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曦孤】此情是我埋(2)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梦间集
*架空现代AU
—————————————————
   曦月瞧见组三三的小队队长是孤剑,刚想打开团队频道打个招呼,谁料到孤剑上来就甩出串数字。曦月作为个老手,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快速登录YY输入号码,他意识到房间里算上他只有三个人。

   孤剑,他和个峨嵋成女。

   峨嵋成女是全服有名的妖,浪的一批,但同时也是全服著名的奶,胸一甩奶四方。那个峨嵋妖成女曦月认识他,不说话站那仙气飘飘,有多少青春期少男拜倒在他流仙裙下,结果一说话扒拉倒一片,有多少裙下之臣就能栽多少人。

   “刀之恶(注:曦月刀的被动技能名称),你怎么在这里啊?”一口公鸭嗓且普通话还不怎么标准的大老粗悄咪咪地密他疑道。

   但曦月的关注点跟他不在同一条线上。这就是过度吸烟的危害,曦月听后撇嘴,暗暗在心里对自己警醒,我可不能这样。

   “说的好像我不能来一样。”,曦月手边还放着块热气腾腾的烤山芋,“你们打三三?”他将YY界面最小化,把游戏场面跳到全屏,此时正逢对面队伍入场,两华山一大奶,很好很刺激。

   曦月单手扶下巴,目光扫遍对面蓄势待发的三人约莫战斗值,顿了顿,视角再次转向旁边的队友,光标略过刀娘跟峨嵋妖女,最后停在原地打坐的剑客身上。剑客一袭黑衣,是满级校服渊墨套,头发依旧是电脑匹配的黑长直,曦月寻思距离战场还有点时间,干脆在剑客面前打坐,焦距自最远调到能够刚好看到剑客的脸,他托腮,试图从眼前平凡无奇的剑客脸上看出坐在他背后的灵魂。

   峨嵋妖女知道曦月的习惯,也没太过管他,更没有出声打扰他突如其来的雅致。他此间唯一做的一件事情,只是默默跟他打了三个字,变声器。

   孤剑忽然起身,拔剑站在曦月面前,时间开始进入倒计时,他们三个人同时跳上擂台。对面的有个华山弟子没上线,大概网卡了,曦月刚想对峨嵋妖女肯定这把稳赢,出乎意料的没看到胸围36D的队友。

   噢呦,有意思了。曦月心想。

   “你在学校?”他密给峨嵋妖女。

   “我就只是倒了杯水!”,峨嵋妖女咬牙切齿地打字回复他,“等本大爷上线立刻捶得对面叫爸爸。”

   曦月转眸,对面明显对这种事情没有经历过,而孤剑死活不去趁机把他们打下擂台,就如此沉默的僵持着,他咂嘴。“不用了,你现在上线指不定孤剑会以为咱们占便宜把分让给对面了。”曦月指尖微微发凉,他偏手捂住还飘蒸气的烤山芋,舒服得他直哼哼。

   “啊啦,对面也少一个?”峨嵋妖女看戏不嫌事大地敲字道。

   “华山只上了一个,现在还没开打呢。”曦月无所事事地回道。

   “孤剑忒老实了,这可是好时机啊。”,峨嵋妖女恨铁不成钢地发出声叹息,“对了,注意变声器。”

   说完,峨嵋妖女就没音了,搞得曦月满头雾水。

   对面的华山弟子成功上线,被他们的奶妈拉起来的,然而曦月这边的奶妈因为可悲可叹的校园网,已经远离了战场。曦月立刻换手握住鼠标,时刻准备冲上前大杀四方,他们都默契的原地等待三秒,心中默数,同时动身,点步往前冲。

   “刀娘跟在我后面。”耳机里传来声清清冷冷的男生,吓得曦月一个手抖技能落空。

   变声器,曦月不过眨眼间便心有合理的解释,毕竟现在有很多女孩子喜欢装酷开变声器伪声,虽然他不知道变声器里居然有这么独具特色的男神音。为以表礼貌,曦月也开变声器,调成很符合他手下角色的御姐音,听从孤剑安排跟在他身后斩杀。

