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曦孤】此情是我埋(5)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梦间集
*现代架空AU
*甜哒,信我QAQ
—————————————————
   窗外月光如流水,轻轻巧巧地泻在地表,曦月坐在出租车刷手机,不自然的白昼灯光照得他脸显惨白,跟日式恐怖片里贞子小姐姐的粉底同色。出租车司机少言寡语,扭开音响随便放深夜电台,深夜电台正在接受名可怜兮兮做了备胎还不自觉结果被劈腿的小子悲痛欲绝地点的《爱情的骗子我问你》跟《绿帽子》。

   “祝愿那个骗我感情浪费我真心的小婊贝绿帽天天戴,幸福全没有。”

   曦月闻言放下手机,偏头看眼旁边睡得醉生梦死的孤剑,不由得仰天长叹,顺手摁灭手机,捧起他的脸细细打量。

   “你说你是不是傻。”,他恨铁不成钢地说,“被人绿也就罢了,还被人当枪使。是不是我没来你就真被人卖了还给他数钱的?”

  他对着孤剑乖巧的睡颜说完,实在没气可发,只好把孤剑安置在软沙发上,托腮看窗外霓虹灯闪烁。夜晚的金陵比平常要美上几分,被他甩到一遍头靠玻璃的孤剑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什么。不会喝酒就别死灌酒,曦月暗自在心里说,死撑强,看明天你的胃会怎样。

  事情要从几天前说起。

   孤剑有情缘了,按理说,作为最好的兄弟曦月应该像当初孤剑祝福他一样诚挚地去祝福孤剑。可曦月总觉得颇不舒服,他想来想去,最终把这些不舒服的原因归咎于跟孤剑情缘的那女人身上。

   那女人,是个玩咖。曦月不止认识,他还去撩过那女人,甚至结过情缘,差点奔现,若说对她本人的了解,曦月绝对比任何人都发言权。

  他跟孤剑清清楚楚地警告过,可孤剑固执的认为他是在故意摸黑,偏偏不听他的,差点把曦月气个半死。

   可能这就是初恋吧,曦月在心里进行自我安慰。

   初恋的时候,认为对方做什么都是好的,对彼此无限的包容,自己评价无论好坏都可以说出口,但别人一说半句坏话马上炸。初恋的感觉,距离曦月已经太远了,他不是不能理解,却只觉得当初捧出整颗真心送给人任意糟蹋的那个曦月,蠢得可笑,傻得悲哀。

   正因为经历过,所以曦月才不愿意让孤剑去历经他体验的痛苦。

   这只是在阐述曦月可悲可叹的初恋之旅,不要误会,曦月的自愈能力还是很强的。不过是从被害者到玩弄他人真心的始作俑者、树洞贴百分之六七十的主角——身份的变换罢了。

  孤剑作为个首次经历感情事的大男孩,自然不耗三言两语就被她忽悠住,忙不迭送马具跟礼物,只要不触及底线的事情全部答应。看得曦月替他干着急,索性帮孤剑个忙,在孤剑看不见的地方有意无意帮他撮合,倒是促使他们成功了。

  其实吧,攻略孤剑还是挺简单的,只要不是让他声音好听并且长得不错就行,最重要的必须让他第一眼至少不会产生反感。很不巧,那女人跟曦月同样,三方面都占全了。

  那女人声音柔偏御姐,冷偏温和,标准女神音,不用照片,一开口在峨嵋妖女那啪啦碎的玻璃心刷刷在她那里重塑了。她长得也不错,不然曦月当初不会跟她差点奔现,凭借曦月对于同类的直觉,他们不欢而散。

   他们成功以后,曦月作为秘密推动他们成功的头目,当然真心实意地祝贺孤剑不容易,把那女人给拿下了。他也挺不容易,撮合他俩比他亲自攻略孤剑还心累。全都为了兄弟,他自欺欺人地自我安慰道,为了兄弟,不算事都。

   “谢谢。”孤剑寡言,他说的大多都是心里话。   

   那女人其实跟曦月略有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曦月从来没把真心暴露给任何人,那女人则撩谁就认认真真地谈场恋爱,根本看不出她只是在玩玩。

