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剑琴】江湖江湖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梦间集
*剑侠青莲×书生工部
*甜的,信我,笔芯QAQ
——————————————————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庄子

   “嘿,听说了么,最近风头正火的青莲。”

   “知道知道,不就是那个敢于大闹京城一通的青莲剑侠嘛。”

   “那你可知他为何而闹?”

   “喝多了酒醉了,瞅见有人打乞丐就开始拔剑而起?”

   “呵,一听这话就知道你不在现场。”,先说话的那人满脸嫌弃,摆摆手,“来,让我给你好好絮叨絮叨。”

   而他们的背后,一位身穿青衫白袍的年轻人从掌柜手里拎坛陈酒,并且在掌柜抓心挠肺地注视下来回掂量份量,干脆拍开封泥抡起酒坛坛口朝鼻狠狠地嗅。

   酒清而香冽,味浓而不散,是坛好酒。青莲摇头把脑海里的醉意驱散,认认真真沿坛边塞紧封泥,从腰间掏出些铜板给掌柜,拾起佩剑飘然而去。那些议论声,反驳声,甚至有关于他的字眼统统抛到脑后,美不滋滋地怀抱他的酒坛跑到门口等他已久的工部旁边。

   工部没注意他来,手里捏本《大学》,眉毛紧皱,仿佛读的不是书本而是什么惊天宝藏。“还在看书啊。”,青莲捧他的酒坛咂嘴,“可真上心。”

   工部见他来,拾起书卷,背好古琴,整装待发。“我们接着要去哪里?”,工部解开绑在门柱上的缰绳,“来,把酒坛给我。”

   青莲闻声将酒坛给他,注视工部把酒坛放在书筐里,索性这次工部根本没想过自己会离家如此远,书本衣物尽没带多少,留下的地方足够塞入坛酒。青莲摸下巴,思虑老半天,直到工部转好去转目看他,他仍在原地晃荡来晃荡去。

   青莲注意到工部在瞧他,连忙正色站好,还没来得及纳闷他突如其来的矫情,在反应过来以前嘴快,工部未出声询问他就把心中所想秃噜个干干净净。“我想送你回京城。”,青莲实诚地说,“你学富五车,我寻思大概能在科举捞个探花。”

   工部听后噗呲得笑出声。“倒是你,你作为堂堂一个状元,不去当官,跑到江湖逍遥自在。”,工部摇头,“现在世人皆知除恶扬善的‘青莲剑侠’,试问现今有何人晓得当年在高管贵族公子中闯出名堂的‘青莲状元’?”

   “这叫‘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我悟性高,比其他人先明白。”,青莲颇有往事不必多言的势头,“不过我要真入官场,怕是没过三年就被圣上‘请’出京城,不和现在一样?只不过得来面子罢。”

   不过话又说回来,青莲首次以陌生人的态度去审量工部,没忍住,长叹出声。“倒是你,你身子骨在寒窗苦读时就落下病根了吧,能撑得住吗?”,青莲不由得替他这位好不容易寻来的知己担忧,他可依稀记得当初在考场饿得前胸贴后背的苦,真是难捱。

   “放心,你这闲不住的人不也是老老实实的在考场坐稳那么久么。”,工部瞅青莲脸色,只得把他背上的琴卸下抱在怀里,“你试试背这把琴便知。”他伸手,青莲挑眉,将信将疑地接过那把瞅眼就知其做工精良的古琴,结果刚拿稳,差点没撑住把琴扔地面了。

   青莲抬眼看去,工部的脸色相比起往常模样真的要好很多了,虽然没好多少,至少能够不再虚得像下秒便飞升似的。工部长吁短叹,揉肩抖手,随后才郑重其事地接过青莲怀里的古琴,背在背后,脸色顿时回到半盏茶以前。

   “现在知道了吧?我只是体虚,没有大碍的。”工部一口气没喘上来卡嗓子眼卡得他直咳嗽,青莲想去帮忙拍拍舒缓,碍于他背上的古琴一时难以下手。

   工部咳得脸通红,尤其他还披件特别保暖,领子上围圈厚白绒毛的外袍,衬得他宛如成熟红苹果。工部咳嗽半天都没办法,青莲只好把水壶递给他,折腾老半天才缓过神,重新开口继续说。

