的趁最后一刻进到隧道坐在软塑椅子上身上挂着安全带。

        她看着面前红色的身影,与清晨相同,她的心里生出复杂的情绪。

       娜塔莎追逐过背影,她不但没有抓住那人米白的衣角,而且把身边真心相对的人弄丢了。现在又有一个背影,不算宽厚,但绝对温暖,可是如今就连明明伸手可得的也要从手中离去了。

        想着,她伸出了手,结果被阿尔一手扣在把手上。

        “你疯了吗?!”,阿尔对着身边低头的女孩压声音吼着,却被脸边的凉意惊到,“怎么了?”

        女孩没搭理他,他就径自大笑着,指着从他们身边过去的麻雀说:“快看那只鸟,它可真漂亮!”

       下来以后阿尔就被和他同行的姑娘碎碎念的数落着不是。安东尼奥和娜塔莎之间无话,他们谁都没有率先开口进行交谈。

       “说起来,我有个婚纱照的预定。”,阿尔举手提起这件事,“本来是打算只有我们去的,不如你们也算上好了。”他状似无意地看了眼娜塔莎,娜塔莎觉得这眼神莫名招欠。

        “可是……”我们马上就不是情侣了啊。后面这句安东尼奥又给咽回去了,“好啊。”他答应了阿尔的提议,手拉着娜塔莎一起跟在他们后面。

       没有一个人打破沉默,甚至他们安静到连彼此的呼吸都能听的很清楚。

       “好了,就是这里了。”,阿尔站在让人眼前一亮的建筑前,“你们也一起吧。正巧衣服还有剩余,你们可以随便挑哒。”他拉着那姑娘离开了。

        “真是拿他没办法。”,安东尼奥强笑着,“你说是这样吧……”转头,娜塔莎已经抱着一套婚纱进换衣间了。

       安东尼奥无法,他叹了口气,拎件繁琐的白西服进了另一个换衣间。

      “哇哦。”,阿尔惊讶地看着缓步从换衣间走出来的姑娘,“你看起来真棒,亲爱的。”

        “谢谢。”,姑娘羞涩地抓住蓬蓬裙洁白的蕾丝边,她鼓起勇气,抬头对自己后半生的伴侣微笑着说,“你也是,阿尔。”

        再说另一边,直到展开婚纱娜塔莎这才知道自己随手拿着的是仿制古希 腊的礼服时,刹那间脸色就拉下来了。她黑着脸麻烦的找到拉链拉开,再把自己较好的曲线塞进去,最后说什么也够不到背后的拉锁了。

        “还没好吗?” 她听见外面的谈话声,顿时安静下来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对啊。”

        “……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吧?”

        娜塔莎听见这句话的同时向身后退去,却一不小心踢到了后边放衣服的椅子。

        “难道!娜塔莉亚你等等啊。”

        娜塔莎觉得她有必要用衣服勒住拉开帷幕的人的脖子了,事实上,她的手里就拿着她自己的上衣。

        “噢,你在这……该死!快冷静下来!”

        她本想发力的时候手臂被来者死死握住导致动弹不得,这也使她看清了来者。

        “好了,现在冷静下来了?”,安东尼奥把椅子摆好,背对着她,把衣服捡起来放在上面,“那么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拉链我拉不上去。”

        安东尼奥闭着眼凭感觉走到娜塔莎面前。“我来帮你吧,不过你要告诉我拉链在哪。”,他轻声说,“以后自己要注意点了,没人会随时随地在你身边的。”

        “啧,你什么时候那么老妈子了。”,娜塔莎直接握住他的手放到拉链上,“在腰部,就是这。我拉不上去了。”

        “好了。”

        安东尼奥睁开眼,却为眼前的一幕而惊呆在原地。
       不得不说,娜塔莎是个美人,而且是个具有气质的大美人。但是因为她一直以来的表现而让包括安东尼奥在内的很多人忽略了这一点,时至今日,她才完整地向众人展示自己作为女性的魅力。

        “怎么了?”

