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浮柳】恋爱三十题.14

*架空游戏现代AU
*高玩浮生×高玩柳叶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梦间集
———————————————————————
14.性别转换(又名自己三了自己怎么办在线急等)    

   “嘿,你看世界了吗?”,得来问人的疑惑后他神神秘秘地说,“有人给劲柳如风炸烟花了。”

   “那肯定是浮生掠影没跑了。”,那人伸懒腰,“他们不是天天闲着就在世界上炸么。”

   “诶不是,就因为不是他所以我才很惊讶的好吗。”,他跟那人咬耳朵,“是个全真女号,ID黄粱一梦。”

   “说不定是人家小号呢。”

   “才不是。”,他撇嘴,“知道当初仇杀浮生掠影里收集人头最多的号吗,就是黄粱一梦,你说这有可能是小号嘛。”  

   没等那人回答,他尖着嗓子喊。“诶诶!又有人炸烟花了!”,他吼,“这次是女号给浮生掠影炸!”  

   “这也有可能是……”

   “别傻了,上次劲柳如风直播就是和这个ID柳叶飞杀的号组队的。”,他哼声,“配合那么默契要是双开手速不得上天了。”  

   那人没搭腔,活动鼠标调动像烟花似炸的不行的世界啧啧称奇。“哇,又炸了。”,那人摸下巴,“这次是女号对女号,贵圈真乱。”

   之后,各大论坛等社交软件818跟李涛逢时而生,众生纷纭,什么感人至深的四角恋啊,什么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啊,热度居高不下。作为一切始源的两位实在没眼看,吧唧快速扣住笔记本电脑的显示屏趴在桌上无话可说。

   其实,一开始只是他们上错号了而已。

   先是浮生,他昨晚跟团去开荒开到转天清晨根本没在意两个全真号乳量上的区别,看见熟悉的白锦袍二话不说就登录,等到日常炸烟花后在世界频道众江湖义士的友善提醒下,他后知后觉的发现,上错号了,上成当初精分的那个女号了。这是浮生,他现在趴在电脑上思考人生。

   柳叶被陌生小姑娘炸特惊奇,他寻思有极大可能是小姑娘输游戏的惩罚,故此很给面子地炸回去。当然,他作为帮会里数一数二的高玩自然参与到开荒,比浮生的卧蚕好不了哪去,眼一酸手一抖他不只上错号,还送错人,没注意自己操控的角色有何不对劲,赶忙复炸烟花给人小姑娘,方退出世界,才意识到屏幕前的剑侠少了点什么,眯眼仔细打量,回忆起刚所做之事,惊得一身冷汗。

   最尴尬的事情无疑于你用小号给情缘告白,然而情缘并不知道那是你小号。

   现在世界频道崩盘,亲友皆跑来问,此时热度居高不下,他们就算去解释也没人相信,毕竟理由实在惹人惊讶的,傻。这盘心态爆炸了,没法翻。

   先来说说现在他们共同玩的游戏吧。游戏名字叫梦间集,挺火的,职业分类主要四个,阴阳刚柔,柳叶的大小号都是阴,浮生大小号都是阳,呵,倒是从属性开始就不对头。柳叶玩的杨家军枪哥,小号枪娘,就是各大游戏都有那种比较中庸的角色,哪都能插脚,能奶能打能抗基本每个技能都很平均的,枪哥。浮生大号玩的是全真道长,小号依旧是全真坤道俗称道姑,对全真有种莫名的执着,能奶能打爆发力强,近战中程的,道长。

   他们的缘分比818上说的双排要早,毕竟是同时在内测就进新手村的玩家,在还是个宝宝的时候就是隔壁家的孩子,算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刷任务时也一起,大概是彼此皆从没有见过如眼前实诚的小白,手拍手,结亲友,打怪刷经验都是你帮我我帮你互相拉扯大,直到他们加进不同阵营的对敌帮会。虽然淡了吧,但不至于像帖里说的那么相见恨不得把对方脑袋瓜子给削了,在还不知道有小号这么一说的时候,他们连组队下本统统得悄咪咪的,后来被挖出双排已久吓得他们手里的瓜都多吃了块。

