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浮柳】恋爱三十题.10(上)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梦间集
*别兽耳了,小马宝莉设
—————————————————
10.戴兽耳(浮莉丝梦游小马国bu)

   阳光从窗棂洒进宽大的房间,窝在软床垫中央的浮生悠悠转醒,柔顺的棕色马鬓与马尾,白色的皮毛,金色的双瞳,跟印在屁股上那长着长鼻子的木偶头。他眨了眨眼,忍不住用手揉眼,却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双手变成了俩蹄子。

  “妈诶,我这是?!”浮生刷地起身,根据光的反射巴拉跑到落地大镜子旁边,彻底被镜中所倒影的印像震惊在原地。  

   一匹马,一匹白马,一匹天角兽。

   ……是这个名字没错吧?

   浮生视线从头顶的独角移到脊背的两翅膀,他试着活动,噗呤噗呤地双脚踏空,他飞起来了。他在房间里飞来飞去,就是下不去,干脆他收起翅膀,噗通头朝下栽在软垫上,脸挺疼的。

   他往后蹬地站起来,晃了晃脑袋,把毛晃蓬松,随即坐在原地回想任何可能导致这事发生的细节。估计他自己没意识到,他对于四脚着地已经颇为娴熟了。

   他记得,睡觉前唯一做得不同的事情就是在娃娃机里成功抓出暮光闪闪(或者说紫悦?管他呢),后来成为公主的那只。

   看来跟那匹马逃不了关系了。  

   正当他在原地苦恼不已时,门外突然响起轻声扣门的声音,他只好暂时放下自己心中的郁结,跑去给门外的小马开门。那匹小马身材高大,鬓毛跟马尾是色泽鲜亮的灰,白皮,前左腿有纹身,屁股上的可爱标记乃为根带有树叶的木条。

   木剑,不用看眼睛瞳色,凭借气质跟骚气的纹身浮生就能认出来。

   “浮生,你醒了。”,他在柔软的羊毛毯摩擦前蹄,“准备准备,晚上有宴会,你得出面。”

   木剑额头上的独角被奇怪的光芒笼罩,有份卷轴由此递到浮生面前。浮生叼过卷轴扒拉开,唰拉一声,卷轴自他面前滚过木剑脚边,浮生随即赶忙跑到门边,注视它滚下看不到地的阶梯。

   木剑沉默地看向他,浮生只好吞吞吐吐说句抱歉。

   木剑转身,浮生偏头瞧见他舒展开背脊上的翅膀,有点惊奇。“无碍,你收了吧。”,他迎风而站,“宴会时间会有人告诉你,我还有事,先走了。”随即他没等浮生的问话,就拍拍翅膀,飞身而去。

   浮生苦着脸,沿楼梯缓缓走到末尾,瘫在地上,不经意间入眼的是杨府杨家枪跟柳叶。他仰头望天,模模糊糊地想,原来这个世界也有柳叶啊,柳叶一定会相信他的,他甚至从脑海里描绘出柳叶的模样,想来想去噗呲乐开了。  

   柳叶是杨家枪的养子,杨家枪是杨家军的将军。他在清点战后幸存者时听闻有声微弱的婴啼,他命下属替他完成任务,本马则去翻废墟,翻了很久,翻到双蹄沾满尘土,最终自块墙角里掏出被锦被包裹的小马。

   他询问过三,只有人回答他,那匹小马的双亲入伍,结果死在战场,再了无亲马。杨家枪是匹容易心软的好马,这件事他们军营里每匹马都知道,在战场上驰骋沙场英明神武的名将杨家枪,其实是匹看到女儿在面前哭会慌里慌张的马。

   柳叶被杨家枪这匹糙马养大,杨家枪有口吃的就绝对不会委屈他,他逐渐被军营生活所感染,认为大丈夫就应该征战沙场为国捐躯,却忘掉自己印在可爱标记上的雕刻刀。他身着连脖颈都覆盖的铠甲,除了他之外,包括杨家枪,没有人知道他根本不适合拿枪。

   他没有独角,没有翅膀,只有双属于艺术的前蹄,和善于挖掘美的眼睛。

   今天的宴会邀请了杨家枪以及其家人,作为杨家枪的养子,以及他唯一名义上在世的亲人,他自然要出席。他身穿干净到反光的铁甲胄,头戴独角铁偷窥,坐在席位,紧张地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这种令人尴尬的情况在此国亲王浮生到他身边才结束。