   孤剑比较单纯,人家以心相交,他就以心相对。等到那女人彻底跟他断了联系,他依旧认为是自己的问题,鸡蛋里挑骨头挑出一堆毛病,可根本不在点上,曦月的原话。

   因为那女人离开孤剑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无剑他哥木剑在现实救她一命,戳中了她仅剩不多的少女心,死心塌地地断去所有备胎,甘心追随木剑的身影。问题根本不在孤剑身上,可孤剑傻不拉几地坚持认为是她没有离开,等孤剑意识到那里,人家早挥挥衣袖不带走丝毫云彩走了。

   没错,那女人ID勾魂蝎,这名字真适合她。

   其他人固然看得透彻,但孤剑直到勾魂蝎的账号易主后,他密过去,才知道自己被绿了。

   大概是由于孤剑在勾魂蝎心里占比太少了吧,她唯独忘了通知他,就忙不迭卖号转公会追随木剑而去。

   顺便说明一下,买号的那个是曦月。

   曦月刚刚登录号没多久,孤剑便凭借特别关注从绝情谷刷得神行到主城,在主城角落不起眼的茶馆边勾魂蝎的ID换成了恶煞之舞(注:曦月刀的绝杀技能名称),正杵门口听说书人絮絮叨叨讲东海那边的事。孤剑密过去,反而消息石沉大海,他有些疑惑,干脆点上角色继续私信。

   “你怎么换ID了。”孤剑执着地问他。

   这回未隔很久,便回复他,只不过答案出乎意外。

   “抱歉,不是号主本人。”,曦月冷漠地说道,“我是刚刚买下这个号的。”

   孤剑对此的回答则是经典的我不信。

   “她转公会了,要不然我带你亲眼看看?”,曦月没等孤剑回答便甩出张表情包,“我去建号。”

   没过多久,曦月甩给孤剑两串数字,孤剑知道曦月的意思,退出剑客重新输入号码登录,登录角色是个小小的崆峒萝莉,ID是凶神之曲(注:是孤剑的绝杀技能名称)。他的界面是在泰山山脚下,山石大字刻有五岳独尊昂首天外,他的面前是峨嵋御姐,头上顶着四字恶煞之舞。

   尽管孤剑对于妖号有了基本概念,可玩女号而言,他还是种崭新的体验。他特别新奇的给小萝莉套得严严实实,在山脚用小轻功蹦哒来蹦哒去,没注意卡在泰山著名的bug处,不上不下,根本动不了,干脆他自绝经脉死在刚登录游戏的曦月面前。

   曦月视角调下,从孤剑的角度看去刚好可以看见身穿破破烂烂校服御姐的内裤颜色,孤剑当场选择跳复活,脸色黑如铁锅低部,耳坠到脖颈发热色。“走,我带你去他们公会。”曦月说完递他神行,孤剑犹犹豫豫点下确定。

   他们近乎眨眼间,就飞到木剑会盟据点门口,他们的出现在近聊频道掀起番风浪。孤剑想解释,曦月先他止步,密他等看好戏记住别开麦,随即发生什么事情他不知道,反正曦月以奇妙的方式令所有人都理解他长期开不了麦且他是个妹子。

   没人认出他,孤剑挺惊讶的。

   当然,所有人能误会除去曦月一顿忽悠,其次便由于孤剑本人少言寡语,说话总带文科生独有的调调,故此少有人能辨别得出真假。好吧,的确不能否认,尽管这还有曦月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大肆宣扬的缘故吧。

   他们入坑玩五剑之境的时候算得上挺早的,时代还在未全面重置游戏,还需要马车才能跳地图的那些年。那时候还没蹦出来阵营斗士,还没有如此多的需要升级装备跟门派判词,更没有爆出来奥斯卡007的事情。

   毕竟那些年禁直升丸跟代练工作室,商店没杂七杂八的东西。浮生彼时还在老老实实的升级,没时间开启他的影帝之旅。

   那些年,氛围挺好的,线下聚会挺常见的。有时间就聚,没时间就算,全当出门旅游玩,倒因此促成不少情侣奔现,比如说羲和跟沐月,再比如说男冠女冠……他们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之前说了,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曦月对孤剑说道,“我们就去参加这线下聚会好啦。”

   孤剑觉得她可能忽略了个问题。“这……你说我是个妹子。”,他纠结地敲字,“我该怎么办。”总不能女装吧,孤剑心想。

   “放心。”,曦月丢出压倒黑暗势力的表情包,“我自有打算。”