   自此,他们在亲友的嘲笑声中知晓还有小号这回事。

   俗话说义气堂里结亲友,关公像前拜良师。他们的新萝莉号互拜满级大号为师,瞅见系统那句“您已成为她的师父”还有点飘飘然。厥后出件事,浮生的007马甲被扒下来了,本来帮会里出个对敌007没啥,谁料这马甲的主人回来告诉他们账号被盗才找回来。  

   且先不论浮生怎么盗的,反正他的演技不错,和他本来的性格相差忒大,得知真相的时候捧茶观众眼珠子快要瞪掉。不知是入戏太深还是敲开浮生的新大门,他的表演让人看不出是个007,估计是他硬拉室友柳叶窝沙发看其时正火的谍战电影007埋下的种子,之后木剑随口一说那棵面包树种子借此养料发芽生根了,现在事情归于旧坟开花,柳叶依旧纳闷他明明当演员铁定拿奥斯卡干嘛还和他在战场抢人头。

   哦对,忘说了,浮生和柳叶是室友,共享客厅但分卧室的那种。柳叶是真没钱,浮生纯属家里让他体验人生来,看他游戏大小号的外观和跟宠就知道这位大少氪了多少金多土豪,要是不出马甲这事预计来求情缘的少女得绕终南山数圈。他们知道对方即为从小穿同条粗布裤长大的亲友加敌对输出还是那次开语音的攻防战听到隔壁熟悉的怒吼外算亲友小声逼逼中意识到对方身份。

   猛地两扇木门被打开,走出神色各异的两个人。“你是浮生掠影?”柳叶审量眼前身穿梦间集官方周边体恤花裤衩人字拖的浮生疑惑问道。

  “你是劲柳如风?”浮生懵在原地,蹙眉观察柳叶自头到尾,从背心短裤凉拖到凉拖短裤背心。

   没有什么相见恨晚惺惺相惜之情,更没有什么言情小说中把酒言欢一笑泯恩仇。他们在得到肯定答案后扑过去摁脑袋揪耳朵,耳麦传出两方指挥的喂喂声也不管,嘴里嚷着你为啥总偷袭我抑或是你居然和别人跑路了等等,打到他们终于意想到这是在攻防战赶忙跑过去齐齐见到屏幕一片赤色,气得他们再次于客厅羊毛毯大战数回纠缠不清。

   浮生的马甲被扒拉下来就在这场攻防之后,绿竹气急败坏地说他要蹲点仇杀还问谁一起,场面可谓为一呼百应。有个亲友此时悄咪咪私信他说浮生那小子狙你那么多回而且绿竹这老好人首次发这么大火齐去呗,挑战书帮主发了就算你不去帮战也得见不是,说得柳叶脑子发热胸膛滚滚热血不停歇仿佛从屏幕的青山绿水望见酒肆说书人口里的江湖,他挥手戳开他亲亲徒弟的彩色头像师徒连携邀她埋点蹲浮生。

   浮生这厮刚发觉丐帮小号上不去惊觉不妥没回大号直转道姑号,正巧碰上柳叶的邀请,他仔细琢磨,不忍心告诉柳叶事情真相,木剑建议他换小道姑重回007巅峰的提议同被回绝,只好点击确定传送到穿得活像白菜的劲柳如风身边守即将双开上线的自己。他正苦大仇深地拨弄联系人,恰巧划楞到小枪姐,心想虽然被个帮蹲点但是不能落面子,得给这群单身狗来个榜样的心情点下他自认童养媳的枪姐头像发送师徒邀请。

   得,这回苦大仇深的不止他一个了,也是很棒棒的。

   柳叶心情极为复杂,眼前他有两个选择,双开,一个蹲浮生一个护浮生,另外的选择便是单开不管这事去排位,瞅目前发展形式来看实在不现实,再说他对浮生的反感没有特别大,头疼的烦,干脆随便踢桌脊,电脑响的清脆,他诧异抬眸,电脑屏幕登时灭的干净。这下好了,他瘫在椅背想静静,没有理由了。

  浮生女号刚蹲点柳叶毫无征兆地下线,他扬眉,脑子里上映一部部剧情坎坷堪比好莱坞大片的故事,无可奈何地叹声趋使浮生掠影踩点,白衣飘飘的剑修道长方踩点,蹲草丛地几个人动身扔仇杀就是蹲猛捶。浮生复杂地让小道姑甩开浮尘落阵俯冲狂砍道长,道长在他的操作下好不容易屏幕没见血,装备见红也没办法,磕药不管事,只能绷紧头皮看谁头硬。

  等大伙削浮生削到没脾气,纷纷散开查看战绩,恍然发现帮会里名不见经传的小道姑竟是收割人头最多的,在看师徒,发觉是劲柳如风的亲传徒弟,除去感慨上竞技场都不开黄腔的师父教出暴力输出的徒弟外,更赞赏为师报仇的美德。念及此,我很好奇作为宰杀自己最多的浮生当初到底心怀何种情绪呢?

