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多人】普通的,平凡着(下)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本家
*现代架空AU
*梦间集×部分全职高手(武 器拟人)
*产粮玄学,日常向,甜的信我QAQ
————————————————
日常场景六:

   YY里声音大多掺杂着不和谐的敲键盘声,还有或偏冷静或偏活氛的指挥声。“据守战光只是在闷头打多没意思啊。”,撕裂末日提议道,“要不来放首歌吧。”

   一呼百应——对于那些闲不住的人说的。

   不过他的提议确实不错,光是闷头打战场实在是闷得略微喘不过气。很快,YY里也响起悠扬的音乐声,只是跟他们想象中的稍微不一样。

   应该是很不一样。

   于是他们那天的据守战是在“树上的鸟儿成双对——”中度过的,而且还硬生生听完整首曲了。当然,更令人震惊的是他们居然觉得黄梅戏很是不错,孤剑率先提出下次打攻防战时干脆放《长板坡》的建议。

   依旧一呼百应,只不外是苦了那些萌新的耳朵。

日常场景七:

   论起千机跟冰雨他们的相遇,大抵是在网咖。

   千机大三,比冰雨大一届,但寝舍楼的校园网依旧很不友好,实在对于卡成PPT的游戏无话可说,只好收拾收拾泡在楼下网咖。他借用网咖登五剑之境时,恰巧瞟见旁边有人也在登录,还不止一个,不由得多看了几眼送去些关注。

   直到他在自己的游戏界面看到那些眼熟的角色跟ID。

   “所以这就是你们全部逃课去网咖的理由吗?”真武捧着养生茶对面前的几人问道。

  “不,这只是阐述我们的初遇罢了。”,千机面不改色地说,“还有真武主任,您的装备有点脆皮啊,要不我帮您找些御化高的?”

日常场景八:

   【楼主】恶刀嘶吼  
                 第100868楼|××月××日   
                 想知道我们在没在一起的小可爱们,抱歉让你们失望啦~

    【楼主】恶刀嘶吼    
                  第111868楼|××月××日  
                  诶,别哭,我抱不到你们,会心疼的啊

    【楼主】恶刀嘶吼
                  第129864楼|××月××日
                  我写这个树洞,只是对这段单相思(大概是吧?)纪念并且结束这段念想,所以别去打扰里面出现的任何人,更别打扰他……嘛,如果他真的跟你说的一样那我会很开心的,不过也晚了哈哈

    【楼主】恶刀嘶吼
                  第132868楼|××月××日   
                  我听见你们当初很多人的心愿了噢~
                  我要A了,江湖再见。

   千机闲来无事翻了翻五剑之境主吧,结果发现这篇被加精的树洞贴。树洞贴主要是讲两个人的故事,结局有点出乎他意料之外,两人都在即将打开心门的时候悬崖勒马了。

   结局挺唏嘘的。作者删号A(注:全称英文away from keyboard,简称AFK,直译过来就是把手离开键盘,衍生有表示长期或永久离开游戏的意思)了,主角之一虽然还在五剑之境,可却有些令人感到对现实的无奈,毕竟他们是同性。

  他看贴有个不算好的习惯,就是总会先点开只看楼主才阅览。所以他根本没看到帖子下面哭爹喊娘的回复,更没看见当事人上来澄清,他只是看过后瞥眼时间察觉快到开据守战的时间就撤了。

   后来,他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说话语气有点熟悉,可就是想不太起来。直到他老板密他问进度,他即刻忆起这字里行间中快突破屏幕的熟悉感来源于何处。

   他没有对他们的决定有什么多余的看法,只是以旁观者的身份看待他们这段有始无终的感情,顺带赚赚外块贴补生活。

   老板上线,仍是熟悉的波浪线跟三句不离的QAQ,千机不想说什么,只希望再登录时装分还能坚挺地挣扎在及格线上。

   老板替他铺垫好一系列心理暗示后,转而开始说叨其余使他感到新奇的事情,比如说主线剧情,譬如说穿越地图方式,例如说新加的门派跟风景,直到他把话题转到键位上。“对了,你的键位怎么如此奇怪。”老板不由自主槽道。

   对不起我的键位每个人都说奇怪。“怎么了?”千机秉着顾客是上帝的原则问道。

   老板仿佛由此戳中了愤怒点,滔滔不绝地开始他的演讲。“你居然设置前滚轮是后跳,后滚轮才是暴击!”,老板叫苦不迭,“我在竞技场刚想来个帅气的托马斯回旋暴击,结果唰得从对面峨嵋旁边略过!”

