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百合组】卢卡谢维奇侦探先生.2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aph
*抱歉更新晚啦,甜甜甜QAQ
————————————————
Chaper 2 粉色痴与案件

        托里斯的目光随着变换的屏幕不断向上,再向下,薄唇轻抿,实在憋不住就端起身边的黑咖啡喝了一大口。结果被接下来所看到的毫无征兆地呛了下,他恨不得把肺咳出来,才堪堪从死神镰刀旁捞回条命。

        “怎么了?”,菲丽安娜把手里的书放在桌子上,好奇地凑到他身边,“笑得这么开心。”

       托里斯把座位让给菲丽安娜。 “你看这个家伙。”,他滚过鼠标滚轮,“看的出来他是真爱粉色——他甚至研究到喜欢粉色的人的犯 罪概率上,好像在跟读者说‘噢,粉色是世界上最好的颜色,不信的话就看看我们’一样。”他太过于沉浸在绘声绘色的表演上,根本没注意到菲丽安娜已经有些变化的笑容。

           “不瞒你说。其实,这篇论文的作者,我认识。”

            托里斯好奇地转头看向处在纠结中的菲丽安娜,礼貌且温和地笑着等待下文。菲丽安娜将手里的焦糖摩卡放在茶几上,自茶几桌下掏出盒草莓味的百奇棒,撕开包装拆除锡纸,在吃掉以先递给托里斯。

        菲丽安娜不忍直视他好奇的模样。“你也认识。”,她掏出根百奇棒开始咬,“是我们都很熟悉的伙计写的。”

        托里斯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作者就是菲利克斯啊。”

        华丽的粉色主页面上,显示的是漂亮的圆体字,条条是理般让人信服的能力,尽管它讲的普通人乍一看都会感到不可置信。还真有点他的作风,托里斯接受了这个事实候觉得这并不会让自己就像是突然见到已死之人站在他面前的惊吓,反而感觉很正常。

        毕竟他就是那么喜欢粉色,托里斯与菲丽安娜默契地对视一眼,脑海中所想到的出奇的并无不同。“好吧,我们先放弃这个话题。”,菲丽安娜摇头提到她这次探门的正点,“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交房租啊?”

         托里斯的动作变得僵硬,他哈哈笑了三声,对菲丽安娜肯定地应着月底交。菲丽安娜信他要明显比给予菲利克斯的信任多得多,她点点头拎起手边的粉色外套就离开了。

        就当菲丽安娜拉开门,身穿阿玛尼高定粉色女款风衣的菲利克斯随便脱下外套风风火火地回来。他没将注意力放在托里斯立即点退出的电脑界面上,嘟囔句焦糖摩卡啊,毫不客气地坐在布艺沙发上大口喝下。

        “嘿!那是我的咖啡!”菲丽安娜如是说。

        菲利克斯咽下口里的咖啡,手握咖啡杯柄落在茶几表面。“我没有洁癖。”,他随即耸了耸鼻翼,“怎么空气里有股熟悉的味道。”

        菲丽安娜闻言蹑手蹑脚地打算挪动到门旁边,托里斯拿起笔记本电脑旁的包装盒,立即联想到菲利克斯的话。菲丽安娜在门后疯狂暗示他,不过他的嘴巴要比大脑的反射弧运转得快些,在他意识到以前已经把话说出去了。

        他单手提起包装盒提醒菲利克斯。“是这个么?”,托里斯试着问道,“是不是草莓百奇饼干的味道。”

        固然嘴上回答了托里斯的问题,可菲利克斯根本没往他的方向看。“是的没错,尽管跟摩卡的味道混在一起我依旧能够闻得出来。”,他睁眼,“菲丽安娜,是不是你趁我不在吃了我的百奇饼干。”

        没能成功溜到门边的菲丽安娜耸肩,诚恳地顶着菲利克斯冰冷的注视点头。菲利克斯正要发火,即使托里斯不明白其中缘由吧,但他的行为被通电话阻止在半空,手张牙舞爪地定格于空气中,菲利克斯只好接电话,不过眨眼间,他估计已经结束通话了,眼神冰冷中隐隐透露些许兴奋。

