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曦孤】此情是我埋(7)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梦间集
*架空现代AU
*在游戏被捶到怀疑人生
—————————————————
   “那么怂还爱BB,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

   “靠靠孤剑孤剑孤剑你干嘛不奶我你是延迟飙到太平洋了嘛!”

   “曦月你是来花样马术表演的?”

   “次奥别说我,你信佛么,为什么不杀人?”

   “奶了……我被对面加debuff了。”

   “孤剑——”

   “别嗷了用刀断(注:《五剑之境》刀客角色基础技能名称,可以暂时斩断debuff链)!你的刀断是留在技能栏里做摆设的么!”

    “哦,忘了。来吃阿爸的大宝刀!”

    “曦月,别祸害我们了。请你就在复活点休息吧,谢谢。”

   “这么嫌弃我……”

   “不不不,我只是嫌弃你玩的枪哥。”

   每个网游圈……不,是每个圈子都有条奇怪的定律。那就是大佬不一定会认识渣渣,但大佬肯定会互相认识大佬,甚至衍生成大佬之间再次形成一个崭新的圈子,我在这里命名成大佬圈。

    这是我的亲身感受,我在这里总结一下。

    所谓大佬圈,顾名思义,就是全部由大佬所组建的圈子。有商讨游戏手法的,有互相学习画功的,有相互促进文笔锻炼的,总而言之,混大佬圈的成员都有个共通点,那就是都是大佬。

   几个大佬聚在一起能干什么呢?当然是共同促进自己与圈子共同发展。然后又遇上几个大佬或是带起几个大佬,他们又聚在一起,又开始共同为自身实力水平提高与整体圈子的氛围做出努力。

   这,我就称之为大佬效应。

   为什么说到这件事呢?因为这事跟曦月与孤剑有很大的关系。

    众所周知,曦月跟孤剑也是大佬,还是PVP人头狗大佬,在竞技场遇见能被对面的满级彩笔进图瞅见ID就跪下叫爸爸的那种大佬。他们现在刚从KTV魍魉线下聚会回来,回到宾馆闲着没事干。

   那干什么呢?当然干回老本行喽。

   故此,他们向柜台借来三台延迟能飙到北冰洋到热带两个来回的笔记本电脑,下载五剑之境客户端,刷竞技场砍人泄愤。关键一昧砍小白被人叫爸爸对他俩而言太无聊,而且万一泄愤过程中碰上熟人就更尴尬了,因为他们又不是为了刷分来的。

   “恶煞之舞”(注:曦月刀绝杀技能名,前文顶替曦月成为恶煞之舞与女朋友的妹子)操作不至于被人称为菜鸡,但也够不到被人成为大神的水平,她顶多半桶水在空中晃荡。反正她是个外观党又不是跟输出飙上了,实不实力无所谓啦。

   由此,她是他们之中唯一一个不需要换号的。

   为了增加难度,曦月提议他和孤剑都换成不是熟悉职业的账号,他的提议全票通过。曦月换成了枪哥,威风凛凛的枪哥,玄甲映着光泽的枪哥,拿把枪比在身后的枪哥。

    孤剑被曦月跟“恶煞之舞”联合推举上峨嵋大奶这个职业,美其名曰在竞技场挥洒汗水是需要后排奶妈爱的供养。结果他赫然发现峨嵋仅有御姐跟萝莉。竞技场太危险,萝莉不合适,那么只能玩御姐了,他黑着脸点出角色界面,一阵敲键盘输入游戏ID。

   为了迎合小号,他的ID叫“我不是孤剑”。

   为了迎合小号,他的ID叫“曦月”。

   是的,没多少人知道“刀之恶”(注:曦月刀的普通技能名字)的真名是曦月,正如同没人知道“恶煞之舞”是曦月买来的小号。

   还转职业了,转成刀娘。

   他对刀客这类职业怨念真深。

   他们就这么在竞技场的地图相遇了。

   他们的YY房间号是由“恶煞之舞”建的,名字叫“粉红的胖次”。随后他们意识到队友都在身边要个巴拉的YY,YY的房间就暂时作废了。

   他们的队伍名称是由曦月起的,曦月为了迎合他们开小号怼竞技场的初心,起的名字叫“惹我咬死你”。孤剑嫌太凶了,怕吓到对面小姑娘,曦月就把队长转交给孤剑,孤剑打上“竞技场怼人”几个字。