   说得那是个绘声绘色,千机基本可以想象老板略过峨嵋后周围人的拔剑四顾心茫然。

  “好吧,我会在下线前把键位改回基础设置的。”千机只好如此回答。

   随即他们沉默良久,准确的来说是老板单方面沉默良久。“他……怎么样?”老板斟酌着开口询问。

   千机瞬间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你指谁?”他扬眉朝老板疑道。

   老板迟疑着,微信屏幕左上角的“对方输入中”来回亮了挺久的,老板最终还是敲出三字。“没什么。”老板与往日不同,正经太多了。

   正当千机以为老板终于可以安静如鸡会儿,结果老板对于自己可悲可叹的青春惋惜不过半刻时,眨眼间就继续跟他侃大山。千机揉头,偏脑袋继续一面跟据守战,一面听老板跟冰雨双重说叨。

日常场景九:

               “清纯学生在闲聊”

    冰雨:次奥,谁改的群聊出来出来看我不给你来发爱的三段斩!
    无剑:(滚!老子不约!.jpg)
    无剑:靠  
   (系统提示:“无剑”撤回了一条消息)
   (系统提示:“无剑”撤回了一条消息)
    冰雨:仇杀三件套已到货,请签收
    无剑:相信我我能解
    天罡:啧,一大早就这么多消息还以为什么事。
    天罡:是熬夜打攻防不舒服还想来次帮战么?
    天罡:(你不要搞事.jpg)
    无剑:赖我喽?
    无剑:(你这样会失去我.jpg)
    千机:呦,一上线就看见你在躺 尸,湿土地躺着舒服么?
    千机:(画面太美我不敢看.jpg)
    无剑:很舒服,千机你要不一起来感受感受?
    无剑:(我跟你讲,再这样,你是要失去我的.jpg)
    真武:千机,你的论文没合格,去重新再写一份吧。
    千机:……
    烈焰红拳:你们是在修仙么,现在居然还不去补觉。
    无剑:是的大佬,明白了大佬。
    千机:等会,烈焰红拳你先别走,我有事找你,看密聊。
    灭神的诅咒:一起床就看见你们在闹腾……不睡觉?
    冰雨:我现在更关心千机跟烈焰红拳说什么了。
    灭神的诅咒:关心也没用,赶紧去睡觉,眼袋都快掉到苹果肌上了。
    冰雨:ojbk
    屠龙:有同城的么?
    灭神的诅咒:怎么了?
    屠龙:线下聚会要不要?
    无剑:说起来的确很久没有聚过了。  
    屠龙:对吧?
    倚天:把音响的音量调小点,我要补觉。
    屠龙:噢。
    玄铁:我觉得这个群聊名对我这种已经步入社会的成功人士很不友好。
    玄铁:(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jpg)
    神雕:(气氛很尴尬,来骂管理吧.jpg)
    紫薇:……  
   (系统提示:“神雕”撤回了一条消息)
    屠龙:2333
    青光:线下聚会可以啊,来我这里?
    无剑:大哥你居然在上班时间玩。
    青光:我是老板。
    无剑:(亲情的火苗说灭就灭.jpg)
    灭神的诅咒:无剑你怎么还躺着呢?
    灭神的诅咒:我拉你,抱歉了。
    无剑:没事,别拉我,我想认真地看看五剑之境的天空。
    无剑:(我就是要躺着.jpg)
    无剑:灭神的诅咒你怎么还不去睡啊,都这么晚了。
    灭神的诅咒:今天没课。
    冰纹:请问……你们在干什么?
    千机:没什么,乖,去补觉。
    千机:线下聚会定下来了吗?  
    焰影:嗯?有聚会?
    无剑:定下来了。
    无剑:@焰影,没你事,高三小孩别老玩游戏,老老实实学习靠大学去。
    焰影:……   
    灭神的诅咒:乖。
    虎头:哇,好热闹!
    虎头:要线下聚会吗?
    虎头:我也要去!
    无剑:可以啊。
    分水:算我一个!
    玉萧:你的作业没写完。
    分水:(委屈巴拉.jpg)
    玉萧:你的学 习退步了。
    分水:(原谅我可以吗.jpg)
    毒龙银鞭:乖,师兄给你买糖葫芦。
    青光:线下聚会来我这里,直接找我,来往费用我来出。
    紫薇:未成年人在家长同意后方可过来。
    玄铁:详情见通知。
    无剑:还有问题么?
    孤剑:龙骨寒星跟我一起。  
    无剑:好。
    无剑:还有呢?