        托里斯不由得看向菲丽安娜,菲丽安娜耸肩。菲利克斯的视线落在他身上,托腮似乎审量什么,最终下定决心轻拍托里斯的肩膀告诉他跟他走。

        “没事,你就大胆地走好了。”菲丽安娜无声地对他说,即便这话根本给托里斯没带来任何帮助。

        当他们下楼穿过前厅到达大门时,Uber就已经停在门口小花坛旁边了,小花坛种满紫色三色堇,抱胸靠在车门边的司机先生直往相反的方向打喷嚏。菲利克斯与他招手,他就进到驾驶座,偏头示意让他们上车,托里斯锁好门后即坐在后座,鼻尖红彤彤的司机抽出纸巾擤鼻涕。

        “看来我家的话开得太好了。”菲利克斯耸肩。

         “不是一般的好。”,司机先生将废纸放进车用垃圾箱,“好了,我们走起。”

        发动机发出声轰鸣,车随之行驶在柏油路面上,车速很快,显然不是托里斯能够适应的车速。他攥紧绑在胸前的安全带脸色发白,默默听着前排的菲利克斯跟司机谈笑风生,看来他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这次居然在穿越城市那面的宾馆里。”,菲利克斯皱鼻,“我很讨厌那里姑娘们的香水味道,浓而劣质,这令我的呼吸道很难受。”

        “跟我在你家花坛前一样?”司机拍了拍方向盘。

         菲利克斯耸肩。“比你好点。”,他对司机说道,“至少我没有起过敏症状。”

        司机闻言哭笑不得,托里斯抱紧自己的电脑心道真是不客气啊。

        在他们彼此的交谈声中,他们很快到了目的地,菲利克斯掏出钱包付钱结算账单,司机提醒他们别忘了去给他点赞来个五星好评。托里斯下车有点晕乎乎的,脚踩在地面上软绵绵的,根本感觉不到他自身的重量,菲利克斯见状挑眉,扶起他走进宾馆内部。

        宾馆修剪的非常漂亮,偏向古欧罗马式穹顶建筑与哥特建筑相结合,只是若没有刑警围在周围,或者没有绑上象征命案发生的黄条,它会更值得欣赏。菲利克斯不耗吹灰之力就走到电梯处,电梯夹角有位男士躲在不宜发现的视觉死角,原先菲利克斯没注意到,之后被清醒过来的托里斯提示才意识到他的存在。

        那位男士一看就很丧,不知道躲在死角有多久了,他没主动朝他们搭话,菲利克斯也懒得搭理他。他们就这样相顾无言直到他们到达指定楼层,菲利克斯拽着托里斯出电梯,托里斯看着电梯门阖上,而那位男士依旧没有离开躲在角落。

        菲利克斯根据电话里所通知的地点走到房间。房间里人很多,其中有位身着礼服项间戴有珍珠链的夫人抓住菲利克斯的手,哭丧着好看的脸对他连称她女儿是好孩子,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直至警卫强制拉开她,菲利克斯才得以进到现场。

        等托里斯跟菲利克斯走到现场时,现场除去刑警与法医还多了些不相干的人,他们的视线因为菲利克斯走进现场的关系共同落在菲利克斯身上。刑警率先走上前去,与菲利克斯问好,疑惑的目光落于他身后的托里斯。

        “我的同租室友。”菲利克斯简言意会。

        “那么请问这位先生怎么称呼呢?”刑警礼貌地询问道,这倒令菲利克斯犯难,他们共同看向唯一与现场充满违和感的托里斯。

        不是吧,这都住在一起两星期了还没记住我的名字,托里斯暗自在心里说,但他没把这种怨念摆到明面上,他如是回答刑警的话。“托里斯.罗利纳提斯,警官。”,他顿了顿,“叫我托里斯就好。”