   不得不说,孤剑的操作真的很厉害,技能基本没落空过,手速快得奶妈还在转圈时他就已经给控住了。曦月跟在他身后就负责补个刀,攒怒气开波绝杀,毕竟刀娘不适合群体战,他作为操作者还是能理解的。

   自然,他能理解的范围,是不包括孤剑对他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关爱。一度让曦月以为莫不是孤剑真把他当姑娘了,他自认表现的足够爷们,但他撩过那么多年妹子,这点小事不足念叨。

   我去,我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曦月在孤剑周围绕来绕去,回想起刚才的心路历程,惊起满身的鸡皮疙瘩。

   难不成真的是因为玩女号的关系?曦月的视线落在屏幕上在剑客身边绕来绕去,顺带扔个技能炸死半条血的刀娘,突然有种删号重练刀哥的想法。

   在他慌神的空闲,孤剑游走于三位敌方队伍之间,干脆利落先斩奶妈后解决华山两人。简而言之,曦月久违的感受一把躺赢喊666的快感,他们出战场时峨嵋妖女就等在外边,看到他们赶紧窜上去。

   “怎么样?”他迫不及待地问道。

   “很好啊,我躺赢。”曦月特别嘚瑟地告诉他。

   “可得了你吧。”峨嵋妖女笑着说道。

   孤剑出图就打算离开,曦月赶忙叫住他,这次他聪明些,没白字发近聊。不然他发出去会收到在场方圆十米内的所有剑客的回眸,或者是认出他ID的同志们的仇杀悬赏一波流,他可不止一次经历过蹲在监狱专门堵他的事情。

   “那边最帅的剑客!”,曦月手持地瓜单手码字敲下回车键,“我看你没盟会归属,来入我们剑盟啊。”

   剑盟?孤剑挑眉,他沉思片刻回忆盟会的含义,这才答应下来。

   随后被丢过来串数字,等他输入跳到房间,他的屏幕也收到“刀之恶女侠拉您入盟”的提示。他还处在懵懂未回神的时候,日常瞬间弹出入盟的奖励,顺带系统丢给他套新校服装备。

   “哎呦,有新人啊。”,耳麦里顿时闹腾起来,“这不是最近特别出名的高冷大神么。”

   高冷大神?曦月听闻不禁扬眉,虽然孤剑清清冷冷活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但深交就知道这人特别热心实事求是的,罕见唠叨起来曦月不烦的人。

   孤剑听闻也很震惊,他不知道为何他会给所有人造成这样的错觉,其实就连现实中大家对他的评价也是类似于高冷不好相处等。但他自身其实根本不明白为何会对陌生人造成这样的直观感受。

   难道是因为他不从是主动搭讪的那个吗?孤剑非常不理解,后来曦月得知他的苦恼后宽慰他没必要去改变,他就是他,独一无二的孤剑。

   理应独属于他的孤剑。
 
   “对了,无剑过来,过来。”,曦月的语气有点像哄孩子,“孤剑也是。”

   孤剑尽管不明白缘由,但他依旧特别听话地去翻地图找曦月,无剑没他好说话,连问三遍为嘛无果后被强制拽去擂台。等到了地方,曦月把他俩推擂台上去,本人则捧着碗绿豆汤蹲擂台边看他们打,顺带白字隔空喊加油,就差没挥舞他的小旗帜呐喊助威。

   “承让了。”孤剑恭恭敬敬地作揖。

   这一出搞得打算先下手为强的无剑颇为尴尬。“抱歉,献丑了。”他抱拳,随即双方立刻拔剑而起,霎时电光火石,好不精彩。

   最后结果是无剑胜出。意料之中也意料之外,无剑语气严肃地分析双方失误,说道最后倒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老毛病犯了。

   “没事,你说得很对,我记好笔记了。”,孤剑阖上手里的牛皮本,“谢谢。”