日常场景十:  

   青光杵在飞机场高等候机室等即将到来的众人。他戴副崭新的墨镜,西装穿得笔挺,手拿部新款全屏荣耀,靠在门边刷着群聊。

   千机到达公告提醒过的房间,再三确认房间号码后,与伫立在门边浑身散发再近一步就咬你气场的仁兄,坐在软皮沙发等待后面接着来的人。青光注意到他,收起手机踱步到千机面前,就站在他面前,不多说半句话。

   千机陷入沉默,千机试着跟他打招呼。“嗨。”,他朝青光招手,“请问你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吗?”

  青光没搭腔,墨镜在白昼灯光照映下泛起光泽。“天王盖地虎。”他四处张望,张口说出这五个字。

  “你是二百五?”千机下意识接道。

  看模样,青光挺想打他的。青光来回深呼吸数次,随后才摘去墨镜,目光略过千机的脸。千机没反应,或者说他本来就没什么可值得有何过激反应的,青光莫名其妙地感到失望,随即说出他的ID。

   噢,原来是重塑人间(注:这是青光利剑的绝杀技能名称)。千机扫眼他,起身探手,礼貌地脱口自己的游戏昵称,他们相视而笑,互相握手,打成共识。

  他们陆续等来剑盟的其他人,虽然没有真正见过面,不过靠ID跟声音多多少少都能认得出。但令人惊讶的不在少数,比方说独孤一家子,老大是青光多少还能看得出来是为长男,可老二紫薇是真看不出来,尤其还在玄铁饱经风霜的面容跟肌肉的映衬下,当然,千机的意思不只是玄铁本人显老而已,毕竟玄铁上YY都开着极其糊弄人的甜美女主 播的女神音开腔。

   而且他是他们一家子里唯一拖家带口的,说的是他俩儿子,屠龙跟倚天。原本千机等不明真相的同学们不太相信这番说辞,直到看见了本人,他们信了。

   千机跟冰雨他们比较熟,遇上了没多大反应,打个招呼点头致意算寒暄。可无剑那边不一样,他们惊奇地发现往日的麦霸冰雨居然才大二,还是个清清爽爽的俊俏青年。  

  另外那些未成年人好像没有能来的,分水跟焰影都是高三生,还有面临百日高考的,全被家长强制压家里努力念书奋发图强了。顺便一提小虎也没能来现场,因为他正要偷偷收拾行李出门时被下楼买早点的妙手白扇瞧见,给扣回家补习数学了。

   酒店等等消费全让青光大老板一手承包了,他们不需要为此付出什么,他们只需要往旅馆把行李一放,收拾收拾便可以出门。冰雨首次来这个城市,拽着灭神的诅咒不消停,嘴里直念叨连夜攻读的旅游攻略。千机暂且不知做什么,其他人散的散玩的玩,他随便在身上翻了翻,仅仅找到盒当初一个很是要好的朋友送他的蝴蝶泉(注:一款九十年代的卷烟,现已绝版),千机垂眸,随手把那盒香烟塞回上衣左口袋。  

  “前辈。”,冰纹朝他说,“我们一起走吧?”

   千机闻声抬眼看去,冰纹正对他腼腆的露出微笑,撕裂末日正在他身边对越女科普星座知识,还有其他人也在周围,他们都在等着他。

  千机笑了笑,不知道是在笑他刚才一瞬间重返当初二三岁时的青春,还是在笑这帮生死不离的兄弟。他摆手阔步,披上外套,走到他们中间,轻轻浅浅带来句自带笑音的“走吧”。

   看来他是被老板传染了,想起老板,他对老板最后的希望就是别在折腾账号。此番回去,愿白衣剑客的装分不会低的太离谱。

日常场景十一:

  知道么?  

  据说生死不离不是好感度最顶点,它之后还有个隐藏好感度,要比生死不离高太多,也是四个字,组起来特别押韵。

   生死不离,江湖不见。
——————end———————————  
  求小红心跟小蓝手,遇上了就手动支持一下好不好,给你们卖萌了∪・ω・∪  
  看我都撒糖了的份上懂得,告诉我甜不甜?

评论(1)
热度(20)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