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悲剧无外乎把美好变得破碎———鲁迅

【浮柳】寸心笑傲.其一

        #小王爷浮生×侠盗柳叶#
        #这是一个拐走与被拐走的故事,可能有些风灵玉秀paro的影子,大概是短篇(?)#
        #有其他cp,例如说剑琴啊,曦孤啊,燕蛇啊,屠倚啊,古墓双花啊,归秋啊等等随剧情慢慢来啊# 
       #柳叶是浮生的,角色是梦间集的,ooc属于我# 

       不饮江湖酒,怎解江湖味?——屠龙刀

       其一.江湖交友来壶酒

    大抵是子夜,明月在空中胖得发亮,亮得清明,把柳叶前方即将踏上的瓦楞照得恍若可映他面容。柳叶余光瞥见房檐小径隐隐有烛光闪烁人影绰绰,赶忙窜下房梁钻进扇大敞的窗里。运气不错,柳叶暗自庆幸,居然因此摸到藏宝阁。房内无人点灯,同样毫无生气可言,珍惜物件满满当当摆了一屋,扑面而来珠光宝气赫得他当场想跳出窗去。  

   柳叶小心翼翼地提气走向前数步,恍惚间似是看见一抹栗色,他诧异,回眸望去,却已是空。柳叶心中因此甚是不安,索性警惕备战半晌也未等到危险来袭,冷静反思或是自己太过紧张导致。于是他放松心情踱步至奉台,从旁抽出三根香,用内力点着,朝供奉的泥塑恭恭敬敬地鞠躬行礼,并在心里默道今日多有得罪,莫要怪罪于我。

   说时迟那时快,柳叶在感觉到脑后袭来股劲风的刹那间,登时身体快于思维拔刀勉强接下来者的攻击。他抬眼看去,浮生嘴角勾起,笑意却达不到眼底,一头栗发自然卷飞扬,锦袍衣袂翻飞,剑气虚虚明明丝毫没有章法可言,然而同样是凌厉到带起的风仿佛都想最锋利的刀刃。
   
    浮生审量他的眼神让柳叶不寒而栗,他反手用刀弹开抵在刀身的剑尖,侧身躲开即将划破脸颊的剑锋,顺势收刀入鞘,在一旁站定。“先等等!”,他闭眼,高声说道,“让我们心平气和地谈谈如何?”     

    果真,他能感到剑在距离鼻尖仅足半寸时停于空中不动。“呵,有意思。”,声音圆润悦耳,但语气不可一世的让人想揍,“我从未听到过有盗贼敢和主人家讲道理的呢。      

    主人家?柳叶懵逼到睁眼,瞧眼前人笑得阴森森终于想明白方才做了何等蠢事,后跟踏地霎时就要借力跑路。浮生眸色一凝,轻轻松松于空中截下柳叶。柳叶有点讪讪然,刚想解释,迎面的剑刃让他思考不及,便是提刀冲上去了。     

    柳叶不愿将事扯大,出招只为讨个安全。浮生则毫不客气,剑出鞘像是不见血便不罢休的样子,处处直击柳叶命门。柳叶左躲右躲,实在忍无可忍,在剑将要戳入胸口心脏处以先格挡开,抽刀抵上浮生喉头。   

    “我……我本不想如此的。”,柳叶回神,只能压下心头的不安装作强硬说,“我未动贵府分毫东西,也不会有下次了。可否放在下一马?”    

    怀中人的神色略有松动,柳叶见此心中大喜过望,刚刚将刀背远离浮生,席面的剑意杀个柳叶措手不及,被逼的连连后退,而后脚跟顶住墙面,退后不得。柳叶心底苦笑不已,随即眼前咋出抹亮色,他轻笑,趁浮生回神以先攀到窗沿,告声得罪匆匆跳下窗不见踪影。浮生目及他跳下,心兀自停跳一拍,赶忙追上去。    

    真惨,柳叶用手背抹去额头并不存在的虚汗,居然碰上了主人家,此行不顺啊,必是我出门前没听家父之话看黄历的缘故。他这厢跑着,那厢浮生紧紧追着。在他以为暂时安全偷偷依靠朱红大柱调整呼吸,浮生翩然而至他面前。      

   哦呜,更惨,被追上了。   

    原谅柳叶那时经过一番极限运动有点大脑缺氧,他看着浮生黑似他爸甲胄色彩的俊脸,竟然噗的一声捧腹大笑了。浮生注视他笑得直不起腰,听他清纯不做作的笑声,无意识间也随他乐出来。     

