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浮柳】恋爱三十题.30

  *段子,18题从此衍生
  *吃辣会胃疼(但没人知道)的浮生×很爱吃辣但不会喝酒的柳叶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梦间集
————————————————————————————
   30.做些热辣的事情

   柳叶敢发誓,如果屠龙当初提前说明聚会是在热带吃火锅的话,他死也不会拉浮生从哈尔滨的别墅拽出来飞到海南的度假村。毕竟现在可是炎夏,柳叶还不想就此脱亚入非。

   何况眼下所在的火锅店它居然空调坏了。

   “嘿!要是实在热的话可以穿沙滩裤啊。”屠龙兴致勃勃地只穿大花裤衩提拉双人字拖窜出房间,脖子挂的大花圈糊了柳叶一脸。

   没等坐柳叶旁边的浮生把菜单糊在屠龙脸上,同行的倚天替他朝两人道声抱歉扯着后者的耳朵嘟囔些话走出火锅店。待闹剧落下帷幕,浮生和柳叶面面相觑,笑容和蔼可亲的服务员小姐姐端来屠龙特意预订的招牌辣锅端放在圆桌中心,铺面而来的滚滚热浪混合辣油味熏的浮生直弯腰咳嗽。

   浮生好不容易在柳叶的帮助下缓和呼吸道畅通,抬眼见柳叶神色如常的疑惑看向他。

   “浮生你好点了吗?”柳叶担心地问道。

   浮生摆手示意自己没问题,顺便招来送好食物和餐具的小姐姐近前来。“我有个问题要问你。”,小姐姐闻声凑近他身边,浮生神神秘秘地问,“这火锅,辣么?”

   小姐姐听完便笑了。“只是稍微有点辣。”,她开朗地说道,“毕竟不辣就没味,要几听啤酒吗?”

   “不用了。”,浮生瞅眼柳叶,“他不会喝酒。”

   小姐姐闻言可惜地喃喃自语几句,客人的愿望无法扭转她也没有法子,告声告退轻声扭门出去了。柳叶自上锅后眼睛就目不转睛地直盯正冒蒸蒸热气的热锅,赤色且飘荡着红尖椒的辣汤,眼神中写满了渴望。

   噢对,柳叶无辣不欢来着。
 
   浮生长舒口气,认清现实般的瞅见飘到他眼前的红尖椒。他和尖椒面面相觑,尖椒似有灵魂的停此任他看个真切亦然不动,忽的一打铁勺盛汤盛进去,浮生顺汤勺望去,正巧看柳叶兴致勃勃地端碗青花瓷碗将热汤倒的满满当当,浮生瞟眼胃就疼的程度。

   更让他胃疼的是柳叶当着他的面面不改色的一口闷下那浮生一瞅就犯病的汤。

   “浮生?”,柳叶脸都被熏得红彤彤的,但那双明眸还是清明得一望到底看的清清楚楚,“味道不错,你不尝尝吗?”

   还有柳叶期待的眼神,使人不忍心拒绝。

   浮生咽下口水,接过柳叶递来的汤碗,对小米椒咽下口水。

   喝下去可谓神清气爽,浮生觉得他的整个人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他面不改色的放下碗,天知道他在心里暗骂多少句妈卖批。

   “很好喝对吧。”,柳叶开心地说,“好久没有喝到这么爽的汤。”

   “对啊。”,浮生僵硬地笑着点头,“好久没有这么与医院接近了。”

   柳叶奇怪地瞥眼他,发觉他面色不对,忙欲出口问浮生,却被Russ的《Psycho》打断。柳叶担心地看眼浮生,浮生特别坚强地朝他牵起笑容,点头致意没问题,柳叶只好惴惴不安地接起电话出去了。

   浮生在柳叶走后猛揉自己僵硬的双颊,仰天生无可恋地长叹一声造孽,随后猛然想起桌上柳叶好意盛满的那碗热汤,登时觉得眼皮直跳,踢出垃圾桶,端起碗,往垃圾桶里倒。这时候他的手机很不看气氛的响了,他原本极为喜欢的《Don't Mess With Me》现在却令他颇感烦躁,因为他差点手一抖连带整只碗栽进垃圾桶里。

   浮生先只手倒干净,再一脚将垃圾桶踢进木桌子下面去,拿纸巾擦干净手,消灭好物证后才从上衣口袋掏出手机。“好吧,让我看看是谁。”,他嘟囔,直到看见联系人的名字,“噢,好吧。”他说着,划开接通。

