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曦孤】可燃冰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梦间集
*随手码的
—————————————————
   曦月右手肘撑起上半身,脸因此得以凑向孤剑。“知道飞蛾扑火么?”他神秘兮兮地对孤剑问道。

   孤剑冷漠地将他的脸推远。“这是自然。”他如此回答道。

   曦月拍开他的手,依旧维持固执地刚才的变扭姿势,眯起双明眸,脸上摆出的笑容特别不正经。“那知道飞蛾为什么会扑火么。”他坚持不懈地追问,半阖双眸敛去眼底充斥着无奈的悲伤。

   孤剑知道再不回答曦月得一直纠缠下去,只好开口将初中生物课本的内容重复了一遍。“因为被光源迷失了方向。”索性他记忆力不错,扼要重点复述给曦月,谁料曦月听后脸上显露出种奇怪的悲伤。

   曦月轻笑,不过他终于老老实实坐回原位,向上伸出只手,仿佛要抓住什么。“是因为光。”,他昂头看天花板,“你不觉得光很漂亮么。”

   孤剑终究还是察觉出他的不对劲。“是很漂亮。”,他肯定的语气冷冰冰的,“但同时也存在着危险。”

   类似于太阳,它令众星球围绕它旋转,它令白天跟黑夜有了界限。可同时又极其危险,表面空气大多全是氢跟氦,每天每时每秒都在发生氦聚变来维持表面5770K的热度。

   曦月闻言,嘴角上翘至奇怪的弧度。“孤剑,你不懂啊。”,他似低叹,似惋惜,“你真的不懂啊。”

   比起到达光源,最美好的阶段应为靠近光芒的过程,那种逐渐步入希望的美好是短暂生命中极其灿烂的刹那芳华。尽管希望的背后并不是光明,而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噢?说得你很懂似的。”孤剑轻哼,不再搭理曦月飞向外太空的思维。

   曦月将此话听入耳内,一个呲溜,撑椅背靠在孤剑面前,脸近的差点能贴上鼻尖。孤剑被他此举嚇得差点抡上去手里的书,他轻揉太阳穴,等曦月开口,通常曦月眼睛扑闪扑闪大多象征着他心里有了主意。

   曦月睁睁地看着他,眼睑连动都没动。“孤剑,你知道么,你真的特别像块‘可燃冰(注:天然气水化合物,因其外观像冰一样而且遇火则燃,故又名可燃冰)’,我说真的。”他的金眸极为清澈,仿佛能一望见底般,然而也只能是仿佛。

   孤剑不可置否地挑眉。“那你又是什么。”,他干脆阖上书,抬眸看向曦月,“‘LED灯(注:一块电至发光的半导体材料)’?”

   “我可做不到亮那么久。(注:LED灯的寿命可达十万小时以上)。”曦月苦笑不得。

   “但你有它贵(注:LED灯的光源性很强,灯具需要考虑LED特殊光学特性)。”,孤剑托腮,“说说又发生什么了?是你甩别人结果别人还缠着你了,还是又把锅推到我头上了?事先说明,我绝对不会帮你祸坏人家纯情小姑娘。”

   曦月被他好似崩豆的话给逗乐了,即便孤剑并不知道自己的话有何笑点。苍天可见,他句句属实,句句发自内心的顾虑。

   曦月毫无征兆地止住笑意,还把孤剑吓一跳,他偏头看向孤剑,明眸映着朝阳。“我只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是那种掏心窝子的喜欢。”曦月的眼神是自打出娘胎以来,最认真至极的一回,孤剑由此意识到不对劲,随即调整坐姿等曦月娓娓道来。

   曦月笑了,笑得很清浅,也恍若下定决心赌一把的豪赌神情。“那个人很好,真的。”曦月说着顿了顿,神情似是纠结,亦似是悲哀。

   “他看起来冷冰冰的,其实实际上对每个人都很好……”

   孤剑伸手制止住曦月滔滔不绝的话头,他率先想起件事。“真的是真心么,不是玩玩?”,孤剑诚恳地对他进行劝告,“我告诉你,那么好的人可不能辜负啊。”

   “我发誓比珍珠还真。”曦月对他肯定道。

   “好吧,你继续。”孤剑摊手。

   “但他发觉不到我已然变质的感情。”曦月苦着脸。

   孤剑先对此话表达出自己的震惊。“居然有姑娘拒绝鼎鼎大名的曦月的示爱。”,他随即调整语气,“对不起,我太惊讶了,请继续。”

   曦月没过多在意他的惊奇,宛若沉浸在自己的悲惨世界不可自拔,他停顿半刻,才继续讲。“形容的确切一点,他像可燃冰,但我不知道该如何亲近他,我怕他会被我作为‘LED’的温度灼伤的。(注:LED灯电能转化为光能只有百分之三十,其余则转化为热能)”,曦月强颜欢笑道,“何况我还没告白呢。”

   显然孤剑的重点跟曦月丝毫不在同一个点上。“有喜欢的人是好事啊。”,他衷心替曦月感到开心,“那人有喜欢的人么?”

   曦月的目光迟疑几分,他瞟眼不知所以然且格外欣喜的孤剑,琢磨半晌。“好像没有。”他抿嘴,心里悄咪咪打起小九九。

   “‘可燃冰’她再像冰,也改变不了迟早会迎光燃烧的本质(注:可燃冰其实是水和天然气的固态状物)。”孤剑义正言辞地回答。

   可你知道那是谁么,曦月没把这话说出口,他怕一但说出去连朋友都做不了了。“有时候,我觉得我自己真的挺像只被光芒迷失自我方向的蛾子。”曦月露出苦涩的微笑,孤剑觉得友人似乎打算件不得了的事情。

   “你打算放弃了?”孤剑尝试着问道。

   “我只是冷静了一下。”,曦月佯装轻松道,“毕竟我还年轻,还不想过早万劫不复。”

   曦月从老生常谈的状态中挣扎出来。“还有我那已经算是爱的范畴内了。”,曦月义正言辞地说,“已经脱离喜欢了。”

   孤剑歪头思考半晌。“这样吧。”,他掏出手机,调整到静音,“你抽到五花就去告白,别在我这装吟游诗人了。”

   曦月注视孤剑低头的侧脸,无声的牵起唇角,手顺孤剑的指示即将摁下连抽五加一的按钮上。

   “你在燃烧。”

   “我看到了。”

   “你也在燃烧,不过是在冰里跳舞。”

   “我只是在追逐着光。”
——————end—————————————
   不知道写的什么鬼,大概因为我发烧了所以格外渴望温暖的缘故吧(×)

评论(9)
热度(27)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