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浮柳】恋爱三十题.25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梦间集
*写手浮生×画手柳叶
—————————————————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爱上你,但你就是我没有爱上别人的理由————《虞美人盛开的山坡》

    25.凝视彼此的眼睛

   这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那时候浮生还是顶着只有四十多个粉丝其中一半都是广告的小写手,不过“劲柳如风”这名字虽然在绘画圈属于温火状态,但在同人圈已经算颇负盛名了。至少能在评论区里被人叫声大大,再来句拿走我的膝盖这种。

   浮生没有达到他的地位,从任何方面来讲。他曾经臆想过一个跨越十几年的美梦,构架完美,剧情流畅,世界观绝对撑得起来,却在真正动笔时发现他写的东西根本与他的脑洞不成正比。其中最令他打击的是,他的原创根本没有任何关注度。

   他没有将这些事告诉任何人,但他把自己是个写手这件事朝朋友们自豪的宣布过,甚至还大声朗读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来的长评。小虎很给力地夸他厉害,分水听后头都不会甩出句不冷不淡的,“噢,那真是棒棒的。”他说。

   之后他这句见长的话被正在怒头的老师听见,当场提拎出去一顿训,甚至请来家长——是毒龙银鞭,因为玉萧家里有事出去解决了。除去分水上课说话的问题,还有和浮生由于退到后排好说话的缘故,咔嚓一声从年级前十的排名掉到班级二十后,甚至带坏了小虎。

   掉排名这事被毒龙银鞭压下去了没告诉玉萧,这次再来学校,毒龙银鞭情绪明显不是特别好。浮生跟小虎扒拉办公室的拉门,屏息窃听里面发生的声音,里面似乎吵起来了,分水全程没吭气,毒龙银鞭是个暴脾气,三言两语下来就跟老师互相呛呛,最后把老师气得说那就别来了。

   “呵,我师弟又岂是你能说得的?”毒龙落下这句话就牵起分水起身,推开门见到浮生跟小虎,微愣,低头瞧眼欲言又止的分水,神色瞬间柔软似融化的棉花糖。

   他松手,分水不禁抬头看他。“去跟你的朋友们打声招呼吧。”,毒龙银鞭的声音很轻,“马上就见不到了。”

   “怎么回事啊?”小虎着急地问他。

   “我要转学啦。”分水佯装轻松地回答他。

   “是因为我们么?”浮生蹙眉。

   “不是的,本来就快要转学了。”,分水拍了拍他们的肩膀,“你们一定要记住我啊。”

   “那还能相见吗?”小虎皱着脸问。

   “当然可以啦,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嘛。”,分水的嘴角突然弯向不同的弧度,“肯定能再见的对吧……”

   他们互相拥抱,分水耸肩,用手背使劲揉开眼角的涩意,云淡风轻地跟他们道别。要努力成为合格的职业篮球明星噢,他拍了拍小虎的肩膀,转而又拍向浮生的。要成为著名的作家噢,他露出狡黠地笑容,这样我留的明信片才能大卖啊。

   后来,他们的初中生涯就再没看到分水。

   浮生知道柳叶,每天的社交软件界面一打开,上榜的精英永远有“劲柳如风”这昵称的存在。“劲柳如风”的标志永远是右下角不变的柳叶水印,即便曾经被无数人盗过,可依旧能一眼认出这是柳叶画的,跟浮生一样,他的个人风格太浓烈了。

   用浮生的话说,这就跟迫使抠脚大汉写琼瑶,强逼现实主义者写童话罗曼史,忒难为人了。

   另外,浮生跟所有写手一样,都特别希望能勾搭上画手圈的大佬,尤其像柳叶这般平易近人的。

   浮生跟柳叶的第一次交流,是在评论区。估计柳叶都没记得过,他当初浏览篇文笔普通但结尾咯噔一下大逆转的短篇,无心留下那句“大大真厉害,为这剧情跪了,太虐了QAQ”后,浮生为此雀跃了老久,尽管柳叶没点推荐。

   他来回恨不得把那条信息盯出窟窿,手指按在键盘输了又删删了又输,憋得闷气,只得敲出“大大别这样,给你个爱的抱抱”。出乎他意料的,柳叶瞬间回复他好啊,求抱抱QAQ,他看过后没忍住,噗呲笑出声,心里暗暗地想,这会是一个怎样可爱的人啊。

