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曦孤】此情是我埋(4)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梦间集
*架空现代AU
*元宵节快乐,甜哒信我QAQ
—————————————————
   孤剑自打上次线下聚会后,再上线看到任何刀娘,就算不挂着“刀之恶”的ID都觉尴尬。不是他心有怨怼,他是现代佛性三好青年,所以不会去特别讨厌一个人,只是很烦。

   你能想象原本有点动心的“女孩”结果后来发现电脑屏幕对面是个抠脚大汉的心情吗?尽管那人长得很帅。

   不能,因为这颠覆了三观。

   别说什么“喜欢是不分性别的”。如果你亲身经历过孤剑所经历的一切就能明白,孤剑在见到曦月时第一反应不是拎起他不算很重的行李箱朝曦月太阳穴扔已属于特别克制,特别冷静,特别懂礼貌的那一类了。

   真的。

   所以他现在对刀娘这个角色有种源于内心深处的恐惧跟烦躁。他害怕每个身材高挑气场两米八的刀娘背后操控者都是公的,他烦躁他根本不能戒掉对于刀娘近乎本能的关注,关注她的血量,关注她在他面前所有的一举一动。

   无论刀娘上面挂的ID不是“刀之恶”,身上穿得也不是白不拉几带有被动暴击跟隐身的昼锦套。

   令孤剑更烦躁的原因,估计他自己没发现。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曦月已经很久没有跟在他屁股后面晃荡来晃荡去顺带有事没事炸个惊掉世界频道吃瓜群众下巴与眼镜的烟花了。

   相同的情况不止孤剑一个,曦月那边也是。

   他已经很久没有跟在孤剑角色方圆不超三里的地方晃荡了。本来他设想的是重新过回到处撩的日子,没料到他根本控制不住闲着没事干就瞟眼好友列表里生死不离排第一的孤剑。

   这像是习惯,曦月摇头评价道,真是个可怕的习惯。

   更可怕的是他不论去哪里,在干什么,都会有人密聊问他孤剑呢。

   他只是去撩个……汉。至于么,孤剑又不是永远跟他绑定在一起。

   有更甚者,直接问。“你和孤剑怎么了?”

   好事者永远没有闲着过,仿佛他们本应天生一对,当然,也不是没有见到他们俩在同地图就在近聊刷在一起的。问及为什么,倒有人一本正经地回答。

   “从来没见过你那么用心过的。”,青莲理所当然,“讲真的,以前你都是超过半个月就完,从来没坚持如此久过,不得不让人怀疑。”

   他们表面上的怀疑止步于曦月又找了个情缘。是个剑客,黑色渊墨套原厂黑长直,唯一的区别就是捏的脸型跟ID。

   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将话咽进肚子里,知晓却不点破,每个人对那妹子都很好,甚至超过了曦月。是的,这次的剑客是真的妖,声音软软萌萌,操作不算特别犀利,很平常的一个妹子。

   曦月与妹子的初遇是在某天他刚踏出竞技场,在门口被人埋了,模样极其惨状。后来有个黑衣剑客从他旁边经过,牛逼哄哄走路带风,调视角瞧见他,顺手就给救活了。

   曦月本来躺尸,系统提示他被剑客拉起,想都不想打算密过去“孤剑就知道你果然还是忘不了我吧哈哈求轻点捶”。结果意识到不对,看清ID后把他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删了,默默给妹子简单道过谢,顺带给妹子炸了个烟花送她鲜花。

   他撩的任何一个妹子都没有这位妖剑客来得快,他甚至没怎么送鲜花,钱根本就没有,烟花都是当初给孤剑没炸完库存里的。但他依旧撩到了,高中没毕业,特别纯情,随时随地都能来串备胎三连,她让曦月首次感受到什么叫做良心不安。