   对嘛,柳叶瞧眼乐不停声的浮生,浅笑吟吟地暗暗想道,一直黑着脸多丑,这样才好看。    

     柳叶忽然不太想跑了,但只是想想,他的身体还是极其诚实地在浮生意识到他存在以前转身往身后庭院的方向狂奔。“诶,等等!”浮生急忙追上他,本愿告诉他那庭院有个很大的人工湖,却不想赶的太急,好不容易抓住柳叶的衣角,竟后知后觉自身已是无意踏空,由此拽着柳叶一齐掉到湖里了。    

    幸好,柳叶水性极好,即便他懵懵懂懂被拽入水里实打实的愣了半分钟。眨眼间,他就拎着浮生的衣领拉上岸,双双瘫在精制草地上仰头望天空。等候许久都没听见浮生的呼吸,柳叶蹙眉想,莫不是,这家伙呛水嗝屁了?这想法吓他一大跳,想他柳叶好歹也算江湖上尚为有名的好汉,怎能平白无故就因此背条命债呢。念及此,他不顾劳累忙蹲到浮生面前,先赞句长得不错,随后一阵掐人中压肺部扇巴掌,总算让浮生把那口要命的水咳出来了。    

    “咳,我……”柳叶局促地开口欲解释,没成想,话还没绕舌尖转圈即被浮生截去了。    

    浮生拍拍衣服起身,与柳叶面对面,从柳叶的眼中看到他的身影。“我名为浮生剑。”,浮生笑着朝柳叶伸出手,“我允许你称我浮生。”    
     
    柳叶明白了浮生的意思,眼含温意地握上去。“柳叶刀。”,他顿了顿,模仿浮生句式说,“你要是叫的不习惯可以唤我柳叶。”      

   浮生闻声低头,细细咀嚼嘴里的字眼,听得柳叶生怕他的名字触了面前这位的什么莫名其妙的霉头。在他心惊胆战地脑补一系列电光火石的大事情间,浮生抬首重新打量他,轻声喃喃自语道:“这名字可真适合你。”      

   这句话浮生没有刻意压低音量,显而易见的柳叶听入耳。他听得很为怪异,果断问道:“什么?”     

    “没什么。”,浮生面带不爽地扯开糊在一块去的衣摆,“我们衣服都湿了,先回我那里吧。”浮生没回答他的话,柳叶也不恼,任由浮生拉着他往他的卧房跑。他们明明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却一路躲着奴婢们,仓皇地推开走廊尽头那间房的房门逃入门内,浮生先前命丫鬟烧的热汤还冒蒸气,他令柳叶先洗,转而应了来往侍从的招呼淡然阖门。

   柳叶自觉没必要客气,拉上百合屏风,脱去湿重的衣物搭在屏檐上晾着,以不会溅开温水为前提坐进浴桶里,听见关门声彻底安心闭眼,拧干白毛巾搭在酸痛的眼皮上。毛巾柔和的热度消去常用眼的疲惫,柳叶忍不住舒服地发出声叹息。端坐在隔壁擦头发的浮生似乎说了很多,晕在缥缈的热气听不真切,他又说些话,这次柳叶听的很清楚了。

   “柳叶,你是江湖中人。”,说着,浮生翻开书本的另一页,“那理应知道很多故事喽?”  

   闻言,柳叶轻笑,答道:“这是自然。”

   不是他自夸,柳叶走南闯北十数年了,见过的事听过的事远比坐茶楼的说书先生知道的多且精彩。他兴致勃勃地跟浮生讲起哪边有对武林至尊出世;哪座山头有个居占成巢的灵蛇飞燕主仆相邻山头就是明教集聚地;桃花岛不能轻易去容易吃亏;全真掌教很厉害同样很护短,但其大师兄实力与护犊子的程度跟掌教不相上下;武当有个叫真武剑的,貌似和至尊之一还有少林那个不剃头的和尚有关系;绝情谷的传说不属实,不是全禁酒茹素的,并且他们和兰渚山交情匪浅;工部体弱是有原因,青莲和淑女,曦月,屠龙几人是酒友,另外淑女酿的情花酒特别好喝,也特别容易醉……

   他的嘴就和崩豆一样噼里啪啦地说着,浮生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热水氤氲着蒸气,烛火中偶尔炸出个灯花。他讲,浮生听,柳叶打心底的觉得这样挺好的,平平淡淡,没那么多爱恨情仇分分合合,没那么多波折,真的挺好的。

   水温逐渐冷却下来,柳叶伸直手臂去拿里衣,与此同时一套做工精细布料柔软的衣服飘到他身边。他往身侧看去,浮生的影子印在屏风上。“这是我的。”,浮生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你先凑活穿吧。”

   柳叶抿嘴够到身边的衣服,沉默半晌,浮生想是知晓他将要开口,抢先说道:“对了,别推辞,更不用谢谢,算我赏你的。”

   不,其实他是想说衣摆已经浸水了,这布料吸水性还忒强,怕大半已经湿了。犹豫良久,柳叶紧皱眉头,试探性地问出:“请问……我能换件衣服么?”      

