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生贺】安东尼奥的早晨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黑塔利亚
*现代架空非国设
*亲分生贺
*略微有些葡西,放心,是兄弟感情
————————————————————
   当巴塞罗那的第一缕阳光透过落地窗旁的薄纱洒进房间时,安东尼奥依旧不想起床,尽管他知道今天是星期一,一个代表要出勤工作的日子。他实在耐不住刺眼的光芒,蠕动着翻滚到床边,从被窝里探手拎起黑色劳力士到眼前,看着指针的方向登时睡意全无。

   居住在巴塞罗那最大的好处就是很少下雪,最大的坏处是靠海,冬天的寒风带着海水潮湿的气息刮在脸上,让人下一秒就想钻回被窝。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床以外的地方都是远方,手够不到的地方都是他乡,上个厕所都像是出差到遥远的边疆,何况安东尼奥还有个比他还怕冷的哥哥。

   安东尼奥面无表情地朝瓷水池吐干净嘴里发涩的漱口水,拽过毛巾擦过脸,放好东西开门出厕所,却不幸呼吸到今天的第一口冷空气。他呛得弯腰直咳咳,恍然间好像听到客厅电视里重播蚂蚁窝的声音,安东尼奥登时回神,放下袖子走到摆在客厅正中央的沙发后。

   佩德罗裹紧棉被缩在沙发上盯屏幕,不经意被主持人的幽默感染噗得笑出声,恰好他抬头看见也正瞅屏幕看得入迷的安东尼奥。

   “呦,起来了?”,佩德罗就手拉上不小心掉毛毯上的被子,“起来就去做早饭吧,我饿的快前胸贴后背了。”

   “你一大早起来跑这里挨冻就是等我做早餐?”安东尼奥抽搐嘴角,不可置信地问道。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哥哥很懒,但没成想会懒到清晨早早起来就为了等他做早餐的地步,要知道佩德罗他是个健全人,还会做饭。

   佩德罗朝安东尼奥翻了个白眼。“你觉得呢?”,他随即自认为恰当好处地表达他对于弟弟的关爱,“对了,你怎么突然起这么早。”

   他说话时,安东尼奥正打开冰箱拿出冷藏的苏索面包和生鳕鱼块,他的目光停在冰箱角落片刻后转移目光落到厨房案板上。“因为今天公司有个南意实习生安排给我带了,人还是蛮可爱的。”,他洗干净手,系好番茄围裙,“咖啡还是巧克力?”

   “黑咖啡!我想尝试慢性自杀的滋味!”佩德罗的声音从客厅清楚的传来,安东尼奥闻声放下咖啡豆罐拿起旁边的可可粉袋。

   “知道,那就热可可好了!”安东尼奥故意大声回答,气得佩德罗当场跳脚踩毛毯,片刻过后被冷空气冻到蹦回被窝捂的严严实实,他没办法,只能恶狠狠地咬牙切齿发泄心中愤恨之情。

   “公司里有新孩子啊,你该不会动了歪脑筋吧!”佩德罗秉着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比我好哪去的想法高声回复,安东尼奥一时没握住菜刀差点砸手指上了。

   他故意的。安东尼奥凭着多年相处早已清楚明白这件事情,他瞥见案板旁边冰未化开的鳕鱼和咕嘟咕嘟冒热气的热可可,心里顿时升起种想法。

   “啊——啊,鳕鱼吃腻了,要不然早餐只啃苏索面包好了嘛。”

   他恶意敞开嗓门,就为了让佩德罗装不成听不见的样子。说着,他当真把刀差案板上,把剩下预计吃不了的鳕鱼块塞会冷藏,目及上面的甜点后神色暗淡几分,随后佯装不在意阖上冰箱。

   “嗯……你看见冰箱第二格的番茄威风蛋糕没?”佩德罗高声问他。

   “看见了,怎么了?”安东尼奥回答他。

   “把它拿出来放餐桌,剩下的等会你就知道了。”

   话音甫落,客厅传来细碎的声响,然后,咚得一声,像是有重物落在羊毛毯。安东尼奥没去管,也没分神去察看,摆好蛋糕后便恋恋不舍地去厨房炸鳕鱼跟煮巧克力了。

   他关好抽风机,将食物用铲子舀起放盘子里,端到餐桌时看见佩德罗正对番茄威风蛋糕蹙眉。佩德罗瞟眼炸鳕鱼块明显得欣喜几分,随即招手唤安东尼奥近到身边来。

   “你不觉得这上面少了些什么吗?”他语气严肃地摸下巴对安东尼奥问道。

   “我只知道厨房里的热可可在等着我。”安东尼奥朝佩德罗摆手,佩德罗没吭气,只是发出声沉重的叹息。

   等安东尼奥再出厨房时,原本空空如也的双手里多了两杯氤氲热气且飘散好闻气味的热可可。他将热可可摆放在两人餐盘旁边,却惊讶地发现多了副刀叉跟餐盘,威风蛋糕上还差了蜡烛。

    “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佩德罗看他的神色略怀疑。

    “我难道需要知道什么吗?”安东尼奥反问他。

    “噢,老天。”,佩德罗仰天长叹,转而朝他郑重地说句,“生日快乐,我的兄弟。”他的眼神严肃的仿佛他不是在庆祝生日,而是在握着安东尼奥的手说请您节哀。

   因此安东尼奥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妥。“什么?”他发出声代表困惑的单词。

   “你现在许个无关紧要的愿望,再去吹灭蜡烛,然后我们一起手拉手高唱生日快乐歌。”,佩德罗扶额,“别问我为什么,懂吗?”

   安东尼奥从来没有见过作为庆祝别人生日的人还能这么趾高气昂指挥要过生日的人的,有点绕嘴,但这的确是事实。他哭笑不得地按照佩德罗的话去做,随后在佩德罗期待的目光中吹灭蜡烛,蜡烛燃烧的烟和热可可的蒸气混合在一起,炸鳕鱼跟苏索面包逐渐由热转凉。

   饭后,在安东尼奥刚系好领结打算离开他在市中心买的别墅时,佩德罗极快地踩地跑到他面前。“你许了什么愿望?”佩德罗好奇地凑到他身边。

   “说了就不灵了。”安东尼奥坚持他的想法。

   “别这么死板嘛,感觉这样的你就想我的朋友柯克兰一样。”,佩德罗瞧见安东尼奥的脸色连忙转移话题,“好吧好吧,你就跟我说一下,又不会怎么样。”

   “啧,那如果我说我希望再也见不到你呢?”安东尼奥被佩德罗纠缠地烦了,他看眼手腕处的黑色劳力士,劳力士忠实地以直观告诉他再不走就迟到了。

   “那你的愿望在明天就能实现了。”,佩德罗佯装不在意地答道,瞧见安东尼奥的表情轻笑,“快走吧,再不走你就要被我踢出门了。”

   安东尼奥刚想问为什么,却真的被佩德罗踢出门,他定制款的新风衣屁股蛋的位置印上块拖鞋印。安东尼奥没时间想佩德罗的话,暗自嘀咕声不走运,赶忙拍干净脚印子连忙撒丫子赶往公司。
——————————end——————————————
生贺不解释,至于结局随便你们怎么想吧。
随便码码的短篇,写得不好请见谅。
至于罗维的穿戏,他表示自己只是走个串场。
另外里面有段话引用朱广权老师的段子。

评论(2)
热度(22)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