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三花】普通的聊天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梦间集
*随便码码,一发完
*原游戏设
——————————————————————
   “到我了哈。”

   越女由伏魔仗手中接过空酒瓶子,手捏瓶口往他们围成圈的圈心移,待到差不多,就手往上扔。瓶子在他们的注视下于空中翻滚,瓶底朝下瓶口朝上,稳稳当当地落地。

   “漂亮!”杨家枪鼓掌,柳叶面带微笑的从越女手里接过酒瓶。

   他手腕翻动,力道使的恰当好处。微微施力后撒手,空酒瓶子紧贴地面翻跟头,翻过后众望所归中稳当地立在中间屹然不动。

   “好!”这次拍掌的是虎头金刀。

   在他们玩得开心时,那迦接到消息先出去了。他本来就脸黑头发白,还刻意用两边的头布遮住些面部,他们本更看不见他的表情了。

   “那迦今天是怎么了?”,新来的御蜂奇道,“之前他可是最开朗爱笑的那个啊。”

   闻言分水手一抖差点把酒瓶子给摔了。他们面面相觑不知道作何解释,还是分水状似无意地替他们回答了。

   “大概是死了吧?”,分水垂眸,“或者被炼化了。”

   他手腕轻动,瓶子脱手而出,自天空翻过正圈才落于地面。这回没有人有心情替他叫好,他也知道的清楚现在的情况,深深地发出声叹息将瓶子拾起递给虎头。虎头很纠结,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只能攥着瓶颈塞怀里。

   良久,分水开口替他解释。“毕竟他是我们这里唯一来太多回的,帮衬不到他,依无剑的性格留到现在实属情分了。”,分水挑眉,“噢,你是新来的,不知道这件事也正常,我是分水峨嵋刺,你好。”

   “你好,我是御蜂。”,御蜂奇道,“不过当初是你带我参观剑阁的,怎么这么快就忘了。”他末尾那句是调笑的说出口,不料反倒引起分水的沉默,虎头见状不对想打哈哈转移话题,分水制止了他。

   “你说的是另一个‘我’吧,他被我炼化了。”,分水佯装云淡风轻地说,“没关系,别露出那种表情,就当重新认识我好了。小虎愣着干嘛,继续啊。”

   虎头憨厚地答应,抻直手臂往上扔,瓶子轻轻巧巧地落地,却依旧没有人叫好。虎头没办法,拾起瓶子递给旁边的金铃索,金铃索打量怀里的空瓶,眉宇间写满纠结。

   “你爸和毒龙答应了?”越女小心翼翼地问出在场大多数人心中的疑惑。

   “趁我爸,不是,大哥和师兄打本,花雨游历,全都无暇顾及的时候让我炼化的。也就是说,你们那时候看见的都不是我。”,分水最后那句本来想调节气氛的,没想到起了反作用,他只好叹气,“你们别这样,其实我挺知足的。我当时刚来的时候无剑不是抽卡抽疯了嘛,知道我怎么平安活下来的吗?”

   其他人很配合地摇了摇头,柳叶隐隐猜到但并没有点破。

   “那时前去陪无剑抽卡的是我大哥和师兄,瞅见我便赶忙从池子里捞出来藏怀里,后来被无剑发现有炼化的想法,大哥和师兄死都不让。”,分水说得极其平淡,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可任在场谁都知道这些话背后的份量,“都以死相逼了,我大哥和师兄的地位你们是知道的,无剑没办法才留下我的。”

   他说完后,大家久久得陷入沉默,似乎是皆想起亲友对他们的保护。纵然是那感情最淡泊的,在他们出池时眼里的欣喜骗不了人,在他们即将面临死亡也着急地不得了。

   瓶底落地,金铃索够到空酒瓶子,转而递给身边打瞌睡的龙骨寒星。龙骨寒星揉着眼睛,他缩了缩肩膀,金铃索的手直对金丝冰绡。

   “对了,龙骨寒星,上次我给你的青团……”越女瞧见正翻身打盹的龙骨寒星,想起不久前的事情不由得出声问道,话未说完便被他截住。

   “那个不是我。”,龙骨寒星伸懒腰,“他已经死了。”

   “等会,不说孤剑曦月,君子淑女和九曲青丝也容许无剑这么做?”洛阳扇阖扇,扇骨贴唇。

   “他们在游历。”,龙骨寒星懒散地伸懒腰窝着,“我懒得写信告诉他们。倒是金铃索,你们没问题吗?”他眯眼看向沉思中的金铃索,眼神极其清明。

   “不知道,就算无剑要动真格,我们三个师兄们怕是保不住。”,金铃索依旧淡定,“淑女能帮衬,但估计拦不了。对了,密宗金轮你们那边出池概率见高啊。”

   话锋一转,众人皆望向密宗金轮,洛阳扇和金刚降魔杵三人。他们犹豫片刻,面色貌似挺难看的,仔细思索罢,勉强能给出番解释。

   “金刚降魔杵我们罩着。”,密宗金轮摸下巴,“倚天那小子虽然表面看起来冷冷冰冰但是挺热心肠的,估计到时候他会赶来帮忙。”

   金刚降魔杵没吱声,只顾着默默地埋头诵经,洛阳扇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气。密宗金轮只是揉了把他的头发,没有说那些明知道不可能的鸡汤话语。

   “伏魔仗,你们的概率也不低啊。”,金丝冰绡蹙眉,担忧地问道,“打算好怎么办吗?”

   “妙手白扇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伏魔杖皱眉斟酌着说道,“还有你们师兄也在往回赶。杨家枪老弟,你们呢?”

   柳叶沉默不语,杨家枪仰天长叹。“丐帮帮主在剑阁里提防着,浮生找帮手去了。”,杨家枪拍了拍柳叶的肩膀,“暂时不会发生什么,虎子,你呢?”

   虎头被点名险些一跳三尺高,不过他很快震惊下来,老老实实地回答他根本就没想过这件事。

   本来嘛,人生在世就是图个乐呵,什么困扰的事情全抛在脑后,等到面临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好了。这是虎头金刀的解释,即便这番朴实的话引得在场多数人露出会心的笑容,可却更加深了他们对未知未来的忧愁。

   毕竟他们不是五花四花。他们是三花,概率高到离谱的三花,方才那迦的事情已经表明了无剑的态度。

   “没事,虎子跟我们。”,伏魔仗挠了挠脑袋,“好啦好啦,别继续这个怪令人难受的话题了,来玩啊。”

   说话间,御蜂接过金丝冰绡递给他的空酒瓶,手伸到圈内中央,腕动,就手空酒瓶于空中翻身,再稳当立在地面上。这次周围有很多掌声,接下来的人兴奋地等待酒瓶落在自己手里。

   空酒瓶不断碰地,不断地被掷起,再不断地碰地,像极了他们前路未卜的未来。
————end————————————————
   灵感来源于我满满一排的三花,不忍心摧毁,只能落那长草了(手黄再见)
   另外本文里的无剑没有收集癖,但我有(手黄再见)

评论(2)
热度(22)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