   浮生颇为违和地拽了拽披好的白锦袍,白锦袍的绒毛弄得他下巴很痒。他远远就看见埋一堆铁皮里的柳叶,没有为什么,他仅凭借外露的双眼跟刘海,依稀认出这是柳叶。

   柳叶总是不变的,他没有翅膀跟独角,他甚至全身都被铁甲包围,可浮生依旧认出来是他。这就好像很久以前,柳叶躲在游乐园的一角,周围人来人往,浮生却能从人海里把他扒拉出来。

   浮生轻咳,他在为自己马上要说的话以及柳叶的回答做好心理准备。“嘿,柳叶,听着。我知道我一会儿要说的话很让你不理解,但我仍然希望你能相信我。”,浮生咬牙,“我其实不是这里的人,不,马,至少我的灵魂不属于这里。”

   柳叶没有立刻回答,他自以为知道结果,发出声沉重地叹息,谁料柳叶开口。“好,我知道了。”,柳叶偏头认真地对他说,双眼泛着水色,“我要怎么样才能帮助你呢?”

   他就知道,柳叶一定会相信的。

   浮生转过身,面朝柳叶,那双金眸扑闪扑闪的,含有诚挚的认真。“我想回去,真的。”,他此生第一次如此严肃,“那里还有在意的人等着我。”

   柳叶歪头想了想,起身,头上的铁盔咔嚓一声落在鼻尖遮住他的双眼,浮生坐起探出双蹄打算帮他抬起他的盔面,却被柳叶制止。“我已经知道你所说的全部是真的了。”,柳叶伸蹄抬起盔面,“我会帮你的,毕竟如果你在这里,那么我们的亲王就应该在别的地方。”

   首先,他们得离开这里去别处,比如说通晓古今极通占卜之术能打能抗牛逼哄哄走路带风的归一掌教。

   找他得去终南山,而不是宫宴。

   凭借浮生亲王的身份,出皇后院轻而易举,加上杨家枪的帮忙,他们快马加鞭总算赶到王城下的小镇。小镇马很多,多彩的绸带跟气球处处可见,学堂里的谆谆教诲,教堂传出高声的赞歌。

   “这是在庆祝民间失散已久的紫薇国王回家。”柳叶跟他解释,浮生由此到心怀疑问了。

   “这里是只有他一个国王吗?”浮生问他。

   “不是,是五个,各从其职。”柳叶回答他。

   浮生由此想到了纳尼亚传奇,他大概能理解柳叶的意思,点头,随即特别不适应地往上扽了扽他的白锦袍。柳叶瞧眼大坨绒毛里隐约瞅见皱巴巴的马脸,心领神会地把他的外套往上拖,可貌似他如此更变扭了。

   “让开!”不远处有声尖叫,随后尖叫声此起彼伏,浮生和柳叶没来得及躲开,只隐约见匹飞马快速略过他们中间。他们不得不低下头才能避免他略过自己的发顶。

   柳叶扶起重新跟棉锦袍作斗争的浮生,眼神冷冰冰地看向脸朝地翻到路旁边的飞马,飞马棕色的马鬓遮住脸蛋,仅剩两只挂有耳环的小耳朵埋在草垛。飞马借用后蹄蹬出草垛,使劲摇头,争取把杂乱的干草从发隙间甩出去。

   于是浮生跟柳叶在旁冷漠地注视他因为用力过猛地关系再次闷头跌在地上,他们目及全过程。

   飞马纠结地站起身,他们这才得以见到他屁股上的可爱标记,是只老虎头,跟纹身差不多。“抱歉。”,飞马充满歉意的声音稍显稚嫩,“我是小虎,我对于我的翅膀略有不熟悉,刚才差点撞到你们真的很抱歉。”

   浮生这才意识到他面前的是平行世界的好友,虎头。跟他想象中的不尽相同,说是意料之外也不尽然,却多少算意料之中。

   柳叶蹙眉,先他开口了。“你是飞马。”,他的声音听起来淡淡的,“据我所知,飞马都是天生的,你怎会不熟悉从小便与你相伴的翅膀呢。”

