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曦孤】此情是我埋(1)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梦间集
*实在手痒写了篇,架空现代AU
*友情以上,爱情未满 ,现在甜的
———————————————————
   你会相信一个脖子上绑着choker单耳戴纯金大耳挂黑长直还挑染的男生是直男吗?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曦月用亲身经历的悲惨故事告诉你。你必须得信,因为他就曾经遇到过一个这么奇怪的男生,而且还是女孩子们心中的男神的男生,而且亲测的确是直男,笔直的跟他手里吃饭的筷子似的。

   “是习惯局限了你的想象。”,曦月侃侃而谈,“你要知道世界上的奇葩多得是。”  

   那个被他遇上很倒霉的直男叫孤剑。估计听这名字没多少人清楚,不过提起五剑之境里的凶神恶煞,大概都能想到了吧?

   没错,那就是当年风头正好的曦月跟孤剑。

   当时所有人都觉得他们般配极了,连曦月自己都这么想过,直到那天。那天以后,他们分开了,凶剑独自在竞技场拼搏,恶刀早早隐退江湖,他们的名气被老一代人口口相传,被数据所记住,甚至无数同人为他们谱写美好的结局,但他们却从此再未相遇。

   无数人为他们的结局而惋惜,可他们本人并不觉得,恰恰相反,或许这才是他们本来应有的未来。

  “事情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了。”,曦月捧着杯热乎乎的情花茶,“虽然我现在依旧很浪,但那个时候我还处在最能浪的阶段,浪到没边还特别中二……”

   曦月在遇到孤剑之前所设想的理想型是这样子的,有着简练短发,身材堪比超模,能够跟他一起开着红色兰博基尼浪,还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御姐。孤剑除了短发跟性别外都靠边了,好吧,他开得不是红色的兰博基尼而是路边上的共享单车。

   他们应该是认识的,应该,毕竟曦月跟孤剑从来没有见过,却很奇怪的能从隔壁二大爷的三舅的四姨奶奶那里凭借只言片语了解到对方的性格。简而言之,言而简之,他们彼时唯一默契的一点就是得知对方是自己根本不会产生如米粒大小好感的人,真难得。

   “如果让我见到他。”,曦月挥舞着拳头,“我肯定受不了他那种死板的性格,天知道一个不丁点小孩活得像个快要一脚踏进棺材木的老人干嘛。”

   “若是让我遇见他。”,孤剑捧着情花茶,“我还是不见他了吧,看不惯他的性格,还是个孩子就那么放肆,长大还能了得?”

   可喜可贺的是,在他们步入成年以前,他们从未见过一面。

  后来他们逐渐变大了,曦月还是活得那么肆意妄为,孤剑还是活得那么死板,他们依旧没有见过面。

   让事情有了转折点是因为五剑之境,不是指市中心的别墅小区,是指款曾经风靡一时的网游,五剑之境。五剑之境先不说剧情怎么样,至少世界观和游戏感都不错的,故此火极半边天的时候真的可以说大街小巷都是五剑之境的海报。

   曦月是因为他朋友和他推荐过,再说他本身就对网游感兴趣,何况还能撩妹。

   孤剑是因为他的研究项目莫名其妙的和五剑之境有关联,他本身对网游没兴趣,甚至他为了了解五剑之境特意把寝舍里那台只能打斗地主的老式台式电脑自己出资换成笔记本电脑。

   曦月玩得刀娘,他的理由是刀娘身材好伤害高,至少他不希望调视角的时候看男的屁股在显示屏晃。反正撩妹高手无所谓体型,何况曦月撩妹只是求撩到之后再甩了的快感,用刀娘可能人家就会看在体型跟他的面子上少点仇杀名单上个八一八。

   孤剑玩得剑客,伤害中庸,最大的特点是校服乃为全五剑之境捂得最严实的。孤剑曾经练过钢琴,程度达到能够倒着弹李斯特的曲谱还不弹错音的,所以他的手速其实很快,秉着做就要做到最好的原则,他的剑客荣升全服著名之一。

