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浮柳】粉墨.1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梦间集
*武警部队反恐队长浮生×武警部队反恐队员柳叶
*副cp:屠倚,燕蛇,归秋,毒箫,虎刺
————————————————————————————
chapter 1

   出院当天,浮生一行人在归一的注视下离开床位。走好不送,归一如是说,我还要在床上躺会才能去找你们呢。柳叶闻声瞥眼他被挂绷带还未拆水泥的右小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默默地送上颗淑女苹果方离开。

   恰巧遇到刚完成特种兵任务回来的天罡,他瞅见他们倒不是特别惊讶,意思意思从本来是送给归一的果篮里掏出六个苹果分给他们。“呦,出院了。”,他提溜壶养生粥,“怎么没看见秋水师叔呢。”

   “秋水师叔早上岗了。”,浮生接过苹果用袖子擦吧便一口咬上去,“下次轮到我了吧。”

   “不会,灵虚师叔听说你负伤就回来了。”,天罡递给君子淑女托他送的被养生茶,“你回来顶替就去师叔一周呗。”

    “就知道。”,浮生由鼻翼发出声闷哼,随即他活动手腕起身,“得,走吧,我们还要等玉萧开证明呢。”天罡不可置否地耸肩动身提果篮敲开房门,君子刚好结束和淑女的通话,倚天屠龙在柳叶的劝告下分开,齐眉挂了电话抬头告诉他们真武上校说让他们赶快归队。

   一看就是有事,玉萧脚步匆匆地赶到他们面前快速划拉几字扣章算开了证明,浮生领过证明扯着一干人等快速从医务室跑到真武上校面前将证明递过去。真武上校扫眼证明夹到书夹里,挑眉目光略过众人后开口道。

   “又出事了。”,他蹙眉喃喃道,“我要带上最好的剑,翻过最高的山……”

   “闯进最深的森林把公主带到面前?”浮生全凭下意识跟道。

   其他几人偏头看他,柳叶轻咳,对台词的两人恍然大悟,《达拉崩吧》的背景音乐隐隐约约在书堆后奏响,登时,连空气都是尴尬的味道。真武为维持他高大的形象,义正言辞没管音乐由抽屉掏出份资料推给他们。

    “王国十分危险,试问世间谁最勇敢……”

   浮生接过资料袋拆封分给每人传看,柳叶拿来资料翻看过罢心里已有大概了解。真武屈手指敲桌,他们目光随即转向真武,后者清嗓,从身后书柜翻出几张飞机票置于桌表面。

   “半小时后的飞机。”,真武端起茶盏掀盖抿茶,“你们斟酌吧。”

   坐在客用沙发上的众人顿时平地跳起,争先恐后地拉门出去,真武熟视无睹,平平淡淡抿口茶后安然失笑。浮生半路想起件事,让柳叶先走,自己则踱步回真武的办公室。真武颔首,他点头,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上校,您那茶……”,他抿嘴,“那茶,莫不是我当初送给军校主任的?”

   真武扬眉,浮生确定事实如他所想后反倒松口气。“看起来是的。”,他摊手走到真武面前,“不瞒您说,当初为报复那位总刻意削我分的主任,我在教师节送他的祁门红茶里下点料。”

   在他说完后,真武一口茶差点呛呼吸道里了,浮生轻笑出失,他顶着真武堪比楼下酱油铺子的脸色告声退扬长而去,柳叶收拾好等在门口问他情况,他连连摇头但笑不语,领他赶去停车场等剩下的四人。待四人全部到齐后,有辆通体银白的吉普指挥官以劳斯莱斯的速度飞驶到他们面前,褐灰色的车窗玻璃下移,坐在驾驶座的人得意的笑,他摘去墨镜,露出双赤眸。

   “上车。”,毒龙笑道,副驾驶座的玉萧卷本杂志心无杂念地读,“带你们浪。”

   分水猛然拉开车门,面色苍白的九曲青丝和他一起帮齐眉等人放行李,君子显示正在通话的手机终于放下,倚天屠龙努力把行李箱塞进后备箱,柳叶前去协助分水顺带捎上瓶晕车药给九曲青丝,浮生上车,发现龙骨寒星正窝在沙发睡得香甜。毒龙招呼出声,车外的诸位纷纷上车,车门砉然关闭拖拉出长音与办公楼告拜。