   “不过,你和我一起赴京真的没问题吗?圣上可还没原谅你呢。”工部蹙眉沉思,青莲闻言大大咧咧地摆手示意工部无需在意。

   “你觉得就靠那张丑里吧唧的画像能找到我?若是能找到,那找到的人只当个巡逻兵真是太屈才了。”,青莲努嘴,“真找到我也没什么,我有办法,大不了把你送到城门我就走,量他们追不上我这匹汗血宝马。”他甫一说罢,旁边是棕鬓毛骏马长长地叫唤声,鼻子里喷出湿热的鼻息。

   工部只好将信将疑地答应了。

   青莲是他们这些寒窗苦读几十载的学子的偶像,他们对他的感情说是崇拜也不为过。毕竟青莲当初能从一众贵族子弟中杀出来,且在殿试里凭借口才说得让出题大臣连连赞叹,彻底打破了一流社会中流传的“苦学生没前途”的谣言,似乎能称得上诟病的就只有他明明能高官厚禄颐养天年的,却坚持己见非要游走江湖,还不拿分毫钱财。

   工部原本也不理解,直到救下青莲,与青莲接触,他才明白青莲当年的这步棋其实走得非常正确。况且人家也不需要高官厚禄,凭借卖诗说书能赚出足够糊口的钱财,活得潇洒肆意。

   工部抬眼瞧去河畔边的垂杨柳,碧波荡漾的河流,青石板铺成的小桥,远处炊烟袅袅的傍水人家。距离京城的路途不远,工部心想,恐怕这一别,便再难相见了。

   工部初遇青莲,也是救下青莲的时候,是在梅雨天,青莲藏在他马车的阴影处,如果没有进到马车根本看不到他。车外官道是追兵在挨个审问,工部瞧眼满身是血的青莲,莫名其妙地在官兵巡查时下车站出来阻止他们上车,并且把那些人忽悠过去。

   等他上车时,青莲睁着双清明的眼睛盯住他,没有包含任何恶意,那双明眸像是蕴含了夜空的深沉海洋的无尽,亮晶晶的。

   “你救了我。”这是青莲对工部说的第一句话。

   念及此,工部驾马到青莲旁边,青莲扬眉勒马减缓步子看向他。“青莲,看在我跟你仅剩下不到三天相见的份上。”,工部鼓起勇气问出憋在心里很久的问题,“你能告诉我,京城到底发生了什么?”

   青莲听后失笑。“其实他们说的占去一半。”,青莲的语气平淡到正讲的话不是关系自身的事情,“最主要的原因是有些贵族老早就看我不顺眼了,但因为我手里有他们动不了我的东西,只能借此机会将我一军,就是这样。”青莲耸肩,工部沉吟不语,他抿唇,没有将心中想的脱口而出。

   事情绝对不会是那么简单,工部敢肯定,毕竟他是亲眼目睹青莲的伤痕累累,如果只是传言那般,依青莲的武功来说理应不至于。但工部没有接着问,偏头打量青莲的侧脸,青莲嘴里哼着儿歌眯眼会看他,毫无预警,工部自青莲眼中看到自己的身影。

   赴京赶考第一天,相安无事。

   他们逐渐走到帝都外城了,在青莲的再三保证下,工部只得给他披上能够遮住半边脸的长袍,这才答应。

   汴京不愧为帝都王城,果真气派,外城比起其他较偏远的城市也要相对于更繁华些,车水马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算融洽。工部感觉到有人拽他衣角,俯首看去,有个梳牛角辫的小丫头嘴里咀嚼没完全咬碎的糖葫芦,唇角沾满糖渍,两只大眼睛睁睁盯着工部。

   身后有个焦急的年轻夫人挤过人群到工部旁边,工部收回即将触及到小丫头头顶的手,眼含微笑地注视夫人拉走小丫头。

   “抱歉,麻烦您了。”,夫人忙不迭道歉,期间抬眼扫过工部跟青莲的装束自主请缨,“看服饰,您可是赴京赶考?若不嫌弃的话,您与您朋友下榻我们客栈吧。”

   语气不容反驳。

   工部瞧眼青莲,青莲没吭气,只是笑。他叹气,只好点头,请夫人同她怀里的丫头替他们引路。他们没走多久,便走到客栈门口,客厅大多都是书生,交谈总离不开“孔子曰”“老子曰”,再不济也能够憋出“庄子曰”“荀子曰”来,仿佛如此方可抬高自己的身价般。

