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曦孤】此情是我埋(8)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梦间集
*现代架空au
*不虐的,信我QAQ
—————————————————
   枪哥跟枪哥之间还是有区别的,尽管他们都嫡属枪者职业。

   曦月跟千机伞全选择的是枪手系的枪哥,千机伞的角色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来了,曦月那个不行。因为曦月套上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时装,根本看不出游戏角色原本的职业,再配上他玩枪哥的手法,活生生就是一个花里胡哨的彩笔。

   大佬总会有失误和不熟悉的地方。譬如说有回归一在借秋水的号直播的时候,没意识到秋水的后跳键跟他设置的后跳键是反着的,他本来是打算如何用后跳躲技能的,结果一滚轮过去,撞死在对面真武的斩无极上了。

   比如说青光有次散排,跟木剑排一起打22刷分。彼时木剑正一边打游戏一边刷卷子,青光本来说要不木剑躺尸他1V2好了。木剑觉得这是在藐视他的实力,当然不干了,于是他们上战场时木剑手癌把W蹭成了A,人物角色如一阵风一般掠过对面的人扬长而去,他们错失了胜利的机会。

   知道为什么那段时间木剑一上线就会接到青光的仇杀了吧?

    综上所述,曦月认不全全职业的技能,还是可以原谅的。而他们此时差不多找回来上手的感觉了,千机伞那边跟他们一样都是满血外加全技能,摁住小轻功刚想扑上去一决生死——没料到此时嘎嘣一声。不只是电脑屏幕,连带着整个房间都黑了。

   “这是怎么回事?”叼着百奇棒的“恶煞之舞”(注:曦月的绝杀技能名,也是前言假装曦月女朋友的姑娘)模糊不清地问道。

   外面的天色干净的跟块被洗干净的黑缦布一样,楼层灯火通明,广告牌的霓虹灯绽放出绚丽的色彩。“跳闸了?”,曦月先是喃喃,随即冲孤剑跟“恶煞之舞”低声说道,“你们先待在这里,我去问问别人。”他说完,就收拾收拾东西,阖上门离开了。

   无论在哪里,午夜的空气都还是带有寒意的。曦月搓着手,往手心里吐哈气来取暖,不经意恰巧撞上面前的人。面前的人依稀穿着西装,曦月扫眼后本想不好意思地打声招呼,不料他们开口的频率相同,只能挠头不禁失笑。

   经过番友善的交谈,原来面前的人正是奔走相告的服务员,他正打算告诉曦月他们这个楼层旅店突然停电的原因。“说到底是为什么啊?”,曦月抱胸对服务生出声问道,“我刚刚还正打着竞技场就没电了——”他的话还没说完,服务生连连点头说我理解,我理解,因为我刚才也因此GG了。

   闻声他们抬眼,相视而望,顿生惺惺相惜之情。

   都是同一悲剧的兄弟,他们很快就放下了隔阂,开始说起正事来了。“哎,说来惭愧。”,服务生摇头叹息缓缓道,“此事完全是因为老板娘家的熊孩子一时手欠拉坏了闸门,才导致旅店全面停电的。这番老板娘命我上楼奔波,也是为了转告给各位客人今天的住宿费全部都因为这事免去了……哎,都是那个熊孩子的问题啊,也不知道这回我要被队友喷成什么样子。”他这般娓娓道来起承转合,曦月也没了方才游戏被打断的怒气冲冲,反而同他一起慨叹熊孩子的无心之过所带来的影响是有多恶劣。

   说到最后,曦月有点渴了,这才想起还待在房间里的孤剑跟“恶煞之舞”。“好吧,那先这样,不打扰你继续工作了。”,曦月对服务生道别,“再见吧,我想我明天应该能看见你的。”这话怎么说怎么不对味,然而曦月已经把话说出去了,他索性就一条道上走到黑了。

   “好的,祝您旅途愉快,晚安好梦。”,服务生羞涩地笑了笑,“不过你说得可真像鬼故事。”

   闻言,曦月不可置否地耸肩摊手笑了笑。

   把噩耗带回屋子,孤剑没什么反应,“恶煞之舞”抱着枕头在床上哭天抢地。“啊?所以就因为熊孩子的手欠——”,她浮夸地抽泣了下,“我们就得承担这些本来不属于我们的惩罚么?!”不得不说,她的语气阐述得还是很到位的,把那种来自心底的苦闷全部宣泄而出。

   而孤剑依旧没什么反应,如果多喝了杯茶也算的话。

   对于这番动静,曦月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哎呦喂,你可小点儿声吧,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在哭似的。”,随即他忽然想起一事,偏头对“恶煞之舞”问道,“啊对了,你的充电宝还剩下多少电?我估计这停电至少得要一晚上。”“恶煞之舞”听后果真不哭了,欲伸直手臂一把拉过书包——够不着,孤剑就手帮她把书包给她,她拉开拉链,从中翻出块黑长黑长的长方体,长方体是圆角的。

   摁开开关,开关上面正对着明晃晃的三个亮灯泡。“还有三格。”,“恶煞之舞”顿了顿,好心解释道,“我的充电宝一格电可以充满两部手机。”她说完,在两双好像登时泛着晚上星河般光亮的明眸注视下,缓缓将本欲放回背包的充电宝放在床上。

   “那我就放心了。”,曦月找准角度躺倒在孤剑后面的床褥上,头埋在枕头里掏出手机,“再多问一句,有流量包么?”