   大佬,这更凶好不好。

   碍于孤剑是他们队伍里唯一的大奶,他们就啪嗒啪嗒跑去一起打33组排位。曦月的运气跟他的发色是反比,有了曦月的前例,“恶煞之舞”将队长再次转交到孤剑手上,由孤剑去排位。

   结果手更黑,第一局就对上青莲工部跟无剑。

   不凑巧的是,青莲跟工部是知道曦月真名的少数人里之一。

   过程?回头再看看开头的对话。

   最后的胜负?曦月被青莲在微信里哈哈哈了一晚上。

   孤剑对于这把颇感内疚,即便没人明说,他依旧觉得这次失败里面有很大成分是因为他的关系。不得不说,他的直觉还是挺准的。

   让一个玩暴力输出流的人玩奶,居心何在?

   曦月跟“恶煞之舞”当然……不能说孤剑啦。人家玩的是奶妈小姐姐。奶妈小姐姐不开心就放养懂?欺负奶妈小姐姐人家换心法用暴力输出怼到叫爹懂?这些事孤剑做不来,他们看在孤剑努力过了的份上,把锅平摊推到对方的身上。

   比如说。“曦月你眼瞎?玉女素有定位都能甩空!”

   再比如。“恶煞之舞你跑个AD钙奶?现在我追着找你要奶好不好!还跑显你腿长啊?!”

   诸如此类,不减反增。听得孤剑贼拉尴尬,却又不能明说。

   说到职业,必定得说到技能喊话。

   孤剑的技能喊话是这样的。“奶了”,“知道了”,“在奶的路上”以及“我被对面加debuff了”。

   “恶煞之舞”的技能喊话用得是原来曦月的,她瞅着还行就没改。“吃爸爸的宝刀”,“砍断你的藕”,“栽了只菜狗子”以及“对面全都是菜鸡”。

   曦月的……不想说,反正参考上面自行体会。

   他们打起竞技场,基本跟以往的大神风格说拜拜,在房间里一个个叫得比暴躁老哥还暴躁老哥。哦,对了,除去孤剑。

    他们连跪好几把,跪倒从两千跌到个位数,带他们队上分的人从曦月跟孤剑转移到“恶煞之舞”身上。不止遇上一个队伍跟她说,嘿,妹子,别跟枪哥跟大奶了,跟我们吧,我们带你上分带你飞。一般这种人,出了图就被转上账号的曦月一顿连控加暴击,捶到装备都红了,捶到头都飞了,再轻飘飘甩句“真是水”再离去,深藏功与名。

   反正这是他的号,不怕得啦;反正都打不过他,随便造得啦。

    他们跪,连跪,在竞技场与地面亲密摩擦不止一回,总算摸清楚新职业的技能,恢复到以往的状态了。再次排上战场,对上的是日后颇负盛名的千机伞,冰雨跟灭神的诅咒。灭神的诅咒……尽管速度慢,但是技能从来没有落空过,甚至连孤剑下一步会跑到哪里都计算得一清二楚,脑子实在厉害透顶。

   冰雨么……“次奥!真特么烦!”,“恶煞之舞”少见地抛弃以往梳理的淑女人设破口大骂道,“这烦也就算了,垃圾话我也认了,怎么说出来的技能还跟打出的技能对不上号呢!骗我读CD?我会让你得逞……次奥,孤剑你等着,我立刻给你报仇!”就是这样。

    至于千机伞么……跟曦月对上了。千机伞手速快,千机伞技术好,千机伞的风格太多变了实在不好判断。曦月纵使没听过千机伞的名声,但总会是认真地对待这个对手,他们之间的战争,甚至连国骂都没时间蹦出来,全部精力放在与网线对面的人一决雌雄上了。

