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aph 百合组】卢卡谢维奇侦探先生

            *《IMMORTALS》的分支——事实上也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可以单独算一篇文了,所以就当做另一个中长篇写了☆                                                                                 主西皮是百合组(友谊向),还有BG百合组,剩下的西皮会在出现之前提醒的,另外出场人物(是aph的,不需要太过担心会有真正占用主线的新人物出场,即便有,也会提前提醒的)有些多,请见谅。              
          
           Chapter 1       号称侦探的奇怪室友   
 
    “这么说,你是打算长期住下去了?”    
    屏幕对面的好友朝准备解释一番的托里斯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做过多解释的。                   
    “只是,我比较担心你的住宿问题。”,好友用食指将眼镜托到鼻梁处,“毕竟人生地不熟的……要不我在网上帮你看看?”他放下手中的试卷,透过冰冷的机器传出的语音依旧不减丝毫的关怀。           
    “谢谢你的好意,但不用麻烦了,爱德华。”,托里斯把铺在床上的衣服叠整齐放进行李箱里后,站起来拉伸着筋骨,“我已经找到了合适的房子了。”他顿了顿,转身向屏幕笑的开朗。“那里很不错的。”,托里斯声情并茂地径自说起来,“风景优雅,离学院近,而且最重要的是非常的安静!”        
  “那真是太好了。”,受到托里斯情绪的感染,爱德华被书本压抑着的心情也开朗起来,“真好,祝你在那里也过得愉快。”但很快,这种令人感到舒适的气氛被一阵嘈杂的声响所打断。        
  “爱德华?” 托里斯确信那声音绝不是来自自己这一边,他疑惑地看向自己的朋友。          
    爱德华皱着眉头说了什么,不过全部被愈发变大的噪声盖住传到托里斯这边时已是不清了。他的好友烦躁地举起那本堪比牛津词典厚度的资料书在空中随手挥几下,终究还是放下在电脑旁。            
    托里斯木楞地见爱德华满脸写着抱歉二字地关上电脑。他缓缓摇头,再凝神望去时只看到能映出倒影的黑屏幕。            
    愿神保佑你,我的朋友。他在心里默默地为好友祈祷。因为托里斯模糊地听到爱德华那边的噪音中夹杂着一些人高昂的惨叫。        
    他轻叹,无言中把发热的手提电脑收好和毛巾一并放进李箱中的一角。      
    床头柜上的手机闪动着奏响《彼得与狼》*舒缓的前奏。            
    他在把唯一剩下的刷牙杯塞进鼓鼓囊囊的行李箱中,确定拉上拉链后不会发生别的事情的前提下才接通已经演奏了一大半音乐的手机。   
   “您好,这里是托里斯.罗利纳提斯。请问您是哪位?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这里是爱丽丝——托里斯你以后再接电话时记得看看来电显示,不耗费几秒的。”                   
    听到电话那端女音熟悉的数落,托里斯只能无奈地笑了。                                            
   “好吧——你又没听进去。”,爱丽丝迎风深吸口气,右手紧握着方向盘,在遇到一个十字路口时猛的打出漂亮的漂移,“我正往你旅店的方向走。”呼啸的风声几近要卷走她的声音,她摇头让后脑勺的马尾辫不扫到脖子。
    托里斯依稀听见爱丽丝那边警 车的声响。他大概能想象到她开着大红色的法拉利奔驰在平坦的柏油路上——身后还跟了几个警 察。可真是潇洒!         
    他认命地从风衣口袋里掏出皮质钱包,对着里面少的可怜的票子又一次深深地叹口气。    
    果不其然,当他到达门口时看到的情景与自己所设想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嘿,伙计!你来的可真慢,赶快和这些麻烦的交 警说清楚吧!”,爱丽丝大声招呼着让想要掩面离开的托里斯注意到被麻烦缠身的自己,当然,她非常聪明的没有用英语,“就算帮我一个忙。”她俏皮地向托里斯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           
    托里斯心是很软的,这个弱点他身边的人们都是知道的。即便是在他的情绪很激动时装装可怜还是能够得到他的原谅。这件事也不只一个人知道了。很久以后爱丽丝在酒馆举着一杯尼克罗尼对他侃侃而谈:“……第一印象嘛……就是‘看起来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啊……严肃的可怕呢’这种人……不过相处久了还是能明白你是个温柔的人呢。”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别触及到他的底线。
   “好吧……”,托里斯松开行李箱,从钱包里肉疼地掏出几张纸递到交 警手里,“这是罚款,很抱歉麻烦您们还要走一趟……”接过罚款的人闷哼了一声,啰嗦地教训爱丽丝,把一张写着条子的纸递给她就乘车离开了。
    爱丽丝在见交 警远去,回头小心翼翼地瞥了眼托里斯。 “我知道错了。”,她转身毫无预兆地朝受到惊吓的托里斯鞠躬,“下次不再犯了!”即便托里斯扶着爱丽丝的肩膀让她站起来也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
    “没事,我都习惯了。”,托里斯不在意地摆手,搀扶住爱丽丝的胳膊让她起来,“你别这样,我倒是怪不习惯的。”他腼腆地笑着回头打算继续跟爱丽丝叨叨两句就发觉他的行李已经被爱丽丝放进后车厢。
   “上车。你要去哪我送你。”,爱丽丝豪气地靠在法拉利的车门处,“全当对你的歉意了。”她挥手让托里斯坐到副驾驶,自己钻进车里的驾驶座。
   “噢,对了。和你说一件事。”,爱丽丝在十字路口等绿灯时突然的对旁边玩手机的托里斯说,“我家要我过去,今天下午的票。估计很长时间都回不来了。” 
   “嗯,然后呢。”                                          
    “所以这孩子就交给你了。”,爱丽丝像是提醒一样摁了摁汽车喇叭短且响亮的嘀了一声,“我记得你是有驾驶 证的吧?”她侧过头看向诧异中的托里斯。  
    “有是有……”,托里斯捡起手机继续玩数独,“你要交给我也可以啊。”                                              
   “不是‘交给’是‘送’,就当我提前送你的生日礼物。”
   托里斯的手机又一次掉到了脚下的羊毛毯。             
                                                                                               