   可能孤剑自身从不知道,他平日说话时语气严肃的跟受义务教育时期上课回答领导问题的严肃没什么差别。不过他习惯了,他周围的人或许习以为常,这不代表整天没个正形的其他人能快速适应。

   “天哪,刀之恶你是不知道。”,青莲极为难得深沉地对曦月调侃,“每次我与孤剑说话仿佛我回到当年闯祸后被老班主任请到办公室喝茶。”

   曦月对此不以为然。

   碍于孤剑大抵是他未来几个星期内的攻略目标,再加上以孤剑的手法足可跻身盟会里高玩之一,最主要的原因他的确需要刷些声望消消他身上挂的罪恶值——出趟城门皆能被守城士兵扔进监狱,现在连日常都快荒废好几天没做了。

   故此,他对队伍里的姑娘们好言相劝,忽悠得她们忙不迭答应,立马转去主城找坐广场拍卖晶石的孤剑。恰好曦月旁边没多少人,趁那些声讨他的人没注意,拉起孤剑入五五队就跑竞技场。

   “我们打竞技场吧。”,曦月在盟会频道嗷一嗓子,“你取名我取名?”

   “绝情谷,如何?”孤剑二话不说敲定队名。

   绝情谷这个名字曦月潜意识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索性它特别文艺,且不与曦月的三观相驳,曦月就答应下来,把队长转交给孤剑,任由孤剑往设置队伍框里敲下这三个字。

   入队的是俩华山一峨嵋,没错,就是被孤剑怼过的华山跟网卡到成PPT的峨嵋妖女。用孤剑的话就是华山他们操作还可以,妖女大兄弟尽管没机会看他技术上的好坏,但他毛遂自荐,总要给个机会。

   那俩华山弟子一个修君子剑法,一个修淑女剑法。他们就是后来的君子淑女姐弟俩,因为当时妖号昌盛,变声器流行,所以他们玩得都是妖号。

   曦月发现自从跟孤剑打完神似二二的三三后,他和孤剑越来越默契,基本上全场除去有事没事就得卡一下不卡不舒服的峨嵋妖女,就他完全不需要孤剑的指挥。孤剑平A,他在孤剑提醒前跑到孤剑周身不超过六米的地方放绝杀,孤剑放绝杀,他便拉上君子淑女他们集火,打得特别畅快,简直大杀四方。

   几日不见,孤剑的进步特别大。原本剑客的技能属性就处在比较尴尬的地位,可在经历过无剑的言传身教后本来算中规中矩的打发瞬间变化成暴击流。那时候暴击流吃香是真的,然则不怎么好练,即便是曦月,他也得练上很久才能适应。

   加上孤剑简洁利落不做作的指挥。

   曦月久违的感觉打竞技场能打得他身心舒爽,其他人固然舒服,却没他来得强烈。谁叫曦月先前数日都在撩妹,然而妹子大多对他的关注远大于竞技场,操作亦不过关,他还得好声好气地宽慰那些玻璃心姑娘们。

   总之,跟孤剑一起打,爽爆了。

   等他们出来后,孤剑按例做总结,按他从小到大考试的经历。“这把基本没有什么问题。”,孤剑挨个点评,这也是他的习惯,“君子淑女配合的很好,记住下回反应快点,尽量能够快速跟上。曦月不需要我多说,关键是峨嵋你……”

   峨嵋期待地打出问号。

   “你……能去网吧吗?”孤剑小心翼翼地问话迎来的是哐当一声,绝对是因为峨嵋妖女什么东西失手砸键盘了。当然,不排除脸滚键盘的可能。

   继续等匹配的空隙曦月也没闲着,他左思右想发觉出不对劲,正咋吧嘴使劲琢磨依旧没琢磨出来,调视角正准备原地打坐,好巧不巧,瞅见孤剑剑客角色的服装,这才回过味。

   按理来说,按五剑之境的尿性来说,其实一个角色的毕业是有两套校服的,打竞技场毕业也是如此。而孤剑仍坚持他身上的渊墨套黑长直,各项研究数据表明,这套是唯一没有附带任何buff的满级校服。