   日后亲友转告好不容易重连网线的柳叶,柳叶瞧眼前密他的徒弟弟话里满是求表扬的语气,哭笑不得地意思意思夸他进步快,隔壁屋的浮生目前忙于据守站,瞥见柳叶的话莫名手抖差点把技能点到旁边冲锋陷阵的冥狼爪身上。他赶忙切技能给人奶满血,冥狼爪瞟眼他的阵法,低头看穿得破烂的战意高昂,咬牙冲到敌方阵营放大收割人头。

   明明与柳叶的平常语气并无两样,为何他会在目及屏幕的瞬间呼吸慢半拍呢?

   浮生百思不得其解,他在与柳叶面对面吃早饭时直盯柳叶的脸,吓得柳叶埋头吃完道声告辞钻回屋登录和早已等候多时的黄粱一梦做师徒日常。

   “徒弟弟,抱歉让你久等了,师父父刚才去吃饭了。”

   “没事,我也在闲着看风景啊。对啊,师父父我们这次去干嘛~”  

   觉得奇怪的不止浮生,柳叶感觉自从他那次踢开插头重新登录后整个游戏全不一样了。以往跟他丝毫不熟络的人会多瞧眼他顺便点头致意,以往只能说他热脸贴冷屁股的徒弟弟居然对他热情到吓人,柳叶想删号重来的心都有。但碍于小道姑的颜面,他温柔的如沐春风般步步扎实节奏紧致地拉扯小道姑出师,倾囊所授,走出师门前小道姑恭恭敬敬地双膝跪地,顷刻柳叶调出动作欲扶她起身道姑拍开衣袖执浮尘踏风而去。

   过往曾经幕幕浮现在眼前,柳叶长摁空格加W飞身点立于房檐,注视道姑的倩倩背影渐行渐远,心里倒当真兀自升起为人师者送生远行的沧桑。不过没待他沧桑过去,一条系统弹开。

   “玩家浮生掠影邀请您前往竞技场。”下面还特贴心的附上确定传送。

   柳叶一阵恍惚,没注意多摁个键,随即视野猛换,赤色沾满屏幕,近距离观察到门口的不老松染红。系统界面消失不代表他会爽约,柳叶极其肉疼地祭出神行令横跨两地图到竞技场,正对上等得不耐烦的浮生。浮生二话不说落下阵法拔剑出鞘,柳叶蓄势待发地扣键等待,无需多话,他们脚尖点地煞时冲到对方身侧格挡出击,回身横扫,浮生的阵法反弹柳叶的进攻,柳叶神色微凝踩住栏杆为支撑点一击碎甲加冲刺打破防护罩。

   浮生不愧身为全真四大天王之一,技术没得说,在防护罩被破的前秒他换手持剑挡在预判轨迹弹开柳叶的攻击消减伤害,闪避开带起的刃气顺手就是先发制人,刷去柳叶不少血,再顺切技能带伤害连奶满血,气的柳叶牙根痒痒。柳叶向来不信属性克制的邪,调整状态踢出两通晓命门连击穿刺无论浮生规避与否在竞技场浮生奶满的血条重新到奶前。

   打得那是何等畅快淋漓,可这依旧不改梦间集本质的尿性,柳叶再长居上风在浮生的属性压制下不得不认头看被削到近血皮的红条,何况他不是奶,他的药早打点好送给徒弟弟。只能放弃反杀的相法尽力磨掉浮生的血条,也许有人要问了,柳叶可以趁浮生读条时放涂毒兵刃啊,没门的事,此番行为由为柳叶的为人。 浮生不一样,他是个半奶,对方削血皮就切技能奶自己,对方进行防御就布阵开暴击。能奶能暴击还能苟的道长,真令人窒息。