        “真是拗口的名字。”菲利克斯默默嘀咕。

        不,在场最没资格说我的就是卢卡谢维奇先生你,托里斯听后默默心想。

        “菲丽安娜没来么?”刑警不由得发出声叹息。

         “她不可能随时随地都跟在我旁边。”菲利克斯随口回答。

        你的意思合着我很闲么,托里斯轻咳,暗自在心中逼叨逼。

        “而且她是女生,尽量还是少碰这类事情比较好。”菲利克斯少见地流露出善解人意的一面来,刑警点头,随即让开路让菲利克斯他们走入房间内部。

        房间内部有两人极为特殊,菲利克斯看向刑警,刑警回答其中一位是辩护律师,另一位是检察官。菲利克斯走近他们,辩护律师身着蓝衫,领口别有律师徽章,检察官抱胸,冷漠地注视周围环境,眼神沉着不知在想何事。

        “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侦探。”他探手。

        辩护律师与检察官的目光由此同时落在他身上,辩护律师的表情颇为兴奋,检察官就比较淡定了,他轻哼出声默然不语。“这世界居然真的存在侦探!”,辩护律师意识到话语中的失礼,赶忙说,“抱歉,我的意思是……您好,我是卡莉丹小姐的辩护律师,叫我塞波加就可以了。”塞波加握住他的手,菲利克斯点头,随即目光转向旁边的检察官身上。

        “尼古拉。”检察官少言寡语地说。

        幸好今天菲利克斯心情好,没太多精力放在这些犄角旮旯的乱事上,不然他可能真的跟尼古拉呛呛起来。“这位是我的助手。”,菲利克斯指出四处张望的托里斯,“托里斯……对,托里斯。”

        托里斯觉得他可能需要帮助,尤其是在对于令菲利克斯说出他全名的问题上。“托里斯.罗利纳提斯。”,他对他们三人露出友善的微笑,“很高兴认识你们。”

        闻言塞波加淡然点头,菲利克斯没反应,尼古拉从鼻腔里发出声闷哼转而继续打量整个房间。

        最后是刑警先生打破了沉默。

        刑警先生搬来本平板电脑,指尖滑在屏幕上调出视频,他们不需多言便围上前。“这是推测犯案时间的监控录像。”,这话刑警是对托里斯说的,“录像显示在被害人死亡前后这段时间段里,只有史密斯小姐出入被害人的房间。”他说着,手指划开平板电脑,屏幕上的视频左下角有时间,总共时间不超过三十分钟。

        三十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怪不得会说有嫌疑。

        但托里斯注意到一个问题,其他三人也是同样。

        “监控摄像头只有在走廊里吗?”托里斯问道。

        “这栋宾馆的所有房间里是没有安装摄像头的,或者说他正是因此出名。”菲利克斯帮他解惑。随即他问出一个问题。 “那么动机呢?”菲利克斯问道。

        他问过后没等回答,转身踱步直至尸体旁边,简单地进行推断。“被害人有烟瘾,右腿有风湿,手上的戒指明显不是经常带所以应该出轨了。”,他摸了摸下巴,“议员……被害人是不是叫阿尔杰.查尔斯?按照推断致命伤应该是窒息致死而不是餐刀插入胸口。”

        刑警下意识认同。“是的没错。”,他随即意识到问题,“你是不是偷看过我的工作日志了?我明明没告诉你被害人的全名的。”

        菲利克斯没搭理他,然而目光转至法医身上。“应该被某种略中等粗细的绳子勒住脖颈吧。”,他用手画图,凭空示意,“比如说尼龙绳?再比如说麻绳?或者拧细的毛巾?再比如说……用电器的充电绳?”

       尼古拉嗤笑出声。“用电器?不是吧。”,尼古拉的尾音带有讽刺的上升弧度,“可真是异想天开。”

        可他身边的法医只是对于菲利克斯的言论点了点头。看来并不排除有这种可能,这样下来尼古拉有些沉不住气,他哼出声头往别处撇没再将话题延续下去。

        “所以说,犯人也许不是史密斯小姐。”托里斯喃喃。

         “话别说太满,等指纹报告下来,也不一定。”尼古拉检察官轻哼。他目光转向低头沉默不语的塞波加。“现在的处境看来对你很是不利呢。”,尼古拉扬眉,“小律师。”他在末尾的名词加重声音,语气极其欠揍。