   其实吧,最巧的一点是,孤剑和曦月毫无征兆没有任何交流地选了同服同新手村。这大概是他们第一次显现出没有任何逻辑可以解释的默契吧。

   俗话说,十个剑客九个妖,毕竟剑客的体型招妹子喜欢,注意,是招妹子喜欢。曦月自打一眼就认定面前顶着平凡无奇的随机脸背后一定是个妹子,但他没多在意这件事,美滋滋氪金买直升丸吃过后直奔赴于竞技场排位跟切磋打战场上了。

    孤剑的情况先前说过。虽然不知道教授为何突然要求上交论文必须有五剑之境的内容,并且他并不明白学年毕业论文跟五剑之境能有什么关系,但是他依旧冷静地晃晃悠悠慢慢升级,认真反复看故事剧情,偶尔遇到喜欢的场景还会合影留念。    

   他们的相遇是在孤剑晃晃悠悠终于升满级之后的故事了。准确来说,是开团打本的故事。

   彼时曦月已经凭借他良好的社交能力以及他特别爱较真钻研的性格,荣升指挥,身经百战,至少开大时他能被人称呼声大大求罩了。

   孤剑那时得来半日清闲,难得上号本欲打算做做日常便下了。谁料到日常做完角色人物脚底有光芒乍闪,屏幕白光乍现,他满级了。

   升满后,孤剑略微感觉到有些无所事事,他的主线任务暗线剧情全整出来看过完成了,他正在草地上情花海到处乱跑时,无意间暼见活动中的副本。副本孤剑可是从来没动过,他打开活动界面,发现开本时间离现在最近的且还招人的团恰好还缺少能打的,赶到现场后环顾四周干脆学别人原地打坐。

   曦月从孤剑进团时就开始紧盯着面前这个相貌不扬,但是给人种独特感觉的剑客了,他焦点落在孤剑实诚的ID上,怎么看怎么眼熟。他目光瞥见热闹非凡的世界频道,世界频道刚飘过去条流星赶月(注:归一的绝杀技能名)在终南山山脚杨庄挖出极品水晶的消息后恍然大悟,对面沉迷于打坐的剑客可不是当初跟他穿同条开裆裤麻布衣的剑客。

   这一发现让他格外兴奋,按照他当年的推测来进行判断,这剑客成男十有八九屏幕后都是女孩,还是温婉可人那种类型的,而且有同村老乡的条件加持,那剑客岂不是掌中之物。可惜孤剑并未发觉,他趁开本前的空闲时间从旁边拿出叠卷子,开始刷刷做题,偶尔被曦月念叨太多,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不冷啊?”舍友九曲青丝疑惑道。

   孤剑也挺奇怪,不过看到显示屏上红果果现实的倒计时,推开卷子笔等学习物品,连忙握好鼠标,表面上波澜不惊地期待自己首次打本。九曲青丝瞧眼他没说话,认认真真地将精力投入在他养的青蛙上,没料到他刚打开软件就得知青蛙早早旅游了。

   “放轻松,姑娘和小子们。”,曦月在YY里说,“人都到起了吗?”

   “并没有,大佬。”,有人搭腔道,“那个剑客他没有进房间。”

   曦月滚动鼠标,瞧眼倒计时,俄而目标又转向面前冷冷冰冰坐在同样冷冷冰冰地石地板打坐的剑客身上,摸着下巴笑了。

   “交给我,开战时老样子,电脑延迟到两千以上的人就算吊车尾也要给我跟着,不需蹭分,不然我会让你们感受到什么叫做爸爸爱的教育。”曦月嘻嘻哈哈地说出能让对面很多孩子毛骨悚然的话,随即没搭理房间里的一干哀号,打开私信密孤剑。

   “在吗?”曦月随即敲下两个字。

   “在。”孤剑很快的回复道。

   “我没有在YY频道里见到你,所以很担心,是出了什么问题吗?”曦月面不改色敲字道,瞥见近乎于零的倒计时退出私信,蓄势待发。

   正当他要以脱缰野马地姿态狂放地冲到所有人面前拉仇恨时,邮件叮咚一声差点打断他连续放大攒怒气绝杀一波流,曦月差点骂出声,估计到有未成年人和姑娘家家在的面子上他忍住了。他戳开邮件放到不会碍事的地方,瞟眼联系人是孤剑,一边清小怪,一边指挥,一边扫眼信息。