    一番折腾,柳叶身穿他从前想都不敢想的锦衣站在他过去美梦才有的卧房里,看着浮生向他摆手让柳叶坐在他对面,他方意识到这一切都是摸到着的而不是梦魔编织出的幻境。“杵在那干什么呢。”,浮生拨弄他的斜刘海,“还不快过来,我还想听你讲呢。”说罢,他卷起书本轻拍茶几,柳叶这才走到他对面,等浮生说他想说的话。

    “柳叶儿。”他唤道,柳叶近乎本能吱声算答应, 浮生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那以后我就这么叫你吧。”  

    柳叶大大方方脸都不带红一个的同意了,尽管连他爹都没如此亲密的喊过他。

    浮生很明显的高兴,他随即提到柳叶半盏茶前讲的故事,一双明眸闪烁着奇怪的色彩,迷人的同时亦使人怜惜。柳叶忽得想起小时候他爹讲完睡前故事后看他依旧睡不着,眸子在黑暗中显得贼亮时,他爹把额头抵在柳叶的脑门,说了句直到现在他回想来依旧不明觉厉的大道理。“浮生。”,他在浮生喝茶润喉的间隙有种将那话讲出的冲动,“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大。”好吧,他的确这样做了。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同的生活方式,同样为了生存与自身存在的证明而奋斗。同时这个世界特别大,大到有时候撞破真理时因太过渺小找不到自身的位置了。

    浮生反应不算很大,这令柳叶有点黯然神伤,他顷刻之间便给出反应,顺带把话题拐到酒的上面。“江湖中酒与宫廷琼浆有区别么?”,浮生侧头问道,“柳叶儿,你喝过吧?”

    区别应该挺大的吧,柳叶故此回味过去曾喝过的酒饮味道,他模糊的忆起从小到大喝过最好的酒貌似就是淑女亲手酿的情花酒了。“我没喝过宫廷琼浆,真的。”,柳叶诚恳地说,“江湖中酒口感较粗劣,喝下去苦涩至极,不好喝,后劲很足的。”

    “不过我发小说过一句话。”,柳叶清了清嗓子,有模有样道,“‘不饮江湖酒,怎解江湖味’?话粗理不粗,想来应是含些道理的。”

    “诶?是么?”,浮生嘴角勾起,舌尖舔过嘴唇,“那我还真想尝尝呢。”

    “可以啊。”,柳叶捧着茶盏歪头仔细思考后,给出答案,“府外直走十里后左拐,有个酒肆,那里兴许还没关门呢。”

    浮生扭头仔细上下扫过柳叶全身,最后将目光定格在柳叶眼底,柳叶自认没做亏心事,光明正大地直视浮生的双眸。浮生的双眸就像方才描绘的世界,里面包含的东西太多,容纳的地方太广阔,柳叶一眼望进去终究望不到底,抑或是看不到任何人的影子。

    “好啊。”,浮生笑道,“我跟你走,现在。”

    柳叶觉得他这次在王府偷去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不过应该没欠债,因为他好像用同等价值的宝贝填上去了。

    夜色浓重的要滴水,明月已经移去半边天,往日喧闹的十里长街现下显得格外静谧,一脚踩在地面上都生怕惊起的回声让巡夜侍卫从瞌睡里惊醒赏三十军棍。有风吹过,旗帜被吹得咕咕作声,上面张扬的酒字好似能撕开粗布的凌厉,店家和伙计趴在桌子上谈天说地。

    “掌柜,你说老板为嘛要把关店时间拉这么长。”

    “我哪知道去,快,估计没客人过来了,赶紧收拾收拾把门一关算了。”,掌柜打起长哈,“反正老板不在,距离正式关门时间没多少,他管不了什么。”

     “欸。”伙计应声起身打算把门口的酒坛子拎到地下室去,此时正巧碰见柳叶和浮生两人抵达店门,双方相看无言,伙计只得向掌柜知会声,草草擦干净张座椅让他们坐。

    掌柜不情不愿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看清眼前的柳叶惊叫出声,起身简单适弄过罢上前与柳叶进行热络的寒暄。“来找江湖酒?你们可来对地方了。”,掌柜得意地招呼声伙计,“嘿,小二,就和往常一样——”