   他们的相处模式跟平常曦月主动撩妹,尤其是对孤剑的态度,截然不同。在契定情缘后,那妹子不收他送的诸多外观,也不收钱跟鲜花,这和孤剑很像。而且妹子不是很黏人,曦月说要刷竞技场她就答应,只不过直到出地图妹子还在那里,去密她,她会回答我在。

   她是很好的妹子,可曦月自认他不是个好人。

   他偶然听到妹子喜欢上副本新出的同心铃,干脆带上妹子去满世界找组团,等了许久都没人吱声,妹子干脆劝他放弃反正她也不是很喜欢云云。曦月没吭气,一直等,等到世界频道开始有条组团刷副本的消息飘上来。

   那团队里有个熟悉的剑客在打坐,也是黑色高领渊墨套黑长直,旁边插把同体漆黑的剑。近聊有很多人纷纷在聊天,直至曦月带妹子进团,聊天的氛围开始热烈得离谱,但曦月有种奇怪的感觉,孤剑自打他进团,就从来没多看他一眼。

   曦月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孤剑不搭理他,不代表曦月会不密聊他,他拉着妹子在孤剑面前打坐。“喂,孤剑你觉得我的新情缘漂亮吗?”曦月在团队频道里随口问了句。

   “嗯,好看。”出乎意料的是孤剑回复的很快。

   团队频道跟近聊频道以及YY房间同时安静如鸡。

   曦月挑眉,他敲字。“你没有什么表示么?”语气中尽显其不甘心。

   孤剑当时就懵圈了,他偏头仔细思考,随即半带疑惑地回道。“祝你幸福。”孤剑极其不理解,为何这话说出来会如此变扭。

   曦月没话了。他也没时间有话,因为屏幕上血淋淋的倒计时象征副本即将开始。

   这次的剧情他们看过很多遍,大多人。

   剧情流程有点像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总结下来就是两位种族不同的人明明相爱却因为世仇的关系不能在一起,然后主角奔波来奔波去,打退无数要阻止他们私奔的怪,只为让他们能够有个圆满的结局。

   先前说过,这剧情有点像罗密欧与朱丽叶。

   后来新加的同心铃在后面原本的未知剧情。女主被她家里人抓回去了,男主也是,后来女主因为种种原因心灰意冷,自挂东南枝。男主由于得知女主死,贼拉的伤心,一怒入魔了。

   而玩家负责打死最后入魔的男主,新加的同心铃就是他们当初的定情信物,没人不认识。

   曦月闲来无事,干脆捧热气腾腾的熟梨糕,揉着肩膀上青紫的伤痕看过场动画。

   尸横遍野里,伤痕累累全身是血的华发青年那双明眸逐渐散去赤色,惊恐地大口喘气张望。他瞥眼不远处的白衣刀娘,刀娘顿时警惕地拿起唐刀,他突然仰天长叹一声轰然倒地,刀娘凑到他身边,他的脸上只剩解脱。

   这时候,屏幕开始回放男女主相识想知相恋的画面,曦月估摸着大概是走马灯了。之后视角忽得变换成男主的,男主朝天空伸手,天空毫无征兆地出现极其模糊的女主握住他的手。

   正当曦月以为这个本搞定了时,电脑蓦地开始黑屏。时间还挺长,曦月差点认为烧到主板打算强制关机拿起送到计算机部修理,就是此时,忽得开始升起串白字,是仓央嘉措颇负盛名的十诫辞。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注:仓央嘉措的《十诫辞》译版)

   孤剑清晰地听到耳机里传来声男声,低沉着声音,语气颇为解脱。他轻叹,说道“我来迟了”,屏幕恢复到当初入本的模样,唯一的区别是没了年少轻狂的男女主,角落里奶妈孤独地站在莲上转着圈,直到有人在YY里问话,问同心铃呢。

   哦对,他们都出图了还没见着副本奖励。

   “在我这里。”,有声轻飘飘的男声,“要拍卖吗?”

