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原创 521贺 仏英】A story that belongs to us

       日常短篇,非国设,其他人会出现,但主要的还是DOVER组☆
——————————————————————————————
       有的人浅薄,有的人金玉其表败絮其中。有一天 你会遇到一个彩虹般绚烂的人,当你遇到这个人后,会觉得其他人都只是浮云而已。
                                ———《怦然心动》

        “哈哈!你们这群蠢货!我说过,你们是打不过我的!”

        “够了!快闭上你的嘴巴吧!”,弗朗西斯凄惨地哀求着上帝能够开恩让亚瑟停止他滔滔不绝的讽刺,“求你,亲爱的小亚蒂。哥哥还不想英年早逝呢。”

        噢,糟糕透了。

        弗朗西斯拽着不肯离开吧台一步的亚瑟,内心充满了不符合他年龄的愁苦。

        要知道,他上一秒还待在洁简的画室里跟可人高谈科特的画作——下一秒就被来自手机那边的通话叫去顶着无数人愤怒的目光站在吧台边看亚瑟举起斟满朗姆酒的杯子。

        ——等等,亚瑟要干什么!

        弗朗西斯从自己的世界猛然回神,抓住准备一饮而尽的亚瑟的手,轻柔地掰开紧抓酒杯的手指。他笑得很温和。

        “亚瑟,别喝了。”,他将酒杯高举在亚瑟拿不到的地方,“我们回去吧。”

        “凭什么!”亚瑟不满地嘟囔着张牙舞爪地去够。

        弗朗西斯认真地思考了几秒,在亚瑟快要拿到时平静地直视祖母绿的双眸。

        “弗朗吉*想你了。”(*注:亚瑟和弗朗西斯一起养的波斯猫)

        他不由分说地将酒一口闷下去,替亚瑟结好账后背起后者。推开挂着一串鸢尾花风铃的玻璃门,离开了还在奏响《Love yourself》的酒吧。

        “你为什么要带我走?”

        亚瑟的声音闷闷地从背后响起。

        弗朗西斯踏过路灯照于地的光圈,背后的光芒将他们的影子拉长映在人行横道表面。一辆保时捷潇洒地夹风从他们身边经过,几乎把他的回答一并带走。

        “……你是打着我的名号混进去的。还有,别再乱动了。会掉下去的。”

        他把默不作声的亚瑟放在架于草坪的装饰木椅上,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肩膀。

        “喂……你也别生气了。”,他长叹一口气走向低着头的亚瑟面前,坐在后者身边,用类似于哄小孩子的语调轻声说,“我知道不对啦。可你也不能喝太多酒啊……尽管你酒量不错但是酒品差……”突然,亚瑟蹲在他面前,清澈的双眸眼神涣散,这使弗朗西斯未说完的话就如此吞入腹。

        双唇微张,亚瑟的鼻尖碰上他的。柔软的触感和浓重的酒气让二人的鼻息混在一起。

        “嗝。”

        混杂着多重高浓度酒味的气息在刹那间布满弗朗西斯的面孔,让他也不由得有几分醉酒的预感。在亚瑟即将扑到草坪上时弗朗西斯及时的拦腰截住他,混合着胃酸的味道从他身旁散发。

        “噢,老天。”,弗朗西斯强忍反胃的欲望,心疼地伸手拍了拍亚瑟的肩膀,“你是喝了多少啊。”

       “少……说……费话!……”

       亚瑟断断续续的话音后面紧跟一段让人揪心的呕吐声。

         “好好……”

                                                                                               
        弗朗西斯觉得自己一定是欠了上帝什么债务,才会让他在圣母院散步时遇到了举着本食谱的亚瑟。

        “……嗨……呃……您好啊……”

        还有让亚瑟与他搭讪。

        “这该死的单词……我是说,它是什么意思?”

        更何况,亚瑟还那么混蛋的脸红了。天哪,不知道他那时有多可爱。

        “‘保鲜膜’。”,他好心地将整句话解释给羞愧的要钻地底下一样的亚瑟,“连起来就是‘在杯口附上一层保鲜膜’。”

        “好的,非常感谢。”,亚瑟串起来念了一遍以后郑重地向他道谢,“那么,我做好了就一定会给您送过来的。”

        “小事一桩,不必在意的。”

        转天,依旧风和日丽,他在那时才明白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您在蒸的时候……没有撕开保鲜膜吗?”

        他勉强将口中苦涩的流体食物咽下去,侧头朝亚瑟吞了吞泛酸的口水。

        “……可,书上没说啊……”

        弗朗西斯抓住亚瑟匆忙翻书的手,眼神有几分与米开朗琪罗在雕刻大卫时的神色相像。

        “您……从没做过饭吧?”

        亚瑟也至今能够清晰忆起,在他点头时弗朗西斯脸上了然与惊吓混杂的滑稽表情。
                                                                                                
        说起来,他们也够奇怪的。

        弗朗西斯将已经沉浸在修普诺斯*(*注:希 腊神话中的睡神)羽翼下的亚瑟背起来。踩在砖头做的路上还在想,如果他们不曾相遇的话,如果亚瑟没有将安东尼奥无意识的讽刺放在心里的话……

        说起安东尼奥,他才想起亚瑟由经 济系教授改为学厨的开端。

        “俺只是说了句‘你这辈子大概就只能和计算打交道了吧’而已啊……”,安东尼奥在地球的另一端无辜地跟好友诉苦,“连比这更窝火的话俺都讲过,天知道他为什么就和这句杠上了。”

        那么这是从哪里出错了呢?

        命运又是从哪里开始偏离了它原本的轨迹呢?

        说不准,真的说不准。

        按照原本的规划,弗朗西斯在如今应该和一位有着金色长发的姑娘喜结连理,并且都有了爱情的结晶了。

        而亚瑟应该是在海的那一边和他的折耳猫一起找到了能够诞下子嗣的异性。

        那将会是多么的幸福美满啊。

        可是,命运就偏偏和上帝一起跟他们开了个玩笑。

        让亚瑟.柯克兰遇上浪漫温柔的弗朗西斯,让弗朗西斯碰上了严谨可爱的亚瑟.柯克兰。

        有时命运就这么奇怪,丘皮特也会偶尔任性起来。

        让两个连学历与世界观毫不相关的人相见,相恋。

        尽管有争辩,有吵架,但最多一天,就会和好。

        甚至不用说,就能知道他们都拥有什么。

        赖谁呢?

        赖不了谁阿。

        弗朗西斯笑了,听着身后平稳的呼吸声,自己由心而生一种安心与满足的情感。

        谁叫他们爱上了呢。

        We may bend,won't break.
        But got no one else to take.
                              —《The Love We Got 》
———————————tbc———————————
        可能会有些ooc的迹象。见谅啊☆
       
     
       

评论
热度(5)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