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那迦】离别以前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梦间集
*无剑大兄弟
*微曦孤
*纪念一下我可能再也抽不到的那迦
—————————————————————
   “无剑的!”,那迦带着他的蛇皮包拍开无剑的门,“我要回天竺了的!”

   清晨树枝枝头的麻雀叽喳的相互回应,无剑迷迷瞪瞪地揉着睡眼开门就瞅见这一幕。起床气使然,加上现在五剑之境入冬了,天气特别冷,每次离开被窝便仿佛是回到冰火岛,他想都不想就拍阖门巴巴钻回被窝补觉。

   正要回到幻想乡梦回周公,无剑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他左思右想,费劲他的脑细胞才想起那迦刚刚说了什么,立即下床裹紧被子蹦蹦跳跳到门口开门探头,果真那迦正要走出走廊背着他的蛇皮包打算和他的蛇一起离开。

   无剑挣脱开被子,一路拔腿就跑。 “那迦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他扽住那迦的头巾,没办法,身高悬殊他恨呐,“还是说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会揍得他连他亲妈都不认识。”

   无剑说得信誓旦旦,那迦倒是苦笑不得。“无剑你说错了的。”,他解释道,“没人欺负我的,是我自己想回天竺的。”

   无剑觉得不妥,毕竟那迦这孩子跟小虎一样老实,老实就容易受骗,受骗就容易受伤,受伤就容易有心里阴影,这都是他的经验,他绝对不会让别人重蹈覆辙。他连忙勾住那迦的脖子暗自告诉他要是真有人欺负他就告诉无剑,无剑很厉害的,丝毫不用怂的。

   那迦这回真的没辙了,他瞅着无剑觉都不睡,还兴致勃勃地跟他讲报仇手段,觉得如果不解释好可能无剑要重整剑阁风气。“没有这回事的,大家都很好的,外面人也很好的。”,那迦认真说,“我只是想回天竺历练了的,毕竟我现在很弱的。”

   没想到,无剑又误会了。“啊?谁说你弱的?”,无剑当场不乐意,“你一点都不弱,不让你下本是因为你就负责在剑阁貌美如花好了,危险和受伤什么的让我们这些糙汉子来。”

   这时跟孤剑一起起床洗漱完毕的曦月听后,默默吐槽说就你,得了吧,你脸黑危险和奇遇都遇不到的。无剑脸上的微笑未变分毫,孤剑在曦月继续比叨前摁住他的脑袋往回走,他路过无剑时道虽然曦月说的都是实话但是对不住,无剑的微笑隐隐有些崩坏,尤其是在清楚听到曦月毫不掩饰的爽朗笑声后。

   孤剑跟曦月学坏了,无剑意识到这个事实,随即心想估计是曦月又皮了,打算再喝次整周的情花茶了。

   那迦虽然觉得曦月说的很对,但他很明智的没有说,他为无剑的关怀而感动,尽管他根本就理解错了他的意思。“不,只要我从天竺回来的,你就能看见不一样的我的。”,那迦认真地对无剑说,“我会变得很厉害的。”

   无剑依旧保持种礼貌地微笑,甚至连弧度都未曾改变分毫。去趟天竺就能变强,那我变秃是不是就会变得宇宙无敌厉害了,至少这帮人不会在我面前秀了,无剑默默在心里逼叨逼,这些话却从未对那迦讲过,怕伤害那迦那颗少有的赤子心。

   之后,他才被带着长庚归来的那迦打脸啪啪啪。

   “心意已决?”无剑出声问道。

   “对的。”那迦认真地回答。

   “好,等你回来时,我必定八抬大轿……啊呸,大摆筵席欢迎你。”,无剑接过那迦的蛇皮包,“在此之前,至少我要送你出剑冢吧。”

   那迦笑着点头,他在路上兴奋地跟无剑讲了很多关于天竺的事情,在无剑昏昏欲睡的时候摇醒他冲他描绘天竺的风土人情。奈何无剑实在是困到极致,连听到吃的回答得都敷衍,直到那迦说起天竺的妹子,无剑顿时精神头来了,先打量过那迦身上的衣着,随后才在脑海里描绘天竺的美女。

   最后,他们总要分别,无剑把包裹递给那迦,纠结了许久才开口问。“那迦,天竺的姑娘都和你身上穿的差不多吗?”,无剑小心翼翼地询问,“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的。”

   “嗯,对啊,我们天竺的少女的,天生连瑜伽的,身材超好的。”那迦自豪地朝无剑描述到,无剑瞬间清醒,冷风呼呼刮在脸上竟然感觉不到削骨的痛。

   “那迦,下次务必带我去天竺。”,无剑恳切地握住那迦的双手,“拜托了。”

   那迦固然奇怪无剑的态度,然而他以为是自己传教成功打动了无剑那颗凡心,故此他极其高兴地反握无剑的双手答应下来。他们很开心地告别,那迦带着他的变强心离开了剑冢,无剑逐渐放下手,眼神沉着,表情特别严肃,目光直至看不见那迦的背影才晃晃悠悠地离开,脸上又恢复以往那种不正经的笑容对剑冢每一个成员打招呼。

   其实,剑阁并不缺少长得好看身材还好的妹子。可是无剑有自己的原则,有了家人保护的妹子碰不得,有爱人的碰不得,认识的妹子碰不得,受过情伤的妹子碰不得,好姑娘跟他这种朝不保夕的人在一起是没好结局的因此要不得,到最后的结局就是他自己给自己的累赘一大堆,只能带着欣赏的目光多看几眼路过的美女了。

   无剑稀里呼噜想了一大堆事情,结果每一件事情可以解决的,最后想的心烦,打算出门逛逛顺带送剑冢的兄弟们回家,不那么恰巧在路上碰见荣升蛇王的那迦跟长庚刀。他一路上都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直到夜深人静地时候悄咪咪掏出珍藏依旧的小剪刀。

   刚好,越女按时来提醒各个房间熄灯。她路过无剑的房间时瞅见无剑掏出小剪刀,随即联想到江湖上的奇闻秘事,忙道,你要干什么。无剑被她吓了一跳,剪刀尖向下险些蹭过他的小兄弟,他长长地吁口气,抬眼询问着越女。

   “我以为,我以为你……”越女没好意思说下去,脸红得发热,无剑瞧见便知道这姑娘想哪里去了,不禁老脸一红。

   “我那是在剪头发……”无剑挠着后脑勺喃喃解释,也怪不好意思的。

   越女听后抬头,颇感奇怪的看向他。无剑看明白她的眼神,发出声沉重的叹息,配合灯花炸得噼里啪啦,悠悠开口讲起这个故事。
——————————end————————————
我在写什么我也不知道,看看就好了,随手码的。
我想写曦孤了……希望曦月能快点复刻,当初错过活动的痛啊。
希望蛇王那迦的概率跟三花迦人的概率是同样的。
希望大家都能迦人在侧,不管哪只那迦啊。

评论
热度(20)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