   “可笑。”青莲冷笑着抿口茶,简言扔出两字算为对此评价。

   赴京赶考第一天,工部埋在书卷的海洋里无法自拔。

   赴京赶考第二天,知识海洋里畅快遨游的工部,被青莲强制性扳离书本,跑到外面去了。

   结伴同游前去踏青的路上,青莲嘴里还不闲着。“你看看别人再看看自己!”,他摇头叹道,“别死读书,反正都已经快近春考了,也静不下心看不下去,不如到处看看放松心情。这点其他考生就比你清楚。”

   闻言工部很是不满,他蹙眉,但并非甩开青莲,反而秉着良好的教养反驳。“非也。”,他念叨着,“我自认不是天才,定当好好学习方为上策,岂能将精力分在没用的地方上。”

   青莲啧了一声。“死学没前途。”,他不由得叹道,“临时抱佛脚真没用,换换心情,添些思路,以免写文章卡在半道。”

   工部一向对青莲颇为信任,即便他又再多郁结,终是落回肚里由他带自己到处转悠,偶尔呼吸些新鲜空气对大脑也有好处。

   他们漫步商街,有棵李树旁的筑瓦肆。瓦肆里里外外都是人,大多穿着打扮像学子,有锦衣有布袍,站在里头讲台的不是学府先生,而是个江湖说书人,说书人惊堂木一拍,捋捋没几根毛的胡须,清了清嗓,一段故事便由此娓娓道来。

   工部也会好奇,好奇话本上的武侠,好奇借众多人的口撑起来的江湖,到底是什么样子。是不是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是不是处处是机缘?是不是恩怨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是不是最后相遇都会一笑泯恩仇?

   他虽然从未说出口,但他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对着那个是敌是友战就是,酒碗碗底便天涯的江湖心中暗暗埋藏至骨子里的向往。可自从他遇见青莲后,发觉好像江湖似乎并非是他想象的那般美好,那般公平。

   这次说书人讲的不是别人的故事,是他自己的,怪不得满堂座无虚席。

   说书人原先不是说书人,是名半吊子的小剑客。年少轻狂,拿把被人转手不知道多少回的佩剑,拎上只酒葫芦,拉上红枣马,匆匆忙忙就跑出家门上路了,连钱都没带多少。

   后来他几经波折,有天终于想通了,一拍大腿拿起佩剑酒葫芦,登上红枣马滴溜溜到处逛游。他上了华山认识对师徒,也曾走过洛阳古道顺手正救下逃婚的富家小姐,同时遇过个活得活似愤青且郁郁不得志的画家,听瞎眼小姑娘弹首南唐后主的《相见欢》,还去过雁门关逗弄格外容易脸红的新兵,和少林寺里混得根本不像和尚的少年和尚喝酒侃天说地。

   他看过高山和大海,见过不少人和物,曾经算是登过蓬莱仙岛,爬过三山五岳,去过江南水乡。上过沙场,跑过地道,走过阎王路,还在忘川河旁溜达两圈,最后孟婆实在看不下去他在那瞎鼓丘,然后把他给扔回阳间来了。

   朋友不少,仇人也不少。若说此生那唯一的遗憾,就是他活了大半辈子依旧没有红颜和知己。

   按理来说,他这一生落笔下倒腾倒腾,哎呦呵,一本旷世奇才写的话本又出来了。

   可他没有。

   别急,有原因的。

   有天他去酒家买酒,赫然发现他没带钱,跑商估计给忘那了,也懒得去取,干脆说道说道往事换酒钱。他正说得兴起,隔壁桌的后生啪得一声拍桌起身,对他义正言辞地说,你讲得有些地方不对。

   他于是就问了,哪里不对呢?

   那后生估摸也是个孩子心性,人生首次备受瞩目有点飘飘然,等他清咳出声,方意识到要说的。你说的大致很对,有些地方却不对。

   华山之巅同姓同名的没有师父只有徒弟,而且徒弟一直呆在那里,从不肯说他师从何人,头发早就花白啦。还有富家小姐也是,洛阳那边只听的有个听描述极其相似的夫人随她夫君双双殉情啦,不过那画家跟瞎眼姑娘倒确有真人,他们俩都上断头台了啊。后生絮絮叨叨地继续说,雁门关没听说有这号人,应该早就埋进雁山的皑皑大雪里去了吧。还有那小和尚——你指的是回归军营的那个冷面将军吗?可他从没说过自己出过家啊。