   战场是在华山论剑台,就是有很多柱子的那个。论剑台最折磨人的就是柱子跟高度,柱子卡视角,一不小心就莫名其妙的死了,就是因为人家在对面看的见你,而你卡视角看不见人家,结果一个基础技能就嗝屁了你最后的一丝血皮。还有就是高度,论剑台在山上,高山上,平面望过去全都是云的山上。还好系统有良心的一点就是它是让你直接传送到场地,而不是让你跳上去,不过论剑台周围没有任何空气墙,你要是栽下去了……就栽下去吧。

   反正也凉凉了。

   至于为什么他们这些新开的账号都能进入竞技场愉快地摩擦,原因不是策划终于大发慈悲听了万人血书改变糟糕的好像枣糕的制度。而是一句话——商店精品直升丸,你,值得拥有。

    从来没有用过直升丸,只沉浸在剧情跟玩法上的孤剑表示他被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千机伞的武器是银武,不是橙武,还是自制版银武,这令曦月多少感到有点震惊。毕竟自制版银武还是在60年代的事情,现在90年代了,自制版银武的地位早就被外观取代了,而且制造银武所需要的精力与钱财绝对不亚于任何绝版外观的价格。千机伞是老玩家,曦月心里隐隐有了计量,而且大抵应该是回归的高玩,就是不知道他当初用得账号是什么……他记得他入坑的时候就在差不多60年代末70年代初(注:这里的年代设定是指在游戏里满级的等级“60年代”指得是满级等级是60级的时候,“70年代”同理),但根本没有听说过千机伞这号人物啊?于是他对千机伞身份的好奇越发的重了。

    论剑台不是最考验操作的竞技场地图,也是最考验反应能力与手速的竞技场地图。这点上,明显灭神的诅咒肯定跟不上,但是冰雨与他互补,加上他洞察秋毫的洞察能力跟精准的计算,以及冰雨铺天盖地的垃圾话,真的很恶心人。孤剑玩得是奶妈暴击流,角色的血皮脆到比PVE(注:玩家对阵环境)进竞技场还要脆,但为了迎合奶妈的属性,他的技能栏全都是奶。“恶煞之舞”的操作水平算中庸,在普通玩家那里还是有可能五五分,落在这群大佬中间,别说五五,能三七就已经是发挥很不错了。

   还得赖曦月。曦月人品太好,好到爆炸,好不容易缓回当初的水准,却上来就是对阵大佬。

   曦月警慎地看着对面的枪哥,千机伞发出节语音,系统自动点开,只听到句。“哎呦,少年,枪哥玩儿得不错啊,有意向拜我为师么?”声音很好听,声线有点耳熟,但曦月一时想不起来是谁,直到旁边孤剑那句“我被控了”,他才恍然大悟。

    念及此,他赶紧闭了麦。“孤剑,你有什么亲戚也在玩五剑之境么?”他出声问道,孤剑愣了愣,就因为这一愣,没躲开冰雨的三段斩,躺在论剑台冰冷的地面长眠了。

    “没有啊。”孤剑愣愣地回答。

   曦月白了他一眼。“还记得你上次见到紫薇也是这么说的。”他淡然自若地说道,手速硬生生飙到以往从没有过的地步,在他说完最后一个音节,他直接往旁边轻甩鼠标,甩出小个Z弧度,勉强躲开千机伞的押枪。

   “哎呦呵,Z字抖动,666啊大兄弟。待会完事儿有意向跟我切磋一把么?”

   “千机你别说别人,就说你你不是也会么?还说别人,我突然想PK了,咱们待会出图就去茶馆,来啊来PK啊吃我一击上挑!”