   柳叶虽然是大佬,但他一点都没有架子,为人特别亲和。每条评论跟转发,即便底下写着类似于“好漂亮”的毫无意义的话,他依旧会在上面回复声谢谢。浮生本就听过这类说法,没料到真正单方面接触时不禁还是因为柳叶的亲和力与谦虚折服,每条讯息都真情实感,丝毫不做作。

   曾经有不知道从哪里的传言说过,一个写手,只要每天更新三千字,就不会有“没人气”云云的困扰。浮生听说过,也的确打算如此行过,没坚持下来,一则因为学习,二则因为没有足够的动力。

   索性他爸妈并不反对他写文章,甚至他爸在得知后把他的背部拍得咚咚响,骄傲地说行啊,我们家出大作家了。只是对他的唯一要求,便与广大父母们所担忧的相同,别干扰学习,他妈妈说,分的清主次,要是干扰到学习,那你就等着吧。

   有趣的是浮生自从那次与柳叶偶然的短暂交谈后,就再也没跟他有过正面交流。直到他为了勾搭画手硬生生拉小虎跑去美术社团,当时社长还是比他们高一届的千丈卷,就是后来跟三绝笔、六爻棋和幽谷箜篌共称无名山四大的那位,当时他就已经小有名气了。

   他的前位有个对谁都很好的男生,温温柔柔,和和气气,是那种就算心怀怨气都不会对他发的人,名字是柳叶。浮生前晚熬过夜码字,听千丈卷在讲台滔滔不绝有点脑仁疼,也顾不得听讲,趴在桌上老老实实地补觉。

   等到他看清面前的东西,就没心情睡觉了。

   他秉着迟早要逼成一体机的心拿起面前的纸张,左看右看依旧摸不到头绪,直至柳叶转身拿起根蜡笔,慢慢对他扼要叙述千丈卷的话。浮生这才明白千丈卷这是在考核,题材随便,可问题又来了。

   “我不太会画画啊。”浮生清楚地见到柳叶稍微扯了扯嘴角。

   浮生的目光错过他的肩膀,朝柳叶课桌上的杨柳依依的画上看去,只见画中杨柳下似乎有个人,发丝随风飘扬,很是漂亮。“没事的啦。”,柳叶的话音令他堪堪回神,“千丈卷学长说可以合作完成的,我可以来帮你,只希望你不要嫌弃我画的难看啊。”

   如果这都算难看,那我就更没脸提笔了,浮生看着他心里默默犯嘀咕。柳叶依旧笑得极其礼貌,能让人感到亲和却又隐约有距离感。浮生同意柳叶的提议,柳叶询问他想画什么,他仰头看天花板思考半刻,敲手。

   “画……画风景吧。”他如实回答,目光落在柳叶脸颊旁边的小麻花辫上。

   柳叶应声莞尔,笑容极其自信,当他笔尖落在纸张表面时,他体内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动笔没有丝毫犹豫,线条流畅,勾线无可挑剔。柳叶迅速画完草图后,示意浮生可以填色,浮生拿起彩铅不知该如何落笔。

   太完美了,不填色也很棒,细节多但并不显得繁琐,笔触干脆利落,整体构图跟他本人的气质同样特别令人舒服。浮生盯着面前的“烟花杨柳”图深思熟虑良久,举着墨绿彩铅点点停停就是没落在纸上。

   柳叶扬眉。“怎么不动笔呢?”他不禁疑惑道。

   “我怕毁了这张画。”浮生蹙眉。

   柳叶听后轻笑出声,肩膀一耸一耸地仿佛听到值得他开心的事情。“谢谢。”,那双碧眸扑闪扑闪,“但我相信你不会的。”

   浮生少见的陷入沉默了,柳叶干脆探手握住浮生拿笔的手,力道不重,带有不容拒绝的意思,彩铅在纸上画出流畅的线条。柳叶手把手领浮生填好叶子的颜色,填罢他松手,浮生换墨棕色彩铅,打算给树干上色。

   “看吧,我说的不错的。”,柳叶特别得意地说,“你可以做得很棒,看呐,你画得很好。”

   浮生闻言露出开心的笑容,这番话使他想起当初劲柳如风的留言,他想起,便装作若无其事地问柳叶他上不上那个软件,寻思着勾搭个画手大佬也不错。毕竟画手勾搭写手容易,写手勾搭画手难得很,尤其对他这种半吊子写手而言。

   柳叶的反应实属他意料之中,也属于意料之外。他说好,他们就掏出手机互相关注,浮生瞧见劲柳如风关注他可兴奋了,连忙对柳叶说你看有大佬关注我了,柳叶也替他开心,忙道好事好事来让我看看。

