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段子】桃花岛的秘密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梦间集
*来源《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的一个梗
*就算被玉箫拿萧砸头我也要皮这一下
—————————————————————————
  “毒龙师兄!”,毒龙银鞭闻声放下梳子,“你说我是没有爸爸吗?”他颔首,当时还未及他大腿高的分水峨嵋刺扒拉他的膝盖挣扎着爬,抬头只见一双碧眸眼泪汪汪的。

   毒龙银鞭盯住他认真地思考三秒,眨眼间抱起他到自己怀里。“你听谁说的。”,他抬手揉了揉分水峨眉刺的头发,“先告诉我,是那个草原来的小子吗?”

   “他有名字,叫小虎。”,分水峨眉刺闻声撇嘴险些要哭,“他跟我说,大部分生命都能在幼时见到他们的父母,那我呢,为什么我没有见到。我不祈求能有妈妈,但是不是我没有爸爸啊?”

   “谁告诉你没有的。”,毒龙银鞭挑眉,“你看这岛上除了我们几个还有别人吗?”

   分水峨眉刺闻言当场愣住了,颤颤巍巍地伸出小肉手反复掰弄手指头,来回倒腾好几遍嘴里还念念有词,俄而他震惊地看向毒龙银鞭,瞪得毒龙银鞭右眼直跳。小家伙挥舞着手臂让毒龙银鞭放他下来,毒龙银鞭将他轻放在地上,刚踏地面,分水峨眉刺就朝碧海玉萧所在的书房方向绝尘而去。

   谁成想,那个急了连话都捋不顺的孩子竟然跑得如此快,毒龙银鞭生怕他半路就摔地起不来,何况他现在眉心直跳活似机关枪。他越靠近书房不好的预感越重,知道在书房门口听见那声“你说什么”的高喊声,欲敲开房门的手终究垂落。

   他觉得他此时不适合进屋,适合扒门缝窃听里面发生了什么,避免玉萧一生气把分水峨眉刺扔出房门他也好接着。

   即便这可能性不大。

   说会屋内,玉萧话音刚落,面前站得笔直的分水峨眉刺眉毛一抖鼻子一耸豆大的泪珠就滑落眼眶。玉萧嘴角抽搐不止,见状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把他揽入怀里好言相劝。

   “我都说不是你阿爸了。”,玉萧无可奈何地说,“要叫也应该叫大哥或者岛主。”他探手揉开分水峨眉刺的眉心,顺便拿些莎纸给小家伙拧鼻子。

   “可是……”,分水峨眉刺带有浓重的鼻音说,“桃花岛常住人口就我们三个啊,那我阿爸再哪里,他是不要我了吗。”

   玉萧听后蹙眉不已。“谁告诉你没爹的。”,他认命地叹气道,“好吧,我即是你大哥,同是你阿爸,你随便叫吧。”反正把这小子拉扯到如此大,不是亲生的也差不多近似了,玉萧空出手轻按压太阳穴,无奈地看分水峨眉刺瞳中闪烁着光芒地跟他说虎头金刀所讲外面的奇闻趣事。

   “等等。”,玉萧的笑容有些僵硬,“你说谁要把你带出去?”

   “小虎啊。”分水峨眉刺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的语气,一本正经回答道,听得门外偷窥已久的毒龙银鞭暗道声不好。

   “不行,这事情没的商量。”果不其然,玉萧在毒龙银鞭意料之中分水峨眉刺意料之外拒绝了他的请求。

   “为什么啊。”,分水峨眉刺不爽道,“人家小虎那么大都可以走南闯北了。”

   “你和他能一样吗?”,玉萧轻哼,“我不止是岛主还是你阿爸呢。外面危险的很,听我的,别出去。”

   “你之前还说不是我阿爸呢……”

   “我说是就是了。”

   毒龙银鞭扒拉着门勉强捂住嘴不让自己笑出声,他侧头意外地碰开装作摆设的瓷花瓶,瓷花瓶无声转动,墙壁打开暗槽,里面静静躺着卷皮书。
————end———————————————————
我一定要皮这一下,不皮不舒服。
这是段子,大概会有后续吧?
亮点自寻,顺便桃花岛一家人超可爱的。
我爱小姐姐。

评论
热度(45)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