        娜塔莎有些好笑地看安东尼奥好像首次见到她般的神情,拉开帷幕,踏着高跟鞋沐浴于灯光。 层层叠叠的纱绸将曼妙的身躯藏于洁白的裙摆中,蕾丝的边缘在边角中衬得他更像是从油画中走出来雕塑。

        “那么婚纱照的选景是在哪里呢?”

        “在游乐园中央的城堡。”,阿尔与姑娘相视而发自内心地笑出来,“那里的后花园有一大片向日葵。”

       就因为这可笑的理由,他们一同站在了神圣的大理石建筑外。阿尔拽着姑娘早早离开到了后花园,就留下她与安东尼奥在原处干瞪眼。

        她偏头,认认真真地打量身旁这个小麦色皮肤的青年。恍惚间,现实与梦境重叠,她就像梦中一般笑了。

       “怎么了,笑得这么开心。”,安东尼奥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白礼服,“难道有什么奇怪的吗?”他也笑了,灿烂的就像是处于赤道的阳光,他向娜塔莎伸出手。

        她就像那个不切实际的梦里做过的那样,挽上他的手臂,跟随他的步伐走进了礼堂。

       礼堂不算大,也不算小,足够温馨,却也充斥着辉煌。当阳光从后边的巴洛克式窗台照进大厅时,就是它最迷人的时候,仿佛支撑天花板的浮雕穹顶与角角落落都像是误入了圣殿所见到的美好,美得不真实。

        “抱歉。”

        安东尼奥的低喃打断了她沉迷于美的兴趣,她撇了撇,嘴想说的话绕口腔一圈也没能说出来,只能和身边的人走到窗台停下来。相顾,无言。

        他们与阿尔交谈了几分钟,对于无法见证婚纱照的诞生而保持足够的歉意,阿尔表示自己是能理解的,就送他们到婚纱店换回衣服继续再踏上游乐园前门的草地。

        天色也不晚了,夕阳渲染了整片苍穹带来代表时间流逝的暖色。安东尼奥与她又坐回了长椅上,思考着最后的旅程。

        “我们去摩天轮吧。”

        安东尼奥看了看手表,就拉着她跑到摩天轮下等着能够排到尽头的队伍与到手的票。

        她却不在意这些了,在侧头的同时她看见了投飞镖的小铺与挂在钢筋上要有一米八的白熊玩偶。

        “姑娘你也要试吗?两美元十个镖噢,如果射中十环满五十个会获得一等奖的。”

        “是这只熊吗?”,她掏出绣着向日葵与玫瑰的钱包,从里面掏出十美元,“那我要五十个镖。”

        “诶?”

        之后脸边呼啸而过的风打破了小贩的疑惑。

        “我回来了……这里怎么只有熊!”

        一双手费力地抱着熊的咯吱窝,娜塔莎从熊的肩膀探头看他,空出一只手伸向安东尼奥。安东尼奥把票递给她,自己则替她将熊打横抱起,一起走向验票处。 

        他们登上摩天轮后气氛非常尴尬,安东尼奥一直在盯着手机屏幕,娜塔莎只能抱着熊打瞌睡。

        “娜塔莉亚,睁开眼睛吧。”

        似乎有人叫她,温柔的语气让她不容抗拒,娜塔莎睁开眼,看见背对着光芒朝自己笑得像个幸福的傻瓜的安东尼奥。

        “儿童节快乐。”,他走到木楞的娜塔莎面前,亲吻她的额头,“我们下周再见吧。”

         周围忽然亮起彩色的光束,眨眼间,它们又灭了。

         娜塔莎和安东尼奥望向窗外的夜幕,五颜六色的烟花冲上天空爆开在消散于风中,就像是不曾存在过。

        美好的令人心醉,美好的令人心碎。

        娜塔莎知道这个做了足足一周的美梦,该醒了,也该碎了。

        相遇是一首歌,但如果唱的时间不恰当的话,它也会变成一首悲伤的骊歌。
————————————————————————————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aph

评论
热度(7)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