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多人】普通的,平凡着(上)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本家
*现代架空AU
*梦间集×部分全职高手(武 器拟人)
*产粮玄学,日常向,甜的信我QAQ
————————————————
日常场景一:

  “爸爸给你来发爱的暴击!”

   正在疯狂输 出的界面,那是何等鸡飞狗跳,此时团队频道突然突兀地浮现出串夹杂许多乱码的白字。在转眼看去,那串白字的主人已经躺在副本的青铜地板上,安 详的去了。

   毫无征兆,耳机里传出声暴喝。“次奥,别奶我,我要跟这boss一决雌雄。敢打劳资的人,劳资来教你重新做boss……”,声音忽得开始变调,“我靠二次暴血了,奶妈呢,奶妈快来奶我,奶我奶我奶我,奶妈再爱我一次,快给我来口爱的奶!”  

   全团唯一技能点全洗奶的金铃索,冷漠地看眼被加加速掉血的冰雨,再瞟眼头顶顶着的长到快要冲出屏幕远远而去的debuff,语气平淡的噢声扔出刚读完CD的固本培元。

   早早被撂倒在地的龙骨寒星不想说话。    五剑之境刚如同龙卷风席卷网游界的时候,他们没赶上,他们是在五剑之境依旧待在风口浪尖那年入的坑。从此,五剑之境的热点往往不止步于剧情跟画质,还有不断掀起狂风巨浪的,那些,闲不住的玩家。  

  尤其是在梦间集那远近闻名的搞事服,基本每周都停不下来不重样的连翻搞事。大佬换小号蹲萌新小白不是少见的了,因为多加关注点就冲上去单挑的都不算事,目前最大跌眼镜的原因便是由于对面拍卖时多了一铜便开大然后规模达到帮战的地步。

  闲的吧,闲出毛病该吃药了。

   再来说冰雨,其实他不是PVE(注:玩家对阵环境)玩家,是个操作跟嘴皮一样犀利的PVP(注:玩家对阵玩家)党。至于他为何会来参与副本,完全是因为开副本的时候全剑盟只剩下他一个人调息凝神还在身上,其他人大部分去参与搞事了,索性拉上还在换装备的金铃索等人同去打本。

   PVP打本是什么概念……掉血大姨妈。

   全本的奶妈跳得脚站不住地,他们也依旧无法挽回全场血掉到只剩块皮的地步,冰雨不断根据情况来调整战略,能控制boss的依旧少得可怜。不赖他们,赖他们都是PVP大佬,大多玩得菜。刀流,而且几乎都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长时间的拉 锯战了。

  出本后,冰雨深思熟虑,他们的操作绝对没问题,不然不会被人跪着叫爸爸。所以能是哪里出问题了呢,他跟其他人一样,换好装备套上灵犀洗好心法跟技能点,顺带指点没有参与过副本的小白,嘴不停闲,脑子也不停闲,飞快的思考大方向的战略问题。

  这间接导致他唯一的室友,正在替他们俩的课堂感受兢兢业业补作业的游戏ID灭神的诅咒的好友,一把甩给他卷卷子。冰雨本来被打断思路有点不耐烦,随即目光转到卷子的内容,他立刻停止絮絮叨叨,默默地将卷子递给灭神的诅咒。

  “打算什么时候写作业啊。”灭神的诅咒平静地看着冰雨。

   “打完这一把!”冰雨瞅见屏幕上的倒计时,信誓旦旦地说道。

   灭神的诅咒依旧看着他,眼睑连都没动一下。全神贯注注视屏幕上倒计时数字的冰雨后颈发凉,心头热血逐渐冷却,默默地竖起四根手指头。

   “我发誓,这绝对是最后一把,我一定要报仇雪恨才能弥补我刚刚的失误,这关系到我的面子你知道吗——”

   他没说完,便被灭神的诅咒制止道。“你两个小时前就这么答应的。”,灭神的诅咒如是说,“还有我最开始允许你用电脑是要去盯据守战的,不是打副本。”

   “知道,知道。不说了啊,开本进图了啊。”,冰雨头都没回,“清小怪清小怪,后面的跟上别落队不然奶不到你们,快快快,速度速度跟我清小怪走起!漂亮!哎那边的武当杵在那里干嘛当木桩啊?还不下气场。靠靠靠,快点跟上跟上别乱跑别被boss带节奏!给力!诶别乱跑相信我我们能过去!次奥居然还想反杀撒小辣鸡让你尝尝被三段斩掌控的恐惧!”