    “好嘞!”伙计从幕帐后扒拉出几坛酒,手使劲拽开泥封,浓郁的酒香由坛口蔓延开,虽不及香飘十里,弥漫整屋的阵势倒是有了。

    “这可是招牌酒。”,掌柜排开酒碗,拎起酒坛依次往碗里倒,“够烈,喝起来爽,后劲足,真心建议别喝太急。”清冽的酒水溢满瓷碗,柳叶颇为熟练地举起酒碗饮尽,浮生效仿柳叶的动作拿起酒碗,鼻尖贴近碗沿嗅过,舒展眉心端碗昂头一饮到底。

    烈酒的气味刺激着舌尖的味蕾,粗劣的品质在唇齿间跳舞,咽下的酒水恍若灼热的铁水,烧得五脏六腑皆在呻吟。浮生不知道柳叶是怎样把它面不改色地大口喝进肚,正如柳叶不知浮生为何能将喝酒取乐这本应快活的事情搞得像让他喝苦药,尤其是像眼下这般浮生拧眉一碗一碗灌下酒而视线始终停在柳叶身上,柳叶硬头皮把嘴里的酒液囫囵浑吞入肠胃。

    他们沉默地拼起了酒,拼到末了柳叶还是支撑不住喝趴了,请谅解他,毕竟他的酒量不多不少始终那样,怎么能和近乎天天在朝堂上挣扎的浮生媲美呢。柳叶的酒品和他的为人同样是极好的,实在喝不下去酒劲上头,两眼发黑身子一歪就倒了,看吧,他酒品比那些喝多酒就发疯的人好多了。

    待再次睁眼,柳叶对于昨夜已经没有多少印象了,只记得好像路过个占地面积堪称恐怖的宅子后在心底建立起“敢建如是大的府邸,主人定是贪官”的神奇观点便闯入府中,而后?而后貌似拐了……柳叶自我安慰道,定是喝多才产生的幻觉,再睡个回笼觉,一切就会回到原先的模样。想随做,他拉起被子眼一闭真当睡了。

    “呦呵,还挺能睡的。”,有个熟悉的声音响在柳叶耳边,“说的经历多了,你这酒量是怎样撑过屠龙他们的比拼啊?”

    还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拼酒就单纯拼酒啊,人家还掏钱请顿好的饭菜吃呢。柳叶在心里诽腹,头蹭下枕头,裹紧棉被故此进入梦乡,不好意思,他在会见周公想通怪异出自何处,顿时恍然大悟,猛得惊起把身旁的浮生吓住了。柳叶眨巴眼,茫然地托起浮生的脸。

    “浮生?”他低声唤道,浮生温柔一笑,脸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纵是假笑皆撑不出了。

    这手感,这柔软度,是真的。柳叶感觉他好似被晴天一个霹雳打中天灵盖那种刺激。爹啊,柳叶可能撑不到见你的时候了,柳叶内心委屈得正如孟姜女哭长城,手上证实完浮生的存在早松手不蹂躏了,他还年轻,平生只做劫富济贫的事,万万不想英年早逝。

    “没事吧?”,浮生难得关切地捏住柳叶的双颊使劲向两边扯,“觉得头痛就和我说,很正常,谁叫你宿醉来着,我让店家煮碗醒酒汤,一会儿送过来。”这是根本就没打算让他回答啊,柳叶心里苦,柳叶说不出。

    “噢,还有件事。”浮生放手,柳叶抬眸看他,阳光从窗户洒满整个房间。他背着光,整个人如同镀上金边,很高贵,跟他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这是你们的传统吧。”,浮生颔首致意,“早安,柳叶儿。”

    柳叶嘴角勾起温柔的弧度,不知道他想到何时,眼神总有散不开的凄冷。“早安。”,他对日后的伴侣说,“浮生。”

    窗边老槐树上筑巢的麻雀叽叽喳喳地聚做一团叫着,清晨的空气凉得像冰水,令人肌寒血凝,连心都凉了,松杉木的气味嗅入鼻中,给人种其实身处初春的错觉。伙计端碗热腾腾的醒酒茶扣响房门,浮生接过后放置一旁离开了,干净的衣物摆在便于触碰的床头。

    柳叶发出长长的叹息,认命地从床上爬起来,透过模糊不清的铜镜看向镜中的柳叶,扬起灿烂的微笑。

    早上好,崭新的一天。
————————tbc————————————
是谁给我写这篇文的勇气,是梁静茹吗?不,是初音——咳咳,跑题了。
另外浮生喝酒那段其实是我第一次喝白酒的真实感受2333
        

评论(24)
热度(43)

© YaS13XD | Powered by LOFTER