   柳叶看清ID后,再抬眼瞧浮生鼻子翘得能挂酱油瓶,嘴角牵起笑意。浮生你过来,我跟你说个秘密,他在疑惑地浮生耳边丢下大雷,我就是劲柳如风。

   浮生本来是不信的,随即想起面前极具个人色彩的画作,脸色顿时几经变化,差点没拿稳手机,柳叶笑得更快活了。他扫眼手机屏幕,还嫌不够似的,缓缓说出浮生掠影对吧,眼底满满的笑意加深几分。

   柳叶待人很礼貌,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令人听清,温柔且疏离,不会留下多余能被人抓住误会的尾巴,而且说话必看人,等到抬眼时,发现他眼里全是自己的模样。浮生现在就是这样,本来尴尬地不得不猛地昂首,惟见柳叶托腮,眼里盛满自己的模样,愣在原地。

   “很高兴认识你。”,柳叶朝他伸出手,“我是柳叶,ID劲柳如风。”阳光泻满房间,背后有灰尘在起舞,柳叶朝他扬起唇角,浮生毫无征兆地感到心脏慢了半拍。

   他就此认识了柳叶,不只是网络上片面的劲柳如风,是活生生的,脉搏下流淌着生命,能够感觉到皮肤热度的柳叶。

   浮生早就关注了劲柳如风,不单单因为当初柳叶的无心鼓励,还因为当初他遭遇大批无脑反抄袭狂潮时被诬陷时,是柳叶站出来说他不是。

   浮生知道柳叶喜欢吃芒果班戟,喜欢喝焦糖玛奇朵,家里有只叫小公举的橘猫,阳台还有杨家枪专门开辟出来给他养多肉的地方。这些全是他根据微博上的片段猜测出来的,也许浮生要比他想象的还要了解柳叶,他甚至知道柳叶对菠萝蜜有轻微过敏反应,他根据他作为医生的母亲推测出来的。

   他能够因为柳叶一句“你的同人好好噢”兴奋半天,能够因为柳叶一句“我来给你画插图吧”拽住小虎出去请客吃饭,能够因为柳叶被人黑了奋战三天,打字打到手抽筋。

   因为他知道柳叶不屑撒谎,他说很好就是很好,他答应会画插图就一定会画,哪怕硬生生从牙缝里挤出时间仍旧会格外认真地画好一笔一划。同时柳叶也格外执着与礼貌,有人说他不好他会追着问到底哪里不好,遇到喷子跟键盘侠上来就骂,他不会骂回去,也不会忽视,反而白白让自己受伤。

   浮生看不下去,柳叶这么好,就该被人珍视。这时候作为写手的优势就出现了,他可以把对面那人说得无话可说,且没说出一个脏字。

   “谢谢。”柳叶对他说。

   “举手之劳啦。”,浮生顿了顿,“若是真觉得对不住,可以帮我画份插画吗?”

   柳叶笑了,他也笑了,分水在旁边哑然失笑,小虎摸不到头脑亦随着他们笑了。

   后来直到毕业,浮生总算能有点热度了,他本来有点飘飘然,在目及柳叶那句“初心莫负”顿时清醒过来。他去私聊柳叶,问他怎么了,柳叶回答他开始有点看不清自己了。

   “我不知道怎么了。”,柳叶断断续续地叙述,“我好像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致来,画技也没有丝毫进步。”

   浮生失笑。“你这是飘了。”,他精准地回答,随即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成为写手么。”

   柳叶回他个问号。

   “因为我想报社,吃刀子吃到吐了。”,浮生笑道,“所以想试试三言两语把一个人写活,再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滋味,肯定很爽。”

   柳叶因为他的话在课上噗呲笑出声,成功吸引台上老教授与大多数同学们的注意力。老教授皱眉,他缩肩膀把自己蜷在座位上,跟浮生聊天。

   “那你可真坏。”柳叶回答他。

   “是啊,我真是坏透了。”,浮生猝不及防地问道,“所以你现在心情好点吗?”