    “恶煞之舞”脸色绿得能当黑板,她差点就直接摔了手上的笔记本电脑。“我靠,能不能好好打啊?你有话干嘛非得现在说,为什么不能出了图再说?知不知道系统会自动读取语音消息的!还有冰雨是吧?你为什么非得乱报技能名!知不知道这对全队配合很成为阻碍的啊喂!”她没忍住,直接开得麦,结果孤剑刚拉她起来就被冰雨捅死了。

   “哎呦呵,刀娘居然真的是个妹子嘿,声音还真好听,不过我得跟你说你还是太嫩了我们都习惯了,是不是啊千机,是不是啊队长,还有——妹子拜拜,上挑!”

   “恶煞之舞”刚被拉起来就又躺了。

   “恶煞之舞”不希望拉他们的后腿,浪费孤剑的复活技能(注:峨嵋里特殊的技能之一,可以复活一个人,但用一次CD要读三十秒)

   接下就是孤剑跟曦月二对三了,输赢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双方实力差距小得可怕,看刷分貌似也是小号,这就很尴尬了。曦月跟孤剑谁也没多说话,直接绕柱开始拼策略跟默契。

   灭神的诅咒主玩奶,但是个暴力奶妈,这恰恰应了那句每个奶妈心中都有一颗暴力输出的心。冰雨是机会主义者,尽管他话多;手速贼拉快,尽管他话多;操作意识也不错,尽管他话多。主要注意配合一定要连贯,不能有一丝半毫,比如说犯下原地读CD这种错误,还是能浪会儿的。最麻烦的是千机伞,千机伞似乎是全职业发展的,但是他心脏,套路一大堆,注意套路的同时还得提防他那把自制的伞,反正老麻烦了,属于刷分时最不希望看见的人物之一。这是“恶煞之舞”查攻略时一眼看见的。

    “‘刷分儿时最不希望看见的人物之一’?有意思。”,曦月舔唇躲开上挑,“我还真想来会会他。”

    “冷静。”,孤剑淡然地说道,“注意背后。”

   说回游戏。一般玩竞技场的同学都知道,上地图先干嘛?砍奶妈,砍完奶妈刚DPS。但是暴力奶妈不一样,输出量比DPS还高。他们通常都很脆,只是“通常”,最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冰雨跟千机伞都是主动跑到灭神的诅咒身边要奶,而不是等灭神的诅咒追着他们喂奶。

    也对,毕竟靠灭神的诅咒那手速,喂到奶都凉了。

    那也得追着奶妈砍啊,不然一人一口奶还玩个巴拉拉能量啊。

    曦月没一昧追着灭神的诅咒屁股后面跑,他同时得会会千机伞。千机伞没机会招呼他波遮影步,在曦月用出抖枪的瞬间,他想都没想立刻翻滚加受身连带Z字抖动躲过抖枪,却因此跌下悬崖,曦月没刹住车险些差点栽下去,结果旁边的冰雨赶来把他给撞下去。

   幸好孤剑在临危前甩给他春风buff(注:可以暂时缓解一切不良debuff,有时效),他正要运用起好久没用过的枪手系空中移动加大轻功,谁料到千机伞用飞枪跃过他,正等在悬崖边。曦月未经思考在落地前赶紧甩下枪鸣(注:枪客暴击技能之一,瞬间伤害高达200%)来,再调整视角以前向身后立即押枪,全程仅凭直觉没有丝毫停顿。

   “‘押枪’?”灭神的诅咒疑惑道。

   “是啊。”千机伞原地起跳三段跳会论剑台。

   “哎呦,还有‘枪手系空中移动’这可是很少见的啊。千机你不打算说点啥?”冰雨躲过孤剑的小红拳(注:峨嵋基础攻击技能之一,不得提出快捷键),立刻反击幻影无形剑。

    “能说啥?说出对面两人的身份我怕吓到你们。”千机伞此话出口,曦月差点一个技能甩空。

   “是什么是什么?”冰雨甚是激动的给了曦月逆风刺。

   “‘刀之恶’跟‘孤剑’。”灭神的诅咒回答冰雨。
————————tbc——————————————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晓。
    欲知前情如何,请点击“此情是我埋”tag↓

评论
热度(9)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