   曦月作为一个装备党,他不由自主多提了句,孤剑的目光随他话转移到手下角色的衣服上。

   “不可以吗?”孤剑疑惑地问道。

   “也不是不允许,就是……比如说你看我这身。”,曦月以身作范本解释,“我这身就可以被动隐身反血。”

   “我比较喜欢黑色。”孤剑耿直地回答。

   曦月和孤剑逐渐就校服谈到外观,打外观说到副本,他们两个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君子淑女彼此在聊晚上吃什么,在他们的话题即将歪到外挂跟家常事以前,峨嵋妖女从串乱码中抬头,默默地问道可以在下一场放bgm吗。

   曦月有经验,他刚想制止,谁料孤剑答应下来。

   紧接着的下一场就是在“小笼包,叉烧包,奶黄芝麻豆沙包”中度过的。这把输了,原因是由于君子听到后吓得他把前后滚轮弄反的缘故,欢声笑语打出gg。

   孤剑没说他们,没骂他们,只是对他们说没事的,没关系,别被打乱节奏。声音依旧很清冷,在洛天依干净的萝莉音歌声作背景音乐,感觉特别奇怪。

   曦月一把摁住旁边抠脚大汉的脑袋。“我能申请换首歌么?”他一字一句地将话蹦出来。

   随后,他们下一场的比赛乃在慷慨激昂的京韵大鼓中度过的。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回他们赢了,孤剑的语气照样冷冷清清像是隆冬未化的冰,但配合抑扬顿挫的音乐,总有种独特的节奏感。

   “古道荒山苦相争,黎民涂炭血飞红——”孤剑开爆发。

   “灯照黄沙天地暗,尘迷星斗鬼哭声——”君子淑女放技能。

   “忠义名标千古重,壮哉身死一毛轻——”峨嵋妖女卡在半道,重新流畅后,被对面控制在原地,加上技能连环轰炸,他被波及到炸死了。

   “长坂坡前滴血汗,使坏了将军那位赵子龙——”

   话音甫落,曦月跟孤剑一起绝杀,在孤剑说出短暂二字一词两音后,他们疯狂集火对面。带着峨嵋妖女对于校网的怨念,他们赢了,在第四句话句末。

   等他们跟孤剑的节奏,在《长坂坡》(京剧)波荡起伏的剧情下,他们一路大杀四方,杀到了满级,此时已是半夜了。曦月欣慰地看着面前熬到五五战绩最高段位的剑客,抻懒腰揉肩,他垂眸,电脑旁充电的手机都快冒烟了。

   “开荒,速来。”这条信息来自紫薇,发送时间是下午三点。

   “哎,现在你的黑粉在赌孤剑能跟你处多久呢……你不会真打算跟孤剑玩真的吧?”这条信息来自闲得没事干的屠龙,发送时间是下午五点。

   “半个月后是剑盟成立一周年,线下聚会在帝都,你得去火车站吧?接孤剑,高铁自费。”这条信息明显来自无剑,发送时间是半小时以前。

   他摸索下巴颏浏览过三条信息,随即自座位弹起来,因为他这动作打插门扯下来手机充电线。好吧,他得承认,他如此激动是由于他要接孤剑,而不是因为黑粉的那番言论。

   那天他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有个身材高挑的女孩,穿着黑绒长裙,有头墨色长发,风吹起裙角,露出白皙的大腿。

   那女孩因此回头看他。肌肤如同牛奶白面包般白而柔软,如樱花花瓣粉嫩的双唇,仿佛隐藏于深海珍珠般的皓齿。

   那女孩是那么的漂亮,直到他的目光扫过如羊脂玉般的脖颈中部不容忽视的喉结——

   曦月被吓醒了,被他的梦。
——————tbc————————————
   嘿!曦月!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
  之后要掉马了,突然特别期待😂
  其实我原本是不想写这么多的,真的,而且这章我写得超纠结……
  另外高冷男神那段是我的亲身经历,到底是什么给了他们这样的错觉😂

评论(7)
热度(21)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