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古国组 丝路】望西都

     国设还是非国设啊?我也不知道啊☆其他人会有的☆
——————————————————————————
       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千都做了土。
                     ——《山坡羊.潼关怀古》张养浩

      Chapter 1

        “嘿,这里。”

        绑着可爱丸子头的女孩灵活地攀上一块斑驳的大理石,站定转身往后面伸出手,去把还在下面的金发小伙子拉上来,一起朝着夕阳的方向看它最后的璀璨。

        “噢,这个真没想到。”,小伙子操着一口音调清奇的中文惊讶地说,“今天早上来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全中 国——不,是世界上真的会有这个地方。”

         “这可是我找到的。”,姑娘拍了拍满是尘灰的手,自豪地笑出来,“现在知道这个地方的,可就只有你我二人噢。”她的嘴角牵起淡雅的弧度,落日仅剩的温柔照在她身上更显倍感温柔。

        “那这就是属于我们之间的秘密了?”

        小伙子仰天大笑一声,伸出了一直小拇指冲着姑娘那一边。“不是说,这是你们常用的起誓方式吗?”,他侧头,眼镜片下的蓝眸闪烁着如星辰般的神色,“来,既然是我们之间的秘密,那更要起誓了。”

        “真没想到你连这个都知道。”

        姑娘也笑了,就伸出手去勾上小伙子的小拇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风,轻轻地拂过陆地上布满岁月的人与事物,或带来礼貌的问候,或又留下时间流逝的痕迹。

        “对了,你想不想听故事啊。”,姑娘望着苍穹,突然没来由地出声,“我是从小时候听别人讲的。”她没有真正地去询问,因为她已经知道了小伙子的回答。

        “好啊。”,果不其然,小伙子点头应道,“我很期待呢。”

        “故事可是要从几千年前讲起了……”

        记忆中,枇杷树的绿树冠上开遍了朵朵白色的小花,即便是站在门槛都能闻见清淡的花香。那人站在树下,身着大红色长袍,看见好奇的她也不恼,只是招手让她近前。

        “小姑娘,你怎么自己在这啊。”,那人听见支吾的回答对她的态度也没有太大变化,只是从低垂的树枝上采下朵枇杷花别在她的发间,“……要不要听一段故事啊。”

        她嗅着那人身上好闻的香气,如同小伙子回答她一样重重地点了点头。

        “故事可要从几千年前说起了……”

        那人平淡的声音和桌上摆着用枇杷叶煮的茶水一样,缥缈却带着清香的蒸气把很多激烈的情绪都残存了回忆的无奈与平静。

        当你无法再拥有时,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再忘记。
                                ————《龙猫》

——————————tbc——————————
         这就是开篇啦☆其他人估计会出来的吧☆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aph

评论
热度(5)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