   “YY?那是什么?”曦月几乎能想到孤剑歪头苦恼的样子了。

   曦月发出声深沉的叹息。“YY是……”他正要打字,不过脑子里突然出现个自认不错的点子,他一个字一个字把刚码好的一连串解释删掉,顺便开大清路指挥梳理作战方案。

   “嘿,宝贝们。”,曦月漫不经心地朝麦说,手里狠狠地扣下技能按钮,“我们要不要玩一个好玩的?”

   孤剑看见他的界面团队的小麦一直在闪,不禁有些好奇,随即抽手点开,里面哄哄闹闹的声音霎时间顺着听筒在寝舍炸开,吓得君子的手机都从二楼掉到楼下草坪上了。说实话,孤剑自打买下笔记本电脑后就从来没有用在听歌等等上面,他没想过其实他的电脑音量自买来便是百分之一百,加上团队里如此多的人吵吵闹闹,震得他耳廓疼。

   “姐姐送我的手机!”君子后知后觉地高喊着,在九曲青丝拦住他以前扒拉窗户跳到草坪,然后被宿舍管理员追着屁股跑,没回来。

   “嘿!孤剑怎么不开麦说句话啊!”有人开始在团队频道嚷嚷。

   “人家害羞呗。”有人搭腔。

   曦月闻声抽空调视角去看眼孤剑,明白他们忽然间对孤剑上心的原因,操作犀利,走位蛇皮,最重要的一点事,他完全脱离了曦月的指挥自打自的。曦月挑眉,看在他自认为孤剑是个妹子的份上把嘴里的话咽下去,快速催促后面恶意偷懒的人跟紧队伍。

   “明明孤剑他也不听指挥。”果不其然,有人嘟嘟囔囔地小声反驳。

   曦月默默带头怼boss,没空说话,那人以为曦月是理屈,絮絮叨叨发了一大堆牢骚,曦月这人啊,就烦有人在他耳边逼逼叨叨,于是他不善地开口。“那你有孤剑伤害高吗?”,曦月啧出声,“你说你和孤剑同样是剑客,怎么人家就能输出高你三倍,准确率还不差,你就不能动动少得可怜的脑细胞好好想想吗。”

   他说完那人退出了。有人劝曦月好好说话,有人吐槽曦月双标,还有人趁这机会蹭够分跑了。曦月没继续说什么,或者说他是看着那帮人离开的,他默许,但并没有去多做解释,只是在有姑娘或小伙子做错了的时候顺带安慰一下,仿佛这一切依旧在他的掌控之中。

   天知道当孤剑看到最后告示上面显示的参与人数比原先少了三分之一有多么懵圈,虽然他并没有表情吧,但并不妨碍他心里的震惊。

   孤剑知道曦月,当然,并不是曦月在竞技场抑或是据守攻防上的威名。他更多接触到刀之恶(注:这里取自曦月刀的被动技能)这个名字是在去主城做日常时,剑冢大广场上旁边偶尔会刷新出带绿色雷锋帽穿类似小龙女那种仙气满满的仙女裙的姑娘以及汉子在路边蹲街白字近聊,无非不是渣刀娘刀之恶什么什么,基本上孤剑能对此总结规划出三大格式四小技巧点了。

   之后莫名其妙的,孤剑就有了名气,这个名气是基于他每次都能碰到组他入竞技场排队伍的邀请。

   其实,在孤剑的三观里,他虽然没有到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的地步,但他也有男生就肯定是男生,女孩肯定就是女孩,完全没有类似于妖号的概念。说了这么多,只为了阐述在孤剑眼里,至少在当初的孤剑眼里,刀之恶也就是曦月的刀娘背后,一定是个经常惹麻烦而不自知的女孩子。