   车在柏油路上放任自由纵情奔驰,尾灯硬生生于空气中拉出红丝,车载音响的《holdin' on》奏至高潮,纷乱的电音狂风乱舞。毒龙享受地空手从衬衣口袋掏出只雪茄叼着欲点,玉萧卷起杂志猛地砸向驾驶台,激灵地毒龙手上的雪茄掉毛绒地毯上了,坐在后座的分水蓦然扣上笔记本电脑,柳叶碍于他萦绕周围的怨气犹豫问他怎么了,他黑脸道他写的东西被屏蔽了。

   “呦,看不出来师弟你还是个大作家呢。”,坐在驾驶座的毒龙把烟盒拍驾驶台上,“要不要师兄去给你蹭点热度。”

   分水拎出电脑包,柳叶替他拿住电脑。“不需要。”,他将笔记本关机塞进包里,“我现在只希望它能尽快解除屏蔽。”毒龙摊手,浮生闻声接过齐眉递给他的养胃茶,君子等在九曲青丝充电宝前期待地望他只剩三格电量的手机。

   “我可以黑进去。”,龙骨寒星探头扒在背椅,“只要你愿意的话。”

   “可得了吧,就一篇文而已。”,分水撇嘴,“不至于到那地步,我只是有点变扭。”他一把拉下前额的睡袋紧闭双眸贴眼睑,不过多时呼吸逐渐陷入平稳。

  玉萧随即合书,他扭开保暖壶的壶盖。“龙骨寒星,拜托了。”,他抿唇,“他写了挺久的,你懂得。”他吹开蒸腾热气,清心安然品茶。

   柳叶特别机敏地听出玉萧的言外之意不敢多话,龙骨寒星闻声费力地钻车椅边够到电脑袋,浮生扭开壶盖盛给柳叶杯茶。齐眉和倚天谈论下周的同学聚会,屠龙枕倚天的肩膀熟睡,九曲青丝盯龙骨寒星的操作,见到龙骨寒星攻克不了的他便帮衬着指点。

   突然其来一个漂移,打碎了所有表面上的平静。

   “靠。”,毒龙捶方向盘,“前面那辆骚包的迈巴赫是谁的啊!”

   “车牌有点眼熟。”,玉萧闻声抬头眯眼打量,“貌似是灵蛇最近买的那辆……毒龙,超了他。”

   “嗨嗨!”毒龙状似漫不经心地答应,手里利落的很,快速换挡加速直逼最后的那条黄杠。

   丝毫不顾及后座的几人,两辆类型不同的车交相狂跑至高速公路,柳叶被此惊得手抖,浮生赶忙去接,险些那杯热茶就此牺牲于毛绒衬衣。互相飙车的结局便是,他们整整早班机将近一刻钟,到飞机场,无辜的人们依靠行李箱勉强站立,现今情况的始作俑者面对面对持,气氛僵凝的可怕。

   “真巧啊。”,玉萧莞尔道,“我们同时碰面呢。”

   “确实挺巧。”,灵蛇漠道,“我都没意识到你和我们同时下车。”

   柳叶抿嘴,他忍不住磨蹭到瘫在候待室沙发的浮生旁边。“这两个祖宗怎么碰上的。”,他咬耳朵,“真武上校不是故意的吧?”

   浮生生无可恋地注视柳叶蹭到他身边,柳叶湿热的呼吸喷在他耳边衬得他的耳根有些红。“估计是。”,他扶额,“飞燕狙击手,得和我们在一起走,玉萧是随行军医。紫薇早去收集资料了,秋水师叔跟他跑了,要是还接着那完了。”

   浮生一语成谶,当他看到玉萧和灵蛇连坐时差点脚滑从楼梯跌下去,不过索性毒龙和飞燕坐在他们前边,后面是君子齐眉,看在小辈的面子上应该是闹不起来的,就不知道真武如此安排作何感想。柳叶见他依旧些许腿软症状加快速度扶住,动作轻微不让任何人看出破绽。