  果不其然,跟浮生怼,柳叶必败,他早已做好准备,看到面板全灰装备恁到白屏幕红得吓人根本毫无波动,齐眉和降魔杵的功劳,他现在的境界媲美远离尘世了悟红尘的和尚,看淡输赢生死,面不改色地看掉的稀里哗啦的分数和惨不拉几的面板。浮生看不下去他在地上躺尸,内息通脉甩过去强制反血,没留给柳叶反应时间点击交易无价送柳叶块玉鞋锦袍。

   “你给我这个干嘛?”柳叶懵逼当场。

   “看我们在同个新手村摸大的。”,浮生轻咳,“契结金兰。”

   “可别,我还不想被你的迷妹捶死。”柳叶移动鼠标欲点红叉,谁料身后毫无征兆有只手覆他手背摁下确定。

   柳叶没有看向身后,有温热的呼吸在脖颈散去令他打了冷颤。“那我保你。”身后有声笑腔,声音似玉石温润琳琅,翩翩风流且不羁。

   “我有情缘了。”,柳叶淡定地强先在浮生黑脸扬眉问谁调出界面,“看见没,我可是把她当童养媳带的,预计只差告白就答应了。”他指了指屏幕上笑得可人的道姑,浮生扯动嘴角无话可说,心想回去就仇杀波女冠。

   可那玉饰卸不下去,又附赠加不少暴击率,索性他们两人都没点取的意愿,就那么挂着,周遭人士认为他们想来不当和尚已脱单,倒在818爆出前根本没人质疑。

   浮生换号在踏上终南山台阶的瞬间,对话框趁机弹出界面,直截了当地告诉他劲柳如风想和他喜结连理,木愣原地俄而他亲爱的师父父迎面狂奔,围绕成心形炸烟花,就是商店里求情缘的山盟海誓。浮生内心活动极其复杂,他特别想念叫静静的女孩,他扶额沉思蓦然灵机一动,双开道长艾特他差不多快出师的徒弟弟扔师徒连携,顺带准备琴瑟和鸣的烟花,手速出残影的搞定结情缘申请。

   意料之外的被拒绝,原因是师父父我还没有出师。

   我怎么之前没见你追着我屁股喊师父父呢。浮生无言无语,他磕下巴琢磨半晌,调出徒弟弟的等级,思虑翻飞,买下堆升级药水给徒弟猛磕药,磕磕巴巴升满级送满级大礼包,豪气如他,绝版马具药丸外观秘籍全随手给,再点开申请,欣慰地看眼前被他当闺女养的小枪姐颇有慈父孝女之感。谁料他复被拒绝了,原因特神奇,说他心不在她身且他迷妹太多怕被捶死。浮生闻言觉后面半句才是重点,不对,这解释怎么耳熟的很呢。

   一来二去,道姑号被他耽搁了,柳叶等许久未见道姑反应心灰意冷,强笑不知是笑他落魄还是笑道姑委婉拒绝,反正等柳叶撤的时候浮生方上线,再次懵圈注视柳叶凄冷的背影没入森林深处。浮生兀自升起凄凉感,他眉毛一皱计上心来,驱使同样被迫接受十动然拒的道长飞去地图跟柳叶会面,可怜兮兮地互诉徒弟弟拒绝情意的苦,也许是同病相怜的心情作祟,也许是那天阳关很好,也许是浮生穿了柳叶喜欢的白锦袍,他小心翼翼地送去申请,柳叶想都不想直接接受,感谢梦间集人人平等的制度,他们喜结情缘。

   从此以后的某天,梦间集出新服,他们这些操作犀利的老玩家带帮会里的新起之秀去开荒。开荒开得太卖力导致比加班熬的还晚,困得随时梦会周公的时候手一抖上错号,导致炸烟花炸错人世界频道岌岌可危,浮生再次柳叶首次荣上818蹭波热度。

   其实,以他们的手残程度,他们双方居然不知道自己唯一的徒弟弟是彼此真的很神奇。

   再后来?再后来他们奔现了。是不是跟818大手写的相比情路要没那么曲折,没那么荡气回肠,甚至有点匪夷可思。

   再再后来,浮生慈父见背,他赶过去匆匆继承他爸的位置,新官上任太忙就耽搁了账号,本欲将号交给柳叶养,但柳叶说这是Flag怕浮生一去不回坚决不收。可谁知道,即便柳叶不收浮生也回不来了。他收拾好东西告别四室一厅的出租房,回去他的家,市中心的别墅和高楼大厦,为他的公司奋斗。