   哦对,值得一提的是,孤剑有误会曦月的性别了,可喜可贺。

   不过他居然能够在同一个人身上栽两回,是不是该找曦月索取精神损失费了。

   线下聚会在金陵,时间掐得不错,在大众假期又不掺杂大型节日,大多人都能抽出空闲,除去不得不补课的悲催学生党。孤剑一向对曦月有着非比寻常的信心,无论何种曦月,他真就没太思考妖号的事情,真相的接近令他放松好久都紧绷的神经好好陷入酣睡。

   金陵是古都,古都自然有古都的韵味,是跟他居住的近乎全现代化的城市完全不一样。知道小桥流水人家,杨柳依依,炊烟袅袅么?这是孤剑从未见过的地方,他只在晦涩难懂的诗词里念过,不得不说,它打开了孤剑崭新的视野。

   固然他现在所在的地方见不到炊烟袅袅。

   古人真真是具有智慧,他们遗留下来宝贵的诗词令孤剑他们这些首次来到古都目及如是美景时,脑海里闪现出得不是简单“卧槽”两字,而是极富韵律的“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孤剑已经在朱雀桥边等待挺久的了,从周围人两两三三到现在人都差不多,可依旧没见着曦月他们。

   按照勾魂蝎给他的照片看,是个极其漂亮的女人,身材高挑,眉眼尽显媚惑。孤剑环顾四周,不缺长得不赖的女孩,可却没有跟勾魂蝎能挂钩的女士,看来她也没在场。

   在路边刚放下手机的红绫挑眉扫眼他们。“木剑说要去找他。”,她关掉通话,“去机场。”

   他们立即分批打出租车,出租车的质量还不错,至少老实本分还认路,孤剑等所有人坐稳座椅才开口。他刚重复完红绫给的地址,坐在驾驶座的中年大叔点头,一脚踏过离合踩油门,翻过车牌扬长而去。

   即便到飞机场,他们也没等到木剑,因为他的班机惨遭晚点了。他倒见到意料之外的人,曦月,跟他旁边的三位长相精致的女性,略过他们,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勾魂蝎身上。

   前言说过,勾魂蝎很漂亮,她脸上画着淡妆红唇,长发被染成绛紫色且高高盘起,整体气质跟她的游戏角色相差无几,从人群中孤剑一眼就认出她来。勾魂蝎跟红绫打好招呼冲他们招手,他们随即赶去,期间孤剑瞥见曦月不变的笑容略微僵硬,他顺视线望去,恰好触目片粉红的裙角在面前离去。

   “先简单介绍一下吧。”,勾魂蝎朝他们晃了晃手里的罗兰紫智能手机,“你们好,我是勾魂蝎。”她说话独带有风味,不娇柔做作,亦不过度冷傲,平易近人又暗含个中滋味。

   大家挨个介绍,轮到孤剑头上,孤剑不知道怎么办,只能装作高冷,埋头用手机密那端的恶煞之舞。旁边曦月先他一步,有模有样的自我介绍后,随即一板一眼开始介绍身旁的位小姑娘。

   小姑娘长得很好看,清清纯纯,干干净净,属于大多数人心水的气质美女。孤剑本来挺平静地听曦月的介绍语,心里早已飞到外太空思考怎么圆妖号问题,直至模模糊糊听到那句“ID是凶神之曲”的话。

   不是,那姑娘是曦月情缘他都能理解,但跟他同ID是怎么回事。孤剑一时有点震惊,比及“凶神之曲”脱口的那句“我的朋友有事情不能来,所以她就去叫男朋友来了,她的ID是恶煞之舞”入耳后,彻底震惊到说不出话。

   尤其那姑娘特地指出孤剑,孤剑不好意思佯装冷漠实则疯狂密恶煞之舞了,只好整理面部表情,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微笑生硬点头。勾魂蝎的情商可高,抬眸看出他不自然没多过问,直接把话题揽到自身。

   场面被勾魂蝎只手把控,最终节点的转变是在木剑的出场,木剑一戴墨镜拖皮箱风尘仆仆来到场地,勾魂蝎便自然而然将话语主导权交给木剑,全程的过渡极其理所当然。一般普通人不用看,凭借周围单方面快冒粉泡的氛围都知道怎么回事了,可貌似孤剑思维略直男,反应能力稍微迟钝些,他只是觉得木剑这位仁兄应该没少锻炼,肌肉挺发达。