   自从跟曦月打过战场,孤剑在经常惹麻烦而不自知后面多添打架很厉害这几个字。刀之恶,也就是曦月,在战场的英姿时时令他念念不忘。

   而令孤剑念念不忘的那位打了个喷嚏,依旧转而去习惯性地撩同队伍的奶妈妹子。奶妈妹子混迹各种服区已久,自然知道他的大名,笑嘻嘻地跟他撩着玩,根本没当回事。

    在曦月眼中,真正撩妹的最高境界就是不开麦,单靠打字就能撩到妹,这全凭的是他的文化素养跟个人魅力了。很不幸,他全部拥有,所以他在努力磨练自己的魅力值,继而去攻克那种看上去比较高冷女神范的女孩,比如说,他眼里的孤剑。

   怎么说……他们是在对彼此性别判断上莫名其妙的出奇一致了。

   他们都认为对方是女孩子。

   孤剑认为,女孩子就应该规规矩矩的,温婉如玉,说话三分礼貌七分温柔,很聪明的。

   曦月认为,既然不知道自己活多久就会死,不如把每一天都当做最后一天浪。他就是喜欢能跟他一起浪的女孩子,能够嗨的飞起。

   所以,当孤剑第很多次看见曦月跟自己组队,结果被同队007盯上,出了地图就被追杀悬赏一波流的曦月,有点不知所措。看在他是女孩子的面子上,孤剑暗暗地说道,这是点卡游戏,不能被蹲,白白浪费钱,帮他解围吧。刚想完,他立即操剑斩杀无数,直到他跟曦月一起被npc送进监狱里去了。

   “嘿,那边最帅的剑客!”曦月不是第一次蹲监狱了,他捧着从屠龙那里拐来的半拉沙瓤西瓜,默默对那边蹦来蹦去的孤剑打字近聊频道。

   孤剑没理他,曦月很不能理解,于是他干脆密聊孤剑把原话发过去了。

   “我以为你是指别人。”,孤剑诚实地回答,“抱歉。”

   曦月很想回复你调视角看看这监狱里除了你还有别的剑客吗,不过他没有发出去,暗自在心里念叨后开始闲扯。反正这次蹲监狱的时间长,下线再登还得重新开始计时,能和未来新星联络联络感情也是好的。

   “你刚才为什么要帮我啊?”曦月打过去,毕竟他被仇杀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有人帮他还是第一次。

   “因为我看不惯那么多人欺负一个女孩子。”孤剑的回答依旧诚恳。

   女孩子?曦月疑道,随即把自己码到快要超出字数限制的话全删了,顺孤剑的回答打出“谢谢QAQ”,一气呵成,敲下回车键。坐在屏幕后面的他唇角扬起玩味的笑容。

   谁料孤剑好像接着话头说个没完了。

   “我在主城做任务的时候听到过一些你的事情。”,孤剑估计是不熟悉键盘,敲字敲得很慢,几乎断句发到曦月电脑上的,“对于你的行为,我作为外人不好过多评论,只希望我下次见到你能不会这么狼狈。当然,如果还是这样我照样会帮助你的。”

   曦月看完这段话心里没来由得,极为罕见地,方了。

   “那如果下次我在你面前被全服追杀呢?”他敲过去。

   “前提是在我面前不是吗?”孤剑反问。

   曦月很稀奇地不知道该回复什么好,只能呆愣地盯着电子屏幕。在屏幕上,小小且身体比例极其完美的刀娘旁边插拔白色的唐刀,而刀娘面前,一个身着黑色满级校服的剑客满囚牢跑。

   孤剑跑了半天都没找到出监狱的方法,毕竟他是人生首次入狱,他满地图蹦哒半天,最后垂头丧气地回到曦月面前。这时,他终于想起依照曦月的性格,他肯定不止一次来过监狱,欲询问,谁成想他刚打开密聊频道眼前猛地白光略过,周边景色回归原来的样子。

   不着急,下次再问吧。孤剑心想。

   然而孤剑从没有想过所谓的下次会来得如此快。
—————tbc————————————————
   灵感来源于剑三八一八贴。
   为了缓解我超早就想写曦孤文的欲望。
   其实这刚开始是短篇的,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我结局一开始都写好了,所以后面才是正文。
   现在才是刚开始。
   很甜的。
   信我
   QAQ

评论(14)
热度(32)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