        带有浓重意式口音的辩护律师坦然地笑了笑。“不全是哦,阿尔洛夫斯基检察官。”,塞波加颔首,“我坚信我的委托人不是个会犯下如此大错的孩子。”他的一双碧眸里包含维埃拉海的壮阔。

        “这可不是你能说的算的。”尼古拉哼唧出声,继续维持双手环胸的姿势。

        刑警先生对他们没有法子,只好把注意力转移到菲利克斯身上,菲利克斯目光直视某处不动,他随之望去,只见有块大型落地窗立在前方不远处。落地窗很透亮且故意被设计成环形,阳光可以直撒满屋,落地窗旁铺满白色的绒毛地毯。

        刑警先生被这略灼眼的阳光刺激到,不由得单手撑起前额,在鼻梁投下些许阴影。“阳光真好呐。”他不禁如此感叹。

        “是啊,好的有点不正常了。”菲利克斯云里雾里地说出这句话。

        可菲利克斯没继续讲下去,他起身,面朝刑警先生。“其他证言呢。”,他拍开大衣上的褶皱,“我想知道其他证人怎么说的。”

        刑警往向他身后,应该是尼古拉的方向,询问是否允许,尼古拉指尖点在太阳穴颔首,算是默认了。“好吧,我带你们去。”,他让出路,“请。”

         菲利克斯与托里斯出乎意料的是跟在队伍后面,前者瞟眼托里斯,活动着手指关节说问吧,我看你从刚才就一直憋着,都快憋的脸绿了。

        “你是怎么看出他是议员的,我的意思是说,你怎么知道他身份的。”托里斯趁机问道。

        菲利克斯看他的眼神很微妙。“你说过你修习过医学吧,那你看出什么了?”菲利克斯反问道,这令托里斯产生种他可能忽视重大细节的错觉。

         “被害者左中指第二指骨内侧有结痂,说明他是左撇子且长期进行书写。眼皮与脸部略有浮肿,估计有了高血压。”,托里斯尽力思考方才的细节,“年龄应在36岁前后,西装没脱说明他刚回房间没多久……”托里斯尽可能把自认为重要的东西说出来,菲利克斯没说任何话,他只是默默地等托里斯说完。

        等托里斯把所有话秃噜个干干净净,菲利克斯点头踱步,看的出来他是特意落在队伍后面的。“你说的很对,但你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东西。”他朝托里斯说。

       “什么?”托里斯下意识问道。

       “别在西服领口的议员徽章。”菲利克斯极其恶意地牵起唇角。

        “什么啊!”托里斯不由自主地发出声充满郁结的惊叹来,他照实没有回想起来还有这码事。“那全名呢?”,他坚持不懈地问,“为什么你会知道他的全名。”

        菲利克斯狡黠地笑笑,他快步跟上队伍,令托里斯全部精力放在走路上才能跟住菲利克斯不至于丢下。“秘密。”,菲利克斯朝他眨巴眼,神秘兮兮地说,“等你什么时候追上我,本大人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那可不用了。托里斯苦笑不得。

        他有预感,得到答案的时候肯定不会是发生了什么好事。

        刑警低声埋怨他们步速慢,明明一个走廊过道的事居然硬生生给他们走足了半小时,菲利克斯笑着叙述他的歉意,拉上托里斯走进房间里。

        房间里的人两两三三的,其中有些熟悉面孔,譬如那位穿高定礼服项间带有珍珠项链的女士,她整个人的气质都与先前孑然不同,眼眶红红的,手里攥紧张尾部缝有A.C的白色真丝丝帕。再例如他旁边这位一看就很丧的小伙计,头发乱糟糟的挡住耳朵跟双眼,巨大的卧蚕都快坠到苹果肌上了。

         除去他们,还有几个托马斯没见过的人,至少没出现在刚刚他们出来的犯案现场里。塞波加与尼古拉自觉站到两边,只见菲利克斯,刑警与他们二人同时心照不宣的露出笑容,没人去耗费多余的时间跟托里斯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一次没有出庭的辩论,就此拉开序幕。

——————tbc——————————
抱歉更新太慢啦,主要是我并没有想好到底该写什么案件
希望你们能够喜欢,你们的喜欢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谢谢啦

评论
热度(8)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