   “……没有。”“恶煞之舞”可以的迟疑了两秒才回答曦月的问题。

   即便知道真实答案,曦月也丝毫不在意,他只是感叹到连手游都玩不了了,真是悲催。随即无聊地在床上乱滚,一滚滚到孤剑身边,正好瞅见孤剑夹杂在头发里的黑色耳机。

   闲的没事干,折腾别人吧。“孤剑,孤剑。”,曦月拽了拽孤剑的衣角,孤剑闻声摘下耳机不解地低头看向曦月,“孤剑,你在听什么歌啊?”曦月趴在床上对孤剑问出声道。

   谁能料到,孤剑给出的却是另一种回答。“对你很重要么?”他偏头问向曦月。

   不远处听完全程的“恶煞之舞”拔掉单只耳机,忿忿不平地对曦月说。“嘿,曦月,你为什么不过来问我听得是什么。”,“恶煞之舞”佯装委屈地对曦月说,“你是不喜欢我了么嘤嘤嘤。”随后她向身边干呕了一下。

   “圆润地离开我视线吧。”,曦月笑骂,“你耳机里播放的耽美广播剧我都能听见了。”

   此话落下,“什么是耽美广播剧”这句话孤剑还没问出口,“恶煞之舞”朝曦月吐了吐舌头,戴回耳机美滋滋地沉浸在中抓的海洋中无法自拔。曦月看回孤剑,灿金的双眸莹莹泛着光泽,孤剑只能歪头拔掉单只耳机,把耳机塞进曦月的左耳内。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
   
    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有的爱像大雨滂沱,

    却依然——相信彩虹。”(注:《追光者》)

   入耳的便是这些,干净的女生配上悠悠的旋律,仿佛往曲中注入了不一样的感觉,然而曦月的关注点却不在这些上面。“没想到你居然喜欢听这种类型的歌。”曦月惊讶不已,尽管他表现的有些浮夸。

   闻言孤剑冷冷地瞟眼他。“……不然你以为我会听什么歌?”之后他会后悔自己多嘴问这句话的。

   “像类似于《大悲咒》啊,《阿弥陀佛》之类的。”,曦月振振有词地说,“毕竟你看起来就像一个佛系青年的么。”

   没想到,曦月这句无心的话同样勾引孤剑久存心中的另一个问题。“‘佛系青年’?那是什么?”,孤剑蹙眉疑问道,“好多人都这么跟我说过。”他探究的目光落在曦月身上,曦月少见地沉默了。

   “这……”曦月无话可说。

   就在此时,“恶煞之舞”关掉手机,冲他们说。“嘿,孤剑,你们在听什么啊?”,她对他们莞尔道,“我也想听的……要不要外放呀。”而曦月瞧了眼她身边闪着诡异的光的充电宝,打心底觉得“恶煞之舞”是因为手机没电了才会找上他们的。

   当然,孤剑没想那么多,直截了当地答应了。“好啊,没问题。”他说完,没等曦月阻止,已经一把拔掉耳机了。

   速度之快,想阻止都阻止不了。

   不愧为母单(注:自打在母胎单身)至今。

   好巧不巧的时,此时已经切歌了。

   “那时你说的

    我们天作之合,

    然后怎么了

    被时间捉弄了,

    面带微笑的

    乘不同的列车,

    假装过头了

    心里满满的苦涩,

    现在你的另一半呢

    是否会更深刻,

    现在的我却是孤单着

    一个人,

    当我唱起这首歌

    我又想起你了,

    还记得那年

    我们都很快乐,

   当我唱起这首歌眼泪不听话了,

   才发现你是最无法代替的。”(注:《当我唱起这首歌》,这首歌真的特别好听,真的,强推歌跟MV)

   听着听着,“恶煞之舞”倏忽间突然地叹口气。“你们这是……”,她皱眉细细思索,才犹犹豫豫地说,“这是立了一个FLAG啊。”她说完后,恨铁不成钢地瞟了眼他们。

   不知道是真没听懂还是假装没听懂,孤剑的表情的确挺不知所云的,眨巴着眼睛,眼睛仿佛会说话,而“恶煞之舞”却没了心情解释。“……我还是更喜欢《离人愁》这首歌。”曦月摸着下巴颏评价道。

    “恶煞之舞”翻了个白眼:“《烟花易冷》了解一下?”

    听后曦月愣了愣,随即脸色有点奇怪。

    这个房间里,唯一不能快速融入话题的只有孤剑。

    也是很心疼了。

    俄而曦月注意到“恶煞之舞”的手机屏幕略过道熟悉的身影,来了兴趣。“你在看什么?”他对“恶煞之舞”询问道,而这句话同样引起孤剑的注意。

   “恶煞之舞”老神在在地把百奇棒当做烟叼着。“你们的应援视频。”,她自中间咬碎百奇棒,“不是快到竞技赛了么。”虽然说着,眼神却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对此他们的态度都不一样,孤剑选择陷入沉思,而曦月。“我的应援视频……?”,曦月先发出声疑问,“不对啊,现在没WIFI,你就这样看视频不怕瞬间欠费?”他好不容易动了善心关怀一下,谁成想人家根本不领情。

   百奇棒被咬碎的声音。“年费免流卡,了解一下?”她这般自豪地说,倒令曦月有些尴尬。

   曦月后悔多问那么一句话了。
————————tbc————————
《当我唱起这首歌》真的很好听,真的!剧个透此情是我埋最后的结局跟这首歌有点像,在这里立个flag。
最近肝原创小说跟游戏肝到秃2333还围观吃瓜吃到饱。
今年还真是神奇的一年2333
前文请走“此情是我埋”tag↓

评论
热度(9)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