   柳叶微愣,眼神流露出星星点点地温柔,如春水般,流入心底。“谢谢。”他只能想到这么说。

   “嘿嘿,收敛点。”,浮生的室友君子看不下去,“你这表情跟思春的少年没两样。”

   浮生立即扳平嘴角,拿手边的法理学卷起轻拍君子的后脑勺。“全寝舍的人中就属你没资格数落我。”浮生由鼻腔发出声闷哼。

   最后还是出事了,柳叶的同人被人抄袭,那人不但拒不承认,而且仗着柳叶画耽美反咬一口。浮生替柳叶感到气愤,周围人都是,就柳叶没有丝毫动作。

   柳叶坐在图书馆看书,阳光分外美好,照得人暖洋洋的,只不过有摞资料书突然直接哐当落在柳叶面前,破了这岑寂。“柳叶,你为什么要容忍她。”浮生的声音异常冰冷。

   柳叶头都没抬。“不是大事,小孩子而已。”柳叶漠然地回答浮生的问题。

   却不料浮生由此戳中了怒气点。 “‘不是大事’?‘小孩子而已’?”,浮生气息极度不稳,“柳叶儿,你要知道,这件事情只是开始,她只是作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然后呢?”柳叶面不改色。

   “你应该去上诉!这样才能制止这一系列问题的发生啊!”浮生说道。

   “安静!安静!”图书管理员对他们说。

   柳叶给浮生让出位子,浮生坐下,他的气息平稳了不少。柳叶等他冷静些才开口。“我上不了诉,浮生。”,他平淡的语气好似在讲别人的事情,“你忘了?我的是同人,是没有著作权的同人。”

   浮生神色一凝,他偏头,柳叶的眼中依旧是满满当当的浮生,可眼中多些他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浮生打出了娘胎以来,第二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的无力。

   这件事不了了之,倒成为日后抄袭同人与耽美的情况泛滥,同人圈岌岌可危的原因。因为抄袭同人没人能说不,毕竟真正严格算起来,同人圈的诸位才是真正侵犯著作权的那些人。

   柳叶成为众而矢之的。

   他们愤怒,他们生气,他们却没办法完美解决现在的情况。

   柳叶却仍旧温柔得过分,他接受一切迁怒与他的不满情绪,他能理解,甚至会主动宽慰他们每个人。

   浮生即心疼柳叶,又对柳叶的行为表示理解。“来看看啊。”,他对分水哭笑不得地说,“这就是我喜欢的人,是不是很值得我的喜欢。”

   柳叶真的太温柔了。就因为他在马路边等红灯时瞅见个半大小孩跑到路中间,有辆破夏利马上就要压过那孩子,他想都不想冲上去。

   柳叶护住孩子,孩子怀里搂只博美,猝不及防地,柳叶打了个喷嚏。

   于是他救了那孩子,却弄丢了自己的命。

   等他们到医院赶到时,医生已经摘下口罩,面带愧疚地对他们说,抱歉,我们尽力了。

   估计是由于柳叶太温柔的缘故吧,上帝以为他是混在人间的天使,所以接回天堂去了。他们彼此这般安慰自己,可没人能安慰得了浮生,只能摇头叹着气离开。

   柳叶的葬礼办得很低调,跟他平日的为人一样,走在殡仪队伍前头的是个男人,西装穿得笔挺,身材很好,脸也显得年轻,可头发却已经花白了。浮生听分水说,那是柳叶的父亲杨家枪,惊闻柳叶逝去,一夜白头。

   杨家枪没哭一声,连眉毛都没皱一下,浮生也是。他们都明白柳叶最是看不得在意的人在面前哭泣,柳叶一辈子都没怎么顺心顺意过,他们不能让柳叶走的时候还心里添堵。

   顺带一提,由于柳叶是闯红灯的缘故,加上夏利的主人穷,他根本没赔偿多少钱,甚至柳叶的见义勇为除去当场的那些人根本没人晓得有这件事情的发生。

   甚至柳叶公众号说他已经离开了的时候下面还有骂声的。

   浮生看着那张灰白的大照片,照片上的柳叶双眸似有水色,扑闪扑闪,仿佛一旦注视就好像在看你一般,里面满满当当都会是你的身影。

   浮生还是没坚持住,哭了,哭得像个失去了糖果的孩子。
——————end——————————
   产粮玄学!!!
   其中浮生前期的文手经历有我的影子啦,是不是很惨2333
   还有浮生的那个“三言两语写活 人然后咔嚓”的梦想也是我的2333
   顺带说一下,放个彩蛋,浮生其实有次参赛投稿因为第一次没过审核,第二次发的时间不对,结果准备了老久还落榜了,闷闷不乐老久(曾经我的经历啦)
   这次应该是糖吧?甜不甜?

评论(4)
热度(23)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