   浮生闻言挑眉,小虎抖了抖翅膀,耸肩。“我从小出声在这里,如你所见,我并不太需要熟练掌握使用翅膀的技巧。”他的语气极其诚恳,更何况他并没有欺骗他们的必要。

   “那你……”柳叶蹙眉。

   “因为我要找一个朋友。”,小虎咧嘴露出牙齿,“他住在我必须学会活用翅膀才能到达的地方。”

   浮生礼貌地露出微笑,柳叶依旧很热心,他问出为什么。小虎深呼吸,带他们找到可以短暂休息的地方,陆陆续续缓缓道出缘由。

   还是跟分水有关,看来不管哪里的小虎都跟分水脱不了关系。

   分水是匹独角马,但他是匹在桃花岛的独角马,桃花岛是浮空岛,他的魔法不足以让自己安然无恙地到达地面上,可他却极其向往外面的世界。玉箫也是独角马,但毒龙银鞭是飞马,他可以随时随地到处飞,却只能因为玉箫跟分水的缘故留在桃花岛。

   说到这,虎头双眼亮晶晶地冲他们点头。“这大概就是爱的力量吧。”,他如此说,“所以我也要努力学会用翅膀飞行,这样就可以帮分水解闷了!”

   哦,真是伟大的理由。

   “不过我们的重点是去找归一道长……”柳叶蹙眉瞧眼浮生,浮生似是想起什么点头。

   他起身抖了抖翅膀,在他眼里跟没拔毛的鸡翅膀同等地位的翅膀。“我觉得我也该学习学习了。”,浮生试着用意力张开翅膀,憋气半天也没任何用处,“艺多不压身。”他气喘吁吁地回到位子。

   浮生答应下来,柳叶也不好多说什么,虎头开心极了连连敲响蹄子,大概在他们眼里这代表着鼓掌。

   他们就这么开始了飞行练习,地点挑在处比较陡峭的断崖,虎头的理由是这样可以练习多方面应对各种紧急情况的飞行方法。听起来极其不可靠,但浮生也没别的理由可以否定他,只能硬着头皮按这俩不靠谱的言传身教一步步练习。

  “起飞脚步一定要快,要制造出适合飞行的环境!”来自柳叶的温馨提示。

   “来,让我们张开翅膀,去天空尽情翱翔!”来自虎头慷慨激昂的精神支持。

   然后浮生面朝地降落,打半空,真是惨兮兮。

  后来浮生总结了一下,他最大的毛病除去不能够及时张开翅膀外,就是不能够及时控制翅膀。比如说他会平地飞起,但不能控制降落,再比如他能平地降落,却打死不能收放自如地张开翅膀。

   主要是一心不能两用呗。虎头嘴里如实说,他大力拍浮生的肩膀,这简单,看咱们怎么突破自我。

  然后被一看就知道是毒龙银鞭的飞马制止了他们危险的行为。

   准确一点的形容,就是虎头远远瞅着毒龙银鞭,立刻跑过去跟他打招呼。随后毒龙银鞭嘴里叼有食材等等的东西好奇地跟他来到他们那里,才彻底看清他们要干什么,本着人道,不是,马道主义间接阻止他们奔向阎王殿。

    ……小马国有阎王殿这种东西么?  

   管他呢,反正的确因为毒龙银鞭的缘故他们才没真的去断崖慷慨赴死。

   “毒龙师兄,真巧嘿。”小虎傻兮兮地对毒龙银鞭笑。  

   闻言,毒龙银鞭……没什么表示。“谁是你师兄,我跟你可没那么熟。”好吧,看来不论在哪个世界桃花岛都对任何可能会拐走分水的人或马保持高度警惕与排斥。  
   柳叶帮他接过食材。“不过你们这是干什么?”,他好奇地问,“想不开了?我这里有不会给身体外表造成损伤的毒药要不要。”

    “哦,不了,谢谢。”浮生如实回答。
  
   毒龙银鞭立即表现出惋惜的表情,浮生没猜错,他的确是想拿他们试试药而已,反正都是要死的人管那么多做什么。

   浮生又一次机敏地看出毒龙银鞭脑子里在想什么。“我们只是练习飞行。”,他补充,“你想多了。”