   分水放好行李后和柳叶打招呼就窝在座椅捧手机埋头打字,玉萧见状紧皱眉头,柳叶瞟见快速拍分水肩膀提醒他,分水默契地收手机安然补觉,却还是没逃出玉萧的双眼。“分水,别玩了。”,玉萧翻动杂志,“收手机闭目养神。”

   分水撇嘴,柳叶无奈地叹息,他瞥见浮生在敲手机键盘,不由得上心疑虑,可礼貌地不多话。“我在和虎头谈接洽问题。”,浮生仰头头枕椅背,摁关机键,手机在他手里发出声嗡鸣,“他说要来接机。”

   柳叶还未说话,只听分水刷的起身表情极其兴奋。“小虎要来啦?”,他朝浮生眨眼,“我都好久没见他了。”浮生探手揉乱分水的发顶没说话,玉萧闻言停止与灵蛇的争执不善地蹙眉,毒龙在他前位默默摘去耳机。

   在所有争吵开始前,脚下所踩的地板逐渐产生轻微的振动,空姐来回走在过廊,提醒他们飞机的起飞,恰巧阻止新轮的争吵。飞机起飞,穿过云层,蓝天白云的背景下周身雾气云绕倒是别有氛围,飞机降落,又是声嗡鸣且轻微振动,它缓缓降落于宽大的停机坪,引擎掀起地上的灰尘,在指挥的引导中安稳落地。

   浮生一行人收拾好行李去机场,不需四处张望且见虎头情报员向他们招手。“嘿!你们终于来了!”,他快活地说,“我先带你们去宾馆放东西吧。”分水瞅到虎头便跑上去相谈甚欢,玉萧想说什么却被毒龙制止住,毒龙笑着摇头不语,飞燕和灵蛇早自订好宾馆暂且不谈,其他人大多都纷纷掏电话报平安,唯有柳叶依旧像寻找什么。

   走出飞机场大门,原本安静趴在面包车边的德牧瞧眼他们兴奋地立起身子,加紧脚步扑到柳叶身上,柳叶连忙抱起,无奈之下浮生替柳叶拾起行李箱。“乖乖,小公举,看来你最近伙食不错啊。”,他捏了捏德牧小肚子的软肉,“都快抱不动你了。”

   虎刺帮分水放好行李后回头目及以往英勇到令犯罪分子闻风丧胆的德牧在柳叶怀里纵情撒娇不禁右眼皮突突直跳,他挥手,德牧应声跳出柳叶怀抱巴巴跑到他身侧吐舌头。“小公举是胖。”,他回身蹲地蓐德牧的背部毛皮,“都快跑不起来了。”德牧听懂他的话不悦地高声叫声反驳,引起所有人一阵笑意,待上车时,九曲青丝离得远远的,捂住鼻子不好出声。

   “请问,你所说的宾馆在哪里?”他打开地图问莫名其妙的虎头。

   “我把地址给你发过去。”,虎头摸出手机随手点开地址传送一封简讯给九曲青丝,“怎么了?”

   “我想一个人走。”,九曲青丝斟酌说,“可以吗?”最后这句话他问的是浮生,浮生摸下巴没及时回答。

   “可以是可以。”,浮生开口,“但要是你单独出去我不放心。”

   他没想到的是,九曲青丝冲上车快速把龙骨寒星扽出来。“我和他一起。”,他坚持道,“你可以放心了。”

   浮生看眼周围大多都在补觉的人们,沉吟片刻终究点头同意,九曲青丝借此退开等出租车,虎头扭转钥匙启动发动机。窗外景色飞速退离眼前,浮生碍于柳叶在旁寝息不好乱动,不经意回眸,视线捕捉到对面广告牌上的大型活动标题。

   “三绝笔签售会?他很有名吗?”,浮生托腮,“我倒是知道千丈卷最近挺出名的。”

   虎头缓缓将车听到路边等绿灯,听见浮生的话扬眉肯定。“是位很有名的作家,母校今年还借用他的名气招生呢。”,他半开窗户通风,“诶说起来他们你我谈不上熟识也应该认识,毕竟适合我们同小学出来的。”

   “是吗?”,浮生舔唇,“我不记得了。”

   “我给你提个醒啊,他们全家一共四口人,一起长大的兄弟,琴棋书画。”,虎头欲长篇大论番暼见镜中茫然的浮生改口道,“就是,你记得小学时被班主任强制改成无名山兴趣学习小组的四个人吗?”