   大多数人聚在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那个要了老命的同心铃。同心铃上没有buff跟被动,甚至连特效都没有,但它的价值能够从众多挂饰一跃而出跻身于天价行列,除去它出品的超低概率与活动期限,便因为它的题词。

   也是仓央嘉措的,孤剑有权怀疑这次策划是不是爱上了仓央嘉措跟悲情罗曼蒂才会这么搞。在他如此心想的同个时刻,侃侃而谈的美工兼五剑之境主策划人之一、新晋仓央嘉措迷弟千丈卷乍然朝旁边捂鼻子打喷嚏,唾沫星子差点飞到对面麦上。没错,他还是个专职跑腿录旁白跟些无关紧要多数只有三句话的台词,毕竟经费短缺,没那么多钱请大佬来配音跑龙套,钱全花在场景跟模型了,其他凑活凑活得了。

   何况效果也不错,有的是人买账。

   “结尽同心缔尽缘,此生虽短意缠绵。

    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注:仓央嘉措的情诗)

   这是同心铃的题词,挺符合这个副本剧情的,估计戳中了不少少女心。谁说少女心限制性别的?他们是没看到如此多的人,大半都是汉子,一遍遍抬价呛呛,就为了没什么作用仅能当个装饰品的同心铃。

   价位越抬越高,卒然仅剩曦月跟个满身金闪闪限量版腰间还绑着骚粉蝴蝶结的土豪仍未放弃,而他身边的剑客妹子声音吓得都抖的不成样子也要劝曦月放弃好了,反正她也不是很想要云云。孤剑看出曦月逐渐有些啃不动了,打开没怎么用过的金库清点钱财,等再次拍卖时趁他们不注意猛地抬出高价一举拿下同心铃。

   所以反应力也很重要,前提是你要有金库满到得升满级才能容纳的下的财力。如果没有,那就不要效仿孤剑的行为,这不是装酷,这是吃土。

   土豪为人豪爽,对于孤剑这出心服口服,他先退出的团队与YY。同心铃拍卖完了,其他装备同样分配得差不多,团队里顿时散到只留下曦月孤剑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萌妹子。

   没等曦月有何表示,孤剑先免费交易给妹子同心铃,毕竟这姑娘挺想要的,他早察觉到了,自打进本妹子就兴奋地说这件事情。曦月看不下去,密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孤剑歪头想了想,礼物。他认真地回答,曦月甚至可以透过YY的正在输入想象出孤剑偏头思考作何解释,蓝眸里闪烁好看的水色。

   什么礼物。他莫名其妙烦得慌地继续密。

   孤剑恍然大悟他是误会了,把背包里竞技场妹子硬塞给他的同心铃转交给曦月,随即才解释。给你,他敲字码,做情侣款吧。

   曦月气笑了,孤剑只是沉默地看他退出YY,跟妹子一起离开去到他看不见的地方。他只是看着,确定他们的确安全的走后,方撤出地图下线,忘记闭麦,拉过旁边的草稿边听歌边写论文。

   他没注意到的是,曦月在他下线以后就进他的房间。房间很安静,偶尔能听去写笔触在纸张滑动的沙沙声,还有断断续续的歌声。

   他偏头仔细去听,便听见:

   “一看到你,我就想到过去,这一刻让我血冲到脑子里去,我的心里只会永远的恨你(副词伴唱:永远的恨你~)。”(注:陈小春的《算你狠》)

   歌词委婉哀怨,歌曲帅气洗脑,赫得曦月后颈一凉,下意识想退出房间。不巧的是,孤剑此时刚好落笔注意到他,索性他的心情好,没多在意,以为他也很喜欢,干脆调好音量,拔出耳麦外放,音量不大不小,适值没过旁边街道路过买CD的摊子的音乐。

   单曲循环的《南山南》,拔下耳机的时候正要重新再播,年初老师留的研究课题孤剑已经写得差不多了,他也轻松不少。孤剑比较认生,尤其在心情极差的期间,整个人周围的低气压会令人窒息,但他其实是个话唠,在心情不错且遇见能聊起来的人他会话很多,不过没多少人知道这事。