   其实冰雨指挥起来的音量不算大,但是真的很烦人,加上他随时随地都能来段骚操作蛇皮走位,最重要的是还能白字刷波屏。

   记得最深的一次,就是灭神的诅咒跟冰雨刷竞技场组二二,碰上了对一看就在闹变扭的情侣,在对方缓过神以前,他就已经在近聊频道敲字刷屏了。当时他的麦被拿去修了,索性他就一边完虐一边刷屏,竞技场打了总共不到三分钟,他打字刷屏整整三分钟,一直刷到人家下场。

   据说那俩出图后就死情缘了。

   灭神的诅咒只能把冰雨喋喋不休的说话声当做刷作业的背景音,将刷作业当做对手速的锻炼。没办法,他们是同系选修同专业的人,连指导教授都是同一位,纵然冰雨跟灭神的诅咒先天条件较好,也得闷头埋进作业的海洋里,何况转天还有个小考。

   想起这件事,灭神的诅咒手里停顿片刻,他以尽同学义务的原则去适当提醒冰雨。冰雨腾出手比出OK的手势,目光落在屏幕,想都不想接上方才的话继续说。

  “Milk that light teacher(注:奶那个明教)!”他标准的中式英文差点害得灭神的诅咒手一抖毁掉整张卷子。

   随后全局笼罩在单词咬字是标准英伦腔,语法却是中式英文的恐惧中,听得灭神的诅咒快忍耐不住想把手上的六级资料书砸给冰雨。

   但他没有。

日常场景二:

   千机觉得自己最近有点活得太颓废,干脆接单当代练来练手法。这次他接的单是个帮剑客上段,他登录时剑客身上就已经套上明月校服了,是带被动暴 击跟隐身buff的那套,由此可见理应乃为老玩家回归。

   故此,当老板说想自己打两把竞技场过瘾时,千机欣然退出将账号交给老板了。

   老板声音很好听,是那种像阳光那般的健气音,尾音上翘,与谁说话都自带三分笑意,让人听起来感觉暖洋洋的。但,这并不代表千机可以允许他去打半小时竞技场,就只是半小时啊,便把他一下午的劳动成果都给糟 蹋了。

   半小时就造了快近万的装分,这是放水了吧,绝对是放水了吧。

   重新登录界面查看装分的千机内心颇不平静,他默默地上YY去私聊老板。趁老板出声前直接了当地告诉他,在他毕业前,请千万,不要再登录账号。

   老板自知理亏,他没抗议什么的,默默地表示同意且支持千机一切建议。

   直到第二天,千机看见本来快毕业的白衣剑客居然段位栽到三段,装分直接负分了。

日常场景三:
                        千机的日记
   03月10日  
                 收了个剑客号作代练。

    03月15日  
                  以后不作代练了,至少不会是剑客号的。

日常场景四:  

  紫薇是个独孤求败的热衷粉丝,近乎所有人都知道。但估计没人知道,他其实兼职粉丝百万的P主,还是乐正龙牙的死忠粉,最开始出道的作品是三次元翻唱《算你狠》,据说把那种略带无奈的咬牙切齿调教的极似真人,其中包含情绪过于丰满,由此收获大批粉丝。

   千机是除去孤剑外第二个知道这件事的。他彼时瞧见帮会YY有个房间只有两人,特别好奇,就点开进去,恰巧碰上孤剑跟紫薇在谈有关歌曲的事情。

   顺便提一句,孤剑除去他的大佬身份外,跟紫薇同为P主,而且还是网络歌手,一体机没问题。他初始崭露头角的作品是仓央嘉措的《十诫辞》,也特别喜欢用乐正龙牙,属于明明可以靠脸跟后台吃饭却偏偏用实力证明自己的奇怪的人。

   他们的房间并没有上锁,但大部分人依旧会不约而同地错开,没有规定明表不能入房间,千机便由此进到此时唯一只有两人的房间。平日看着冷冷冰冰不好接近还无意间散发严肃气场的俩人,在用那种雌 雄莫辨的萝莉音商量曲风跟歌词,尤其在断断续续还有变了调的背景音乐作祟,甚为违和。

  “呦,千机也在。”此声来自加速的小黄人音,是紫薇说的。

   “等会,我待会跟你去竞技场。”此声来自故意升调的胖子音,是孤剑说的。

   千机试图把两绝非 人类所能发出的声音跟YY马甲对上号。“不,不急。”,他扶额,“请先说明在你们身上发生何事好么?”

   孤剑跟紫薇陷入短暂的沉默。随即,在经历过不知多时后,V家P主的大家庭里又多了一位明日之星,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日常场景五:

   冰雨最近有个小迷弟,在他身边鞍前马后,都快把冰雨供成大爷了。

  就连灭神的诅咒跟焰影也不由得对这突然凭空蹦出来魍魉王抱以惊奇的态度。问魍魉王怎么回事吧,那孩子挠了挠后脑勺,涨红了脸,默默低头说冰雨救了他。  

   他们甚是惊讶。按照冰雨的性格若他当真做出此事这件事情早就被秃噜个干干净净,不说闹到人尽皆知,也多少知道魍魉王的来由。

   再去问冰雨,冰雨耸肩仔细回想,也只能答出模凌两可的话。大概发生过这件事情,不太记得了,冰雨如是回答。

   人是适应力极强的动物,他们不出半个月便已经习惯魍魉王在身边的存在。反正没坏处,他们就默许魍魉王于方圆三尺的地方晃荡了。

   至于魍魉王的由来么,这大概成为少数人心中的不解之谜了。
——————tbc——————————————
求小红心跟小蓝手,买萌给你们看(=^・ェ・^=)

评论(3)
热度(18)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