   经他点醒,浮生茅塞顿开。“他们啊。”,他沧桑地叹口气,“都出息了啊。”

   红灯灭,绿灯亮,虎头随即蓄势待发地踩下离合器换挡落脚油门。“可不是。”,他瞟眼后视镜,“现在人家单拎一人当门面都名气大的惊人。”

   浮生吐槽句要是办同学聚会就尴尬了,虎头搭腔道对啊到时候可别变成签名会,他们聊会天便牵到幼时记趣上,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正说着,车随即止于停车场歇气。车停稳,车内皆是打哈清醒声,虎头率先下车扶分水过后拉开车门迎诸位落地。

   小公举撒欢跳虎头怀里,虎头揉顺它的毛皮放手任它晃悠。“秋水在警署。”,他对众人说,“紫薇和他在一起商量,先去宾馆,有人接应说明情况。”

   他们进到宾馆大厅,瞅见等候良久的九曲青丝和龙骨寒星以及跟龙骨寒星差不多高的橙发少年,少年回头,分水和他的行李箱双双掉地。分水踱步于他面前打量,他亦之回礼。

   “小蜜蜂?”分水试探地问道。

   “嗡嗡嗡?”少年试探地回道。

   随即他们二人紧紧相拥,好似久别重逢的挚友,留下剩余的人在原地懵逼。“这位,剑三著名的毒哥。”,分水搂住少年的肩膀朝他们说,“橙武,玉蜂针。”

   “你也不赖啊。”,少年笑道,“化劲成虚。”

   小虎见其走上前,同样揽住少年的肩膀。“这位隆重介绍一下,御蜂专员。”,他手指蹭鼻尖,“全程负责你们的安全。”

   他们互相进行神交,分水放手站到不碍事的旁边,灵蛇扬眉不语,估计是觉得累先行回房间,飞燕去前台领卡上楼。“我们不是已经有水滴了吗。”,柳叶顾及御蜂不好说的太全,“为什么还需要嗯……”其他人耸肩,浮生若有所思。

   御蜂瞄向小虎,小虎松手将解释权交给御蜂。“水滴是需要介质的。”,他严谨道,“我想,你们上次就是因为介质墙被炸所以才会是我听到的那样吧。”

    无法反驳,因为事实的确如他所说。在大厅驻留的人们三三两两地打着哈欠领卡退场,浮生和柳叶正想紧随其后不料被小虎神神秘秘地拽住。“请容我问个问题,你们来前干嘛了?”,小虎蹙眉,“不然实在太憋屈了。”

   浮生闻言停下脚步,柳叶奇怪地望他,他瞅柳叶眼眶红红的挥手让他先走。“可以。”,浮生饶有趣味道,“你知道我的条件。”

   好好,小公举的饲养权交给你好吧。小虎摆手,小公举跑来扒拉他的牛仔裤,他蓐小公举的天灵盖忍不住喃喃真小气。

   浮生全当没听见。“不是什么大事。”,他浅笑,“就是单纯庆祝一下我们的出院。”

   果不其然小虎满脸不信,目光触及浮生笑得完美的脸上实在不好继续刨根问底,只能转移话题。“好吧,不想说算了。”,他嘟囔道,“诶对,你们的武器是怎么通过安检的。”

   “出示证明啊。”,浮生理所当然地说,“我是指我的警官证。”

   “……假公济私。”

   “彼此彼此。”

   “紫薇已经潜入内部。”,小虎挠耳朵,“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搞事。”

   浮生闻言邪魅一笑,勾唇侧头回道。“搞事嘛,自然越早搞越好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虽然浮生当时是迎光的方向踱步,可小虎总感觉他当时的笑容下能透出片阴影。
——————tbc——————————————————————
下一章炸哪里比较好……
达拉崩吧出场,最近都快被它洗脑了,咳,所以你懂的。
这原本仅仅只是篇贺文的,but,不造为嘛一直被屏蔽,这盘心态崩了没法翻,所以我想报复一下,就一下。

评论(2)
热度(22)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