    菲丽安娜缩在沙发里看液晶电视里播着的恐怖片,明亮地绿眼睛死死盯住昏暗的屏幕,往嘴里塞薯片的速度随着主人公的脚步声越来越快。                       
    恍惚间,顶着一张五官模糊,七窍流血的脸猛的占满整个屏幕。菲丽安娜的呼吸一窒,声带就像被人压住一样发不了丝毫声音。                                       
    门铃不适宜的响起了。                        
    菲丽安娜近乎跳着离开沙发,狂奔至玄关处仓惶地打开大门。一抬眼,撞入视线的不是什么面目全非的魔鬼,而是长得简单干脆的俊俏男人。          
   “您好……请问您是菲丽安娜.卢卡谢维奇女士吗?我是托里斯,就是网上要租您房子的人……”,托里斯拎着行李箱关切地向眼前面色发白但是很漂亮的娇小女人发出自己的询问,“您……看起来还好吗?”他担忧地多多观察这个看起来要比他小上很多的女孩。             
    “罗利纳提斯先生吗?请进吧。”,菲丽安娜与托里斯进行握手后请他进到客厅,本想秉地主之谊把托里斯的行李箱帮忙拎着,却不想被后者委婉的拒绝了,耸了耸肩,打开电灯,“可能有些乱,请不要介意。”她走到落地窗那里把窗帘一把拉开。      
    阳光因为失去障碍物的关系一股脑地涌入在房间里,让客厅的角角落落都充斥着温暖的气息,角落里的一小株紫罗兰开的正艳,为空气中独添份浓郁但不让人厌烦的香味。
    “说起来,您的合租室友在楼上,可以去看看他的说。他……怎么说呢……算了,不如您眼见为实吧。” 
    托里斯在菲丽安娜的话语中依稀明白了他的室友是个多么令人感到奇怪的人。对此,他不禁好奇又担忧起未来的生活。
   “您是做什么的呢?”,菲丽安娜醒悟一样地连连抱歉,“不,我并没有质疑您的意思……”她紧张地舌头都要因为微颤的话音而被牙齿咬住。
    “我能明白的,放轻松……叫我托里斯就可以了。”,他温和地笑着解释,“我是学语言系的,立陶 宛语。”
    托里斯平和的语气给她带来力量般的,菲丽安娜恢复到平日健谈的模样。“语言系?那可以做翻译工作!立陶 宛语……我记得你本人就是立陶 宛人吧。可真够狡猾的。”,菲丽安娜狡黠地向托里斯眨巴眼,快活地笑出声来,“不过说起来——我记得你原本修够了医学,为什么突然转到语言系呢?还从头学起。”菲丽安娜笑的差不多就停下了,包含困惑的目光直视托里斯清澈的眼底。
    “这是一个秘密。”,托里斯像想到什么一样低下头,双颊微红,嘴角洋溢着幸福,“抱歉我不能告诉你这件事。”
    “我知道了。”,菲丽安娜笑得和善,但当走到门前时她把食指轻靠嘴边,用另外那只手指向实木门,“我们安静一点。里面的大侦探在工作呢。”她的嘴角总是上扬的弧度,好似一只眯着眼睛笑的波斯猫。
   托里斯停下来,和菲丽安娜保持同一种动作趴在门边,听自己未来的室友与他客户的交谈。
   “噢,先生。请不要这样。你要相信我的话!我是真的看见有一个人,他或她,我不知道有没有脸,反正就是那么一个人,在半夜紧贴着我的落地窗,他在外面!”,那人似乎是在进行一阵比划后,喘着粗气坐回椅子上,“真的!塞恩也说他看见了!一摸一样!”
    闻言,托里斯侧头打量着认真旁听的菲丽安娜,没说什么。
    “你想多了。”,又有一种中性偏男的声音响起,语气慵懒的要命,“才不会发生那种虚幻的事。事实上,这件事简单到你是不必找我的。”
    “怎么会!”
    “这么说吧。”,他的室友抽出一张纸,拿着笔在上面一番写写画画,“……你看,以你的意思你是住在一个这样的居民楼没错吧?”
    “是的。”
    “那么……你看,可以利用一些小道具来做出你说说的事情,当然,不排除用爬上去的。”,安静地能听见笔落在纸上的声音,“不过还是这个可行性更大点。”
