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古国组 丝路】望西都

        我来,我见,我征服。
                               ————恺撒
        Chapter 2
       “来者何人!”

        凯撒这才从胜利的喜悦中回神,看向马背上穿着大红袍子的人。那人把过长的头发尽数系在脑后,手里握着的利剑在阳光下映出漂亮的金属光泽。

         “问汝。”,他高傲地驾着棕鬓宝马,停在凯撒面前说,“何人。”年轻的嗓音由他自身硬生生地逼出一股庄严肃寥之感。

        “凯撒。” 他站起来,铁做的铠甲沐浴在日光下也是映映反光,可是比起那人的长剑还是有些残次。这不禁使他感到落败。

        “凯撒。”,那人以一种奇怪的语调念叨着他的名字,身后的侍从上前在他耳边说了什么,“西方?”他挑眉,又重新打量风尘仆仆的凯撒。

        凌厉的目光像是要将他就地解剖一样,凯撒缩了缩脖子,没来由地在这荒芜的沙漠上感到刺骨的寒冷。

        “那么,‘西方友人’。”,那人琥珀色的眸子散发出只有商人才会具备的精明,“汝……又为何攻破余之城池?还是说……”话未说满,他挑了挑眉,让对面那帮蛮子自行体会。

        凯撒虽然听不懂那人文绉绉的一席话,可他也算是久经沙场了,威胁地感觉不用语言也能敏感的被察觉。
        “怎么办。”,身边英勇的士兵手持盾牌凑到他的身侧,“打一架?”他拾起脚边的矛。

        简单粗暴,不过确实最实用的。

        凯撒出其不意地往那人身侧刺去,那人身形轻闪,用剑锋挑开长矛直逼他的咽喉。

        “果真‘蛮人’也。”

        那人挥手,命令部下制服他堪称不败的士兵们。

       他便是知输了。他虽听不懂东方自带书本气的话语,但他明白什么叫做实在。

         “诶,战胜我的那个家伙。”,中气十足的嗓门叫住准备离去的身影,他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目光,高声询问道,“你是谁!”

         这就是属于凯撒的骄傲。估计到死的时候,他也会睁大眼睛看清楚将金属捅入心脏的人。

        “……尔等蛮夷!”

        那人身边有个小伙子高举手中的武器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刺下来,不过前者伸手阻止了他的行为。

        “余姓王,名耀,字九洲也。”

       话音未落地,至少凯撒还未做什么回礼时,队伍的前方爆出一阵尖锐的马鸣声。王耀脸色大变,提剑驾马冲到凯撒的视线触及不到的地方。

         “呵,头。”,有一个身着短衣窄袖的人向个子高高戴毡帽的壮汉阴阳怪气地说,“又有来送死的中原蠢货了。”他攥着手里滴血的弯刀又砍伤爬起来抓剑的人。

         “嗯……中原人估计是米饭吃多了吧!” 带头的人率先笑起来,随后的人也一并嘲笑出声。

        笑声中掺杂着一声怪叫。

        壮汉回头,却发现一个编着麻花的熟悉头颅应声倒地。

        王耀纵身跳下马,鄙夷地俯视他们,尽管他的身高不够高。

         “余未曾与尔等有何过节。”

        王耀蹲下,用手替死不瞑目的部下将眼皮阖上,盖住他不甘心的双眸。

        “劫人钱财。”,贼眉鼠眼的人怪声怪气地回了他的话,“需要‘过节’吗?”说完,他又嗤笑几声。

        “……他们是无辜的。”

        “我们会死的。”,壮汉面无表情地说,“这就是我们所干的行业。没办法。我们就靠这个维持生计。难道我们饿死了也算公平吗?”

        “尔等大可不必干这个。”,王耀挑眉,不满地反驳着壮汉的话,“以自力更生。”

        “呵……”

       在恍惚之间,壮汉用弯刀勾住王耀的脖子。 “这就是我的‘自力更生’。”

       飞来的长矛让他们强制分开。凯撒拿起士兵的另一只矛,在手里掂量三下又重新扔出去。掷出的长矛在空中划过漂亮的曲线,击中一个正准备拉弓的人。

        王耀用剑刃把射向他的箭羽挑开,一把拽住领头壮汉的领子让他跪在众人面前,用锋利的刃部在粗糙的脖子处留下一条血痕。 一众身着窄袖短衣的人立即扔下手里被鲜血包裹住的弯刀。

        “真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威信的嘛……”,王耀在他耳边轻语,“几十年的修炼让你还是打不过我?”他笑了,转而命令要求除了他们中原以外的任何人套上枷锁。

        “为什么你不杀他啊……”,凯撒不解的凑到王耀身边,特真诚地问他,“我只是攻你城池就要被抓,他都杀你那么手下……”凯撒嘟囔着碎碎念。

        “你在和他过招的时候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吗?”,王耀秉着地主之谊耐心地循循善诱道,“他是不会死,也不应该死的……好吧,你没懂。”他捂着额头不忍心看凯撒迷茫的眼神。

        “我跟你们是一样的存在。”,那个领头人没耐心地解释,“这总懂了吧。”

        “噢,原来如此。”,凯撒恍然大悟地惊呼出声,随即不好意思的挠头,“嘿,这可真没想到。”

        “说起来,你们来这里打算干什么呢?”

        红色的木质城门被众人拉开,沙色的城墙后面是掩盖不住的热闹与平和。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街边的小贩有节奏的吆喝让凯撒一度走走停停,直到一座古香古色的房子外,他停下来脚步。
        “怎么了?”

        王耀赶至他身边,从他目光所注视的地方看到了一匹红色的布料。尽管颜色与光泽没有他身上穿的上乘,不过在只能穿粗布衣服的西方人眼里绝对称得上精致。

        “现在我能告诉你我们来打算干什么了。”,凯撒侧头,认真地对王耀说,“我们是为了寻找传说中最美丽的‘赛里斯’的。”

        王耀愣了愣,随即温和地笑着回答。

        “好啊。”

        他大概不知道这个时候的答应对他和他脚下的这片土地在日后会产生多大影响。

        如果说凯撒的骄傲是在他的沙场,那王耀的骄傲就是来源于这片土地。

        跨越万里的足迹,让我再遇见你。任千年风沙漫袭,情未息。
                            ————《丝绸之路》徐千雅
—————————tbc——————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aph

评论
热度(23)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