   他望四周望,确定没人才挪到“恶煞之舞”旁边,悄咪咪问她什么情况,请解释一下。“恶煞之舞”只是回他高深莫测的微笑,这微笑令他联想到前些日曦月的那句我自有打算,总算把心脏落肚里,他随即想随便聊点,恰巧瞅见曦月皱眉凝视在同个地方,孤剑随之望去,远远地瞧着条稍显臃肿的粉色连衣裙。

   忘了提,孤剑由于连夜刷题的缘故,没到戴眼镜的地步,只是稍稍有点近视。

   粉色连衣裙看到曦月,准确的是在片偏深色衣饰湖泊里,曦月的雅格狮丹高定白风衣太过显眼。于是便撒了欢般的跑过来,曦月脸色大变,当场打算拉开大步退离,谁料到后面人太多根本出不去。

   如果可以,孤剑觉得理应适当给这姑娘加上首《穷开心》当背景音乐。

   当然,很明显,他现在最需要做的是给予曦月帮助。

   “怎么了?”孤剑问向旁边的“恶煞之舞”,“恶煞之舞”也很是疑惑的摇头,他们共同把视线落于曦月。

   曦月面色依旧发青,发青的程度,想象下修仙小说里常提到的修仙者渡劫。“我想离开。”他这四个字是从牙齿里咬出来的。

   “为什么。”“恶煞之舞”歪头问他,若是孤剑没有眼花的话,她明亮的双眸一瞬间闪过毫无恶意的调笑。

   曦月狠狠地瞪眼她,抬眸转而瞧孤剑,孤剑也满脸疑惑,他只好拉长他的叹息。“先走再说。”他如是说,能意想到如果他此时没有即刻离开原位,他之后将会迎来怎样的局面。

   反正肯定不会好看到哪里去,他暗暗地在心里想道。

   他们三个人一起去找木剑,随便扯个什么理由,曦月发觉木剑不像无剑那么好糊弄,只好当场嗷声,面色苍白与他风衣同色,在原地转圈,把脑袋埋进跟他身高差不多高的孤剑肩膀。“恶煞之舞”心领神会的解释曦月晕飞机,没等木剑将疑惑问出口,她叽里咕噜说大堆话来堵住木剑的质疑。

   口齿伶俐之快,让人咋舌。

   “好吧,你们先回旅店,有事看群里消息。”,木剑无可奈何地放行,“随时联络。”

   曦月佯装虚弱地大喘气,双眸隐有水色,孤剑撑起他紧随姑娘身后,直到坐进出租车曦月才满脸阴沉地捧手机缩在软座,早已散去方才好似撒手就会一命呜呼的衰样。“恶煞之舞”是真晕车,孤剑在她强烈要求后坐在后座,规规矩矩板板正正目不斜视,曦月连瞅他好几眼,叹气放下手机搓下巴注视他的侧脸。

   曦月觉得孤剑硬撑的模样很好笑,他换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窝陷在软沙发。“说吧,你想问的。”曦月摊手,不可置否,孤剑在听见这话时眼眸掠过欣喜跟迟疑,估计他不先说,孤剑得憋到踏上回程也憋不出半句问话。

   “我允许的。”曦月多添句足以令孤剑放心的前提。

   孤剑闻声立刻扫去沮丧,精神抖擞地看向曦月,眼神之热忱差点令曦月后悔他刚才答应的话。“我想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孤剑诚实地吐露出他心中暗存已久的问题,“那姑娘……嗯,你懂得。”孤剑后面的话或许碍于他明面上的“女朋友”不好意思开口。

   曦月暗道声果然如此,换个舒服的姿势,忆起当初扬长地发出声沉重的叹息。“这可就说来话长了。”,他挑眉,“不过我长话短说。”
——————tbc————————————————
   留个悬念,不然没人看哈(我就皮这一下.jpg)
   顺便那个被曦月拉过来友情当“恶煞之舞”的女生大家自行想象是谁——
   另外来个彩蛋:其实孤剑一直不知道曦月的真名,他一直叫曦月“刀之恶”的(大鼻孔)
   波多豚骨拉面团好好看啊www

评论(3)
热度(17)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