    “那我该……”
   “按照这个方法,你就可以找到凶手。”,两个人依次站起来,托里斯连忙抓住菲丽安娜的手躲到一旁没被那个二十多岁却看起来很沧桑的男人发现,不过他身边看起来较小的金发青年倒是平静地瞧了一眼。
    “相信我。”,他挡在托里斯二人以前,拍了拍那人的肩膀,“绝对不会错。再见吧,再见。”他与后者仓促地握了一下手就下楼目送那人的离去。
    “刚刚那位是……”,托里斯起身被菲丽安娜引进屋子里,他有些局促的站在正中央看姑娘闲适地给茶壶里添热水,“我指的是那位看起来比较小的先生。”
   “坐啊,这是你以后要住的地方,就没必要太客气了。”,菲丽安娜给托里斯递上一杯茶和几块曲奇,“如果你是指那个绿眼睛金毛的家伙,他就是菲利克斯。”
    “是吗?他看起来很厉害。”,托里斯回想了一下,煞有介事地点头,随即对小口喝茶的菲丽安娜说,“他好像看见我们了。”
    “没关系。他习惯了。”,菲丽安娜神色不变,她拿起一块铺上满满一层糖霜的曲奇轻咬,“不用太过在意的。”
    托里斯径自绕着房间周围晃悠。
   卡其色的壁纸衬托红砖壁炉也不显突兀,旁边落地窗的大理石窗台上摆放着一些乐谱和算草纸。窗旁是巨大的复古书柜,上面的书有很少一部分是他眼熟的。对面,也就是菲丽安娜坐的地方依旧是皮质沙发。
    还不错,他当时是那么想的,毕竟整个房间的设计与他的审美并不违背。
    直到后来托里斯才知道这一切浮华背后的腐朽,明白了自己那时有多好骗。
    菲利克斯推门而进,他环视一周后死瞪着托里斯坐回单人沙发。
    “请……请问……”
    菲利克斯高傲又冷漠地坐到单人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双手交叠靠在鼻尖。
    “我是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他秉持着独有的不可高攀的气质,开口如同宣告一般,“大部分人叫我卢卡谢维奇教授或卢卡谢维奇侦探,你可以叫我菲利克斯。”他挑眉看着菲丽安娜凑到托里斯旁边说了句话。
    “放轻松。”,菲丽安娜低声对托里斯说,“他只是比较怕生。”她朝托里斯了然地笑笑。
    “能理解。”,托里斯明白原因后朝快绷不住的菲利克斯礼貌地含笑说,“我是托里斯.罗利纳提斯,叫我托里斯就可以了。”他毫不在意菲利克斯落于自己身上的视线。
    “你这个人很有趣。”
    如果此时的托里斯提前知道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他大概是不会保持着从一开始谦逊友好的态度,就不会来到菲丽安娜的家里,就不会见到网上的租房广告那里记下号码打过去……不,也有可能在起初时就明白的跟导师说清楚而不是漂洋过海来到这里开启日后与自己二十几年所经历的截然不同的生活。
    可惜的是,没有如果。                          
    “谢谢。”               
      ——————————tbc———————————————
      这就是开篇,确定能接受吗?能接受的话就和我一起看这孩子成长下去吧☆
      可能会ooc
      *《彼得与狼》前苏 联作曲家普罗柯菲耶夫的一首交响乐童话,虽然有些幼齿,不过很好听。值得推荐。对了,这首曲子对于抑郁症患者也许有些帮助(大概吧)。
       另外说一下,这是唯一一篇会让我产生随时弃坑的文。

评论(4)
热度(6)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