   柳叶注视逐日灰去的联系人头像,目送当初共同奋斗于前线的亲友们个个离开,他叹气,日常种好帮会菜地跟建设主城后去游览地图,听茶馆说书人讲故事,去酒肆买壶陈酒良酿,半路兴趣来了便下马割马草喂骏马,奋战于竞技场与攻守战厮杀,过得倒是潇洒肆意。表面上的平静终究无法持久,他那徒弟弟的头像亮起,好奇驱使他师徒连携传送到道姑身边,道姑见他坎坎坷坷地解释他买下这个号和男朋友尝试游历江湖的滋味,柳叶抿嘴,苦笑不得送这小姑娘跟她对象先前浮生给他的情侣外观和马具,衷心祝她恋情幸福长长久久。

   “谢谢,您人真好。”,道姑甩开拂尘朝他做出熟悉的拱手礼,“如果您要是愿意,我依旧还是您的徒弟。”

   柳叶没说话,沉重地摁下键标,身穿绝版战意高昂的枪哥将枪翻到身后,温柔地伸出空手轻抚道姑的头。

   他离开了,带着他在游戏里所有经历过的喜怒哀乐。

   他爸杨家枪病重,迫于无奈,他拜托还有联系的亲友将他两个号拍卖出去,靠那身绝版装备捞到能兜住成本的钱,送到医院赶忙将他爸送进手术室。人不管多精神终难逃一死,柳叶无声地操办好所有,那群在游戏里初始相交的亲友惊闻此事从世界各地抽时间赶回来,早A的帮主为表达撒手不管的歉意,出钱请这帮兄弟姐妹去吃好的。故友久别重逢的结果是统统喝高,那帮差不多家里小崽子个头都快到大腿的青年们跟小年轻似的肩膀揽住肩膀头靠头大声嚎帮会战歌,豪迈地狂笑不止,眼泪却涌出眼眶流入喉咙。

   秘书将电话交给浮生,浮生好奇地接过,听筒里传出熟悉的话音。“浮生,我觉得你应该会游戏看看。”,木剑低沉的声音隔电音有些失真,“你会感兴趣的。”

   浮生将电话夹杂耳边快速打开梦间集登录界面,嘴里吐出的话仍然像当初贫,恍如若是如此,他们依旧会回到那些年少轻狂的时候。“得令,老大。”,浮生按木剑说的去到新手村地图,“你说我会感兴趣,哪呢?”

   “你看你周遭,是不是有道眼熟的身影?”,木剑轻笑道,“别先急和我贫,待会我要参加会议,挂了。”

   浮生纳闷地挂电话,道长走过数地方,视角变换多处还没找到木剑说的熟悉身影。他正认为木剑诓他的,打算退出游戏的眨眼间,他看到大白菜装的满级枪哥,眼熟的扎眼。

   “柳叶。”,他试着密过去,“我知道是你,能把枪哥玩成丐帮校服的只有你一个了。”

   哪里能料到他信誓旦旦的话居然从枪哥那里得到了反驳。“我不是柳叶,虽然我的确从ID叫柳叶的人那里买过来的吧,还随赠个柳叶飞杀的满级枪姐号呢。”,枪哥说道,“对了,你是这个号的情缘是吧?”

   浮生抿嘴,哭笑不得地答应下来,秉着不能荒废柳叶好不容易肝出的荣耀的信念带这小子慢慢拉到可以独挡一面,才转到交易面,拍卖他的道长号。

   时间兜兜转转,过了很多年,他们重聚新手村,却最终只剩他孑然自身。他在得知的时候不是没想过跟柳叶打电话问他为何,后来他明白了,说到底,连接他们缘分的终只有脆弱的那根网线。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end—————————————————
   这篇文灵感源于我的大号和小号结情缘了,就算水仙也比单身狗好,鼓掌鼓掌。
   至于后来的结局……大概就是我重登摩尔庄园就是那年跨年聚会的那次,心里的感慨,我的拉姆都死了,家具都变卖了,摩尔号现在不值钱也卖不出去,虽然停服了但也是我的青春啊。

评论(8)
热度(32)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