   毒龙银鞭这人警惕性贼拉的强。“练习飞行?”,他语气怪异地重复遍,随即问道,“为什么。”这话问得不是浮生是小虎,估计他是察觉到了。

  “因为分水怕高控制不好高级魔法……”小虎话没说完,就被毒龙银鞭截去了。

   “有我就可以了。”他如实说。

   “所以我去陪他解闷……”小虎面不改色继续说,再次被毒龙银鞭截去了。

   “有我就可以了。”他执着地重复着。  

   小虎这回装不了不会读空气了,他只好摇头发出声叹息。“可是毒龙师兄你总不能天天陪着分水吧。”他对毒龙银鞭说道,此番话说得极其有技巧性,毒龙银鞭果真侧头细细思索着什么玩意。

   就这样,毒龙银鞭松口了。“行吧。”,他昂头展开翅膀,“我来教你们。”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他们拐回来个便宜师傅。

   毒龙银鞭的教学方法……难以形容,是典型的极其要求速成跟质量,根本不在乎过程如何的教学方式。  

   他挑选的地方比断崖还惊险——在断崖侧面最陡峭的半空那儿,要求全凭求生欲控制翅膀,据说只有这样才有成效。

   有成效个屁,能不能先附个魔,套个装什么的,裸上非常没有安全感。

   闻言毒龙银鞭不耐烦地挑眉。“你行你上,不行别逼逼叨叨,你不是这里唯一的空角兽么。”看起来他就差一马蹄把他俩踹下去了。

   浮生特别神奇地学会了,大概是求生欲促使他必须向上振起翅膀,就这么强制性地开始在天空进行翱翔,别问他怎么会的,往事不堪回首。小虎经过番来自心灵的历练,果然技巧好了不少,至少能够飞的平稳且能控制住。

   小虎在即将跟毒龙银鞭离开前给浮生个东西,是条项链,虽然看起来造工粗糙却闪烁奇怪的光泽。小虎解释这是他妙手白扇师父留给他的,施加过魔法,要是见到妙手白扇给他项链大多都不必言会就明白了。

  “妙手白扇?”,柳叶出声询问,“是那个书生妙手白扇吗?”

   小虎诚实地点了点头。“我师父很厉害,什么都知道的。”,他骄傲地说道,“我看你们好像有难处,不如问问他好了。”

   “我师父也很厉害。”毒龙银鞭在旁不满地嘟囔。

   柳叶看向浮生,浮生沉思片刻,郑重其事地谢过小虎拿走项链。

   小虎跟毒龙银鞭离开了他们的视线,浮生跟柳叶也不会在这地方多做停留。他们休憩姑且三日,简单收拾行囊,转而去别的地方,目的始终只有一个,找到归一掌教,然后送浮生回家。

   他们经历番波折,来到下一个地方。

   此处灵山秀水,杨柳依依,依山傍水,美不胜收。简而言之,风景甚好。要是没有那匹跟无花果树苗飙上了的独角兽,估计能更好点。

   他们遇见一匹马,一匹黑色鬓毛黑皮的独角兽,在对着细抽抽的无花果树苗施魔法。柳叶跟浮生在他旁边从早晨看到下午,那匹独角马依旧跟无花果树苗杠上了,而无花果树苗没有开花结果,甚至连主干仍是当初光秃秃的模样。

   那匹马肩膀一抖一抖,似乎要哭了。

   柳叶看不下去,打算打招呼独角马转移注意力。独角马应声转身瞧眼他们,怎么说,难道这个世界的马都那么好认吗,浮生仍旧一眼认出他。

   天罡,他不是同系的师兄。曾经受过他师父灵虚的拜托,强行把他的成绩从刚过及格线扽到全系第一,简直吓人。

   他大概忘不了当初没命的监督补习了,彼时天罡看他的眼神恨不得把他钉在椅子上埋进书里。

   眼前的天罡要比较小,但明显仍是比他大。

   “你为什么和无花果树苗恁上了。”浮生比柳叶直白,他一言戳中重点。

   天罡抿嘴。“我想去全真。”,他顿了顿,“但全真的入门要求独角兽必须掌握初级魔法。”

   哦,原来如此。浮生垂首,忽地心生一计,他拽过柳叶简单通过气,随后对天罡说。“既然如此,那我们来做个交易吧。”,他扬眉,“对我们双方都有利,如何?”
——————tbc————————————
卖个关子嘿,你们来猜啊
腰疼,莫不是发烧发出毛病来了,我这么年轻这么帅气总不会内风湿吧
另外尽管没人期待,我也要说句,此情是我埋暂时更不了了,为什么?因为更新全不让发啊
  还有,最近武侠情结有点重啊

评论
热度(11)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