   他可以在周围人讨论的热火朝天时用一句话亚灭所有跳动的火苗,他也可以放首很浪漫的歌跟任何一个人纯聊天,歌词隐晦氛围暧昧。他可以忒冷静地告诉你失误在哪里,也可以在你转身离开后替你解决一切麻烦。

   孤剑是一个很怪的人,曦月耸了耸鼻翼,如是在心里判断道,太纠结了。

   剑客妹子是高三党,没多少时间陪他这报送大学后台极硬半生不愁浪得飞起的斯文败类打游戏。曦月凭借三言两语听出她的成绩在全班不是很好,她的母亲强硬要求必须在奋战百天好好学习,考不好怕是再也上不了五剑之境的账号了。

   “情缘缘,如果我高考考好了……我可以去见你吗?”妹子犹豫地给曦月发过去。

   “好好学习,我去找你。”曦月直接了当地回答她。

   曦月表示理解,他当初也是被他老子摁在书本里死拉活拽考到报送名额的,他接过妹子转发给他的账号跟密码,登上五剑之境,双开角色完成圣诞节活动。剧情格外简单,大概官方真打算用这招揽玩家,曦月不到半刻钟便全部完成任务,领了赠送马打算下线,就看见世界频道炸出孤剑跟别人做任务搞出特殊称号“生死之交”这条消息。

   世界频道还没炸,他先炸了。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之前吧,孤剑只有他一个好感度是生死不离,孤剑是他拉入剑盟里才没把五剑之境玩成单机游戏,孤剑同样在他的帮助下即认识如此多的朋友们。

   可是曦月选择性的遗忘了件事,孤剑他本身,就是极具魅力的一个人。男神音,长得帅,操作犀利,人品没问题,这样好的人又何尝缺少人喜欢。

   正如同之前说的,孤剑从来不是他一个人的,他不需要跟曦月绑定,因为他已经足够优秀。

   可惜啊,曦月意识到的有点晚。

   用青莲的话就是。“人家有的是人喜欢,又不是缺你不可。”,青莲白他,“倒是你先招惹人家,惹出了这出,孤剑没直接黑IP追杀你,还留着你的联系方式跟好感度已经很不错了,不然你坐高铁到人家面前穿草裙跳热舞招得他不得不杀你解恨你才舒服?”

   曦月看到这段话,少有地陷入沉默。

   因为在找青莲以前,他已经找过孤剑了。

   谁叫他手速快得一比。

   他准备下线,孤剑的消息便发过来。“朋友而已。”孤剑回道。

   曦月哭笑不得,他猛地拍桌而起,吓得旁边的埋头吃泡面的兄弟差点一头栽比他脸庞小多少的面汤里。他使劲挠他后脑勺,挠得头皮快出血方冷静些坐稳,烦躁地分别敲字给孤剑和泡在活动地图里出不来的屠龙。

   “你在解释什么。”曦月心乱如麻地没过大脑发给孤剑去,天知道他哪里来的脾气。

   “真特么憋屈。”这句话他完完整整地还给当初对地图满头雾水的屠龙了。

   他没想到的是,屠龙的回复要比孤剑快很多。“你皮痒了?”屠龙大大咧咧地回复道。

   “不知道。”孤剑诚恳地回答紧跟屠龙后面。

   曦月这次真的直接下线了,头闷在软枕里,直到快要喘不上来才偏头大口呼吸。他不是皮痒,他是心痒了。
—————tbc————————————
   元宵节快乐~这篇建议听《算你狠》看,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噢~
   哎,曦月啊,不去何撩啊
   大声告诉我,甜不甜?!(被拍ing)
  熊出没真好看(被拍*2)
  至于为什么此篇视角大多主曦月,是因为我为了挽回曦月仅剩不多的颜面,要是主孤剑你们或许会看到口丧尽节操的渣刀了(×)

评论(3)
热度(22)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