   “我的老天,你终于接了。”对面虎头兴奋到恨不得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尔。

   “小虎,你这时候打电话来干什么?”浮生虽然不太理解虎头打电话来得用意,不过在清晰感受到胃部堪称痉挛的疼痛后,他的声音罕见的虚了。

   “浮生?你肾虚了?还是说你只是用了变声器的陌生人根本不是手机主人?”虎头怀疑地问道。

   “能不能快点说?”浮生默默翻了个白眼。

   “这语气,是本人没错了!”可貌似虎头的关注点根本和他不在同一条线上。

   浮生不禁开始进行深呼吸,但他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被空气呛死了。“小虎,若是你打电话来只为聊闲天而浪费我宝贵的电量跟你的电话费,我不介意挂机的。”浮生捂肚子弯腰艰难地咬着说,他瞄到热茶水,心中估摸着探手为茶杯填茶喝热水缓解疼痛。

   “哎呦,你声音怎么这么虚得慌啊,要不赶紧上医院去看看?”,虎头跟浮生间隔千里,却能从听筒感觉到话筒对面的人的怨气,连忙改口,“好吧,说正事,分水找好资助人了,我看好公司了,回来看看啊。”

   “嗯,好,我知道了,还有其他事情吗?”浮生听后点头问道,他清晰感知自己大概冷汗只往外冒,想就手拿餐巾纸,却碍于位置够不到。

   “没,倒是你,你没事吧?”虎头担忧地出声询问,毕竟浮生的说话声连带语气都全无往日的中气,飘的特别厉害,仿佛一撒手便像风筝似的飞了。

   浮生嗤笑出声,他勉强在座位上寻找到能舒服些的位置。“我?”,他提起半分力气,“我自然是……”他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失去意识,往地板上闷头栽下去了,智能手机里依稀传出虎头的“喂喂”。

   柳叶摁下手机,嘴里默念方才教授临时交代的事情,他推开门,眼前即为这副光景。浮生在地上可怜巴巴地蜷缩着,眼睛紧闭,眉头皱出皱纹,柳叶看了当场抱起浮生去前台,顺便用电话叫急救车。

   后来浮生被送到急救中心洗胃了。

   再后来,柳叶陪着浮生在海南的市中心医院吃了一个礼拜的栗米粥,脸苦得比浮生还难看,毕竟柳叶向来对小米没多大好感。

   再再后来的某天,屠龙打来电话,柳叶当时恰好有时间,就去接了。

   “浮生,我是屠龙。”,屠龙兴致勃勃地说,“我们两家人一起去玩吧!”

   柳叶闻言哐地一声挂电话了,并且异常认真地告诉浮生下次就算跟虎头分水他们去草原也不能跟屠龙倚天一起走了。浮生自然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也知道栗米粥的恐怖,恐怖如斯,他自是不会答应。

   之后?之后浮生在马背上度过了他的五一长假。

   厥后,浮生灵机一动,在他生日对柳叶提议道去环游世界吧,就我们两个。柳叶笑着答应了。

   此后,柳叶抱着只挺可爱的橘猫,起名叫小公举。柳叶每次叫那只橘猫浮生脖子后面都冷飕飕的,更可气的是自从那只橘猫来了,浮生就发现柳叶对他的关注度还未及柳叶对橘猫关注度的二分之一。

   自此其后的某天,柳叶不见了,浮生把他弄丢了。浮生心里空落落的,恍若天外飞来个不知好歹地铁勺挖走他心里的芭菲一大块,快见底了。

   其后,浮生一个人带着他们养的橘猫,走过了很多地方。从温哥华到迈阿密,打夏威夷的沙滩飞往南非的大草原,看过土耳其的浪漫,爱琴海的美丽,登过三山五岳的顶峰一览众山小,去过神秘的亚马逊热带雨林,到加州喂过猴子。

   与他所规划的并没有太大区别,除了没有柳叶。

   浮生很多时候都不算过得很好,但把所有的经历结合在一起,在别人眼里他这辈子值了。

   最后,浮生卖了他的别墅,在梦间集大学周围买了块地开他的咖啡店,和那只他原来一直看不顺眼的橘猫搭伙过日子,勉强糊口。

   最终,浮生赶在生命的末尾遇见了柳叶,未来注定没有浮生的柳叶。不过那孩子刚走没多久,他的柳叶来接他和他们的猫了。

   浮生的未来也许会没有柳叶,但过去离不开柳叶。
————end————————————————
新年快乐!祝各位吃嘛嘛香,狗年旺旺旺!
其实我听推荐听《young for you》看这篇段子哒~
我觉得这篇段子特别甜,祝大家吃粮吃得开心!
屠倚的一点番外:
   “哎呦,倚天,我好心邀请浮生这小子一起去旅游结果他挂我电话!”
   倚天听后翻了个白眼:“要是邀请我去南极圈度过春节我也会拒绝。”
顺便我觉的在海南不开空调吃辣火锅的确特别热辣2333

评论(2)
热度(26)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