   那时候,跟现在年龄差不多的说书人愣了又愣,手里翠骨正面画有墨竹的折扇被他攥紧又松开,力道之大折扇险些打中间断成两段。他最后抿完酒,拾好佩剑跟酒葫芦,出门招呼那匹早就被他视为挚友的红枣马,驾马踏夕阳西去了。

   话音一落,满座掌声雷动,可却没有一个人主动往说书人那里砸钱,这就奇也怪哉。工部没忍住,悄悄拽住旁边的人,轻声询问个中缘由,那人,说白了就是那迦莞尔,笑道你不是本地人吧的。

   他还真不是的。

   那迦瞧见工部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的神情,猜出一星半点,干脆对他俩解释,全盘托出。“妙手白扇讲故事不要钱的。”,那迦用手背蹭过鼻尖,憨厚地乐道,“他就是来讨换酒钱的。”

   哦,怪不得,这大概就是江湖侠客吧。工部闻言恍然大悟,暗自心想。

   回去时,工部依旧对妙手白扇的故事念念不忘。“原来江湖不如我想象的这般美好。”,他不禁喃喃自语,“看来是我错了。”

   没料到,他这番神经叨叨的自言自语被青莲听去,也对,毕竟青莲内力深厚。“非也非也。”,青莲摇头,“这要看你是以什么角度去看了。”

   青莲顿了顿,眼神透过垂杨柳与河畔看向远处,眼神沉着,不晓得脑子里在想为何。“江湖有人觉得畅快,快意恩仇。”,他苦笑,“也有人觉得憋屈,打不过还被人用钱压,奈何。”

   “有人感受到人情世故,杂陈。”,青莲挑眉,“也有人直到最后也什么都没有,简单。”

   “说个最简单的例子吧”,他话锋一转,“你总知道一直呆在通缉榜上的那个七绝堂杀手花雨吧。”

   “知道。”工部如实回答。

   “那你知道她退隐江湖了吗?”青莲的声音分外轻,仿佛风一吹就散了。

   “为什么?”工部下意识问道。

   “因为她接的有个任务是要杀一个人,但她没杀。”

   青莲的话云里雾里的,工部及时发挥他作为学究勤学爱问的好品质。“为什么不杀呢?”他很不理解,毕竟花雨本职就是杀手。

   “因为那是她徒弟。”青莲耸肩。

   “然而追查到任务的发布人是她徒弟的仇人。”,青莲扼要说,“她就撕了那份委托,杀了那个发布人,之后就退隐江湖再也见不着了。”

   “哈?”工部很疑惑。

   “据她所言,这违背了她作为杀手的宗旨。”青莲的回答听起来不像是谎话。

   “就只这样?”工部依旧很惊奇。

   “就只这样。”青莲诚恳地答道,眼神之真挚到工部认为居然会怀疑青莲的他是有罪的。

   青莲终究笑在了工部那双清澈见底的双眸里。“这就是江湖。”,他伸手轻揉工部的发顶,将话重复再说,“这就是江湖。”

   赴京赶考第二天,工部和青莲到处游玩,跑了一整天也没玩完汴京,在客栈落榻,睡得特别香甜。

   赴京赶考第三天,青莲不见踪迹,唯有桌上那张沾染酒气的信封告知工部他并不是不告而别。

   工部轻抬起茶盏下的信封,信封左上角被茶盏底座压出个圆形痕迹,然则这并不妨碍到工部看清信封表面工工整整的几个大字“挚友工部亲启”。

   工部一时没忍住,笑出声。

   里面的内容不算多,也称不上少。简而言之,言而简之,阐述了青莲不得不工部离开身边逃命天涯即不能陪工部到亲眼注视他拔得头筹的遗憾,其次便是以前辈的身份告诉工部该如何准备考试,顺带让他放松心情,反正下次还能再考,最后是许诺若是考好,便送他坛醇酒良酿,好好喝到天昏地老。

   “江湖偌大,他日再会。”这是青莲最后留给他的话。

   “江湖偌大,他日再会。”这是工部落在废纸上的最后一句话。
————————the end——————————
    我终于写剑琴过把瘾了2333
    另外,写这篇文的时候让我想起一句话:
    一堆数据,满纸江湖。
    还有产粮